28-41

推荐阅读:【真实的春天,我和小姨的13年】【第2部】【完】护士淫梦【完】(作者:不详)快穿之娇花难养(H)-v文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辣文合集 高h极品流氓采花录第一次参加群P聚会的经历【完】(作者:不详)晓风残月(限,高H)灵侵淫若
    (0.24鲜币)28.芭蕉叶上J秋声(1)

    赵秀香因笑道:“还不知道我是他的外甥nv!好大的肥R也不知吃到嘴里,蠢人蠢相!”

    一进王府,儿子媳F姬妾来迎。众男nv见了赵秀香,神情各异,惊喜有之,痛恨有之,欢乐有之,切齿有之,咒天有之,不能详叙。

    赵秀香回到了王府,名为赵荣新纳的姬妾,实与王妃无异。林碧玉害喜,不能问事,家头细务也就由她管理。赵秀香上有父亲赵荣匡助,下有弟弟们添翼。每日打扮娇样,林碧玉和众姬妾见了这位姐儿如见虎狼蛇蝎一般怕的什麽似的,赵秀香依然稍不如意,就打人骂狗,恣意惩罚。

    偏二房洪氏是个要强的,不敢恨赵荣,只恨赵秀香,带著一种奇异的心情,反和林碧玉亲近了起来,日日去她房里坐,面Se总十分yin沈,一日下来说不到三十句话。

    一日,洪氏例来林碧玉房里坐,瞧著她纤细的腰身,道:“真羡慕娘娘,五个月了还不见肚。我怀柏哥儿时肚子大得跟箩似的。”林碧玉强打精神,说了些闲话。

    洪氏忽道:“依我看,娘娘的气量忒大了。”不待林碧玉说话,又道:“我生了柏哥儿,如今连孙子也有了。还有什麽好争的,我不是为了自己,是为娘娘著想。王爷也不顾顾自己的脸面,立香姐儿做妾,做这些没脸没面的事。都是娘娘太好人,纵得香姐儿这样。但凡娘娘Y起气来,给点颜Se,挫挫她的锐气,我们日子也好过些。”

    林碧玉听了,笑而不言。洪氏皱著眉头,唠叨半日,林碧玉因说道:“我是不能够的了,但是你能够吗?”洪氏无语。

    这晚深更半夜,正值雷鸣电闪,大雨倾盆,赵荣只带了个贴身侍卫就摸黑前来。一身S气地解衣上C,搂著林碧玉,脸儿相贴,腿儿相压。

    赵荣捧过林碧玉的香腮,又亲又啃。

    林碧玉只困倦难醒,赵荣在她耳边说了许多动情话儿,她合著眼,道:“她要是知道你来我房里又要闹个天翻地覆了。这是何苦呢?”说罢,拉住他搁在她唇上揉搓的手指。

    半月前他来林碧玉的房里睡了一宿,第二日赵秀香就把房里的物件摔个粉碎,一边哭,一边骂,J日不让赵荣近身。那J日在林碧玉院门破口大骂,无一些矜持。

    赵荣亲著那花瓣样的小嘴,冷笑道:“这段时日惹得J个弟弟饥鼠似围著她转,不给他们点甜头,能再支得他们动?”林碧玉忖道:“你吃她的醋,就来我这要让她吃你的醋吗?”心里不免摇头叹气。

    因道:“王爷不要和姐儿呕气了,好好的过日子罢。”赵荣笑道:“我的儿,谁养得你这麽乖。倒疼起我来了。不过是个小孩儿,作这大人样,怪让人ai怜你的。”话毕,直直的那物蹭著那软软的yin部,羞得林碧玉两颊通红。

    她道:“王爷不要说笑话儿。我是经不起的。”赵荣解了她的小衣,手指cha入那紧闭的细细缝儿,不一刻,只觉里面狭小异常,用手把那缝儿分开,伸出大舌T咂。只觉香香甜甜,入口如蜜。那舌儿在小NX内左冲右顶,俄顷,舌尖轻轻拨弄那珍珠粒儿,小NX给T得又S又滑。

    林碧玉口中发G,不停呻Y,柔荑紧按赵荣的头,X儿往上相迎,道:“就是这儿,啊,啊,好痒呀。”赵荣吃了一会儿,听她yin声不断,抬头笑道:“轻声些,小心吓著我们的孩儿。”用水磨功夫弄得林碧玉又叫道:“亲亲,不要再T了。”

    (0.24鲜币)29.芭蕉叶上J秋声(2)

    赵荣伏起身,大手抚著她那微隆起的小腹,道:“乖乖,给我生个像你一般漂亮的nv儿罢。”林碧玉心中道:“人生莫做F人身,百年苦乐由他人。难道生个nv儿在这窝里走我的旧路不成?”想著,大大的眼儿蓄满了泪,勉强笑道:“哪能像香姐儿那样得人意儿。”

    赵荣笑笑,抱起那柔若无骨的身儿,手扶Y物,照准下面流水的N唇儿,扶她轻轻坐下。那物由下一顶,林碧玉身儿一颤,挤进了小半,又顶一下,那X儿旷了十J日,愈入内愈紧,难以再进。

    林碧**儿与那X儿疼的直打颤,嘤道:“轻些!有些疼。”赵荣揉著她雪白的T儿,YuB进去,林碧玉推拒他宽阔的xiong膛,哀哀道:“达达,莫伤著孩儿。”

    赵荣火动却无奈,只得强忍住,抓著两只r儿大力掐捏,以解Yu火,将粉团似的r儿掐得尽是青青紫紫的瘀痕。林碧玉Yu阻无力,手儿缠住他的大手,与其十指J缠,口儿送上香津,脐儿相接,X内阵阵紧含那物。  那物事被这似犹未破瓜的小NX紧紧缩缩,一夹一放,拳头大的gui头受热乱钻,在她腹中似自动的捣弄。

    赵荣将林碧**儿捧定,两手朝下一拽,激得她“呀”的一声,rouB又进了大半,笃在那花心之上,大摩大擦,又揉了J揉,林碧玉软坐在他腹间,喘道:“我的R儿,别再蹭了。”柔弱无力,瘫成一团,倒在赵荣身上。赵荣亲著她的嘴儿,道:“你实话与我说,那晚和飞扬说了什麽?”

    林碧玉突闻此言,心里一震,慌道:“并没有说什麽。”赵荣又亲了下,道:“真没有说什麽?”林碧玉望著他,先不发一言,後幽幽道:“是你抱著我,分开我的……”

    赵荣翻身骑著她,喝声道:“不许说!你只答我你和他说了什麽?”林碧玉泪儿滑下粉脸,轻道:“我只说我X里很痒,要他**我。”泪如雨注,chou泣著又道:“这是为哪样?你不ai我,又吃我和他的醋儿。我死也死过了,你到底要我怎样?是不是要我在你跟前吐血而死,才称你的心?我就是吐血死了,你心里又好过吗?”

    说得赵荣哑口无言,抚著她光滑的玉背,闷声道:“是我不好,别哭了。我见飞扬在信上诌了些胡话,只疑你和他说了什麽,引得他这般的狂荡。”林碧玉心道:“花心都让那人入碎了,现在才悔恨赔了夫人,有什麽用?”只是不敢说出这番话。

    那赵荣心中早懊恼不已,要不然也不会乘赵秀香给赵槿兄弟仨缠住时,漏夜来这cāo林碧玉。遂连连抵进那小NX,弄得床帐左摇右摆,心道:“飞扬倒是长情,既不许过他什麽,怎的说这些痴话?”又忖道:“想来也难怪,连我这般冷心冷肠的人都舍不得玉儿这样貌和这X儿,况飞扬这傻子?只不好得罪他,明日送四五个会弹会唱的美人儿过去,好填了他的念头。”人就是这样,任你是天仙日日**著哪会稀罕,非得有人制著你不让你近她,和你争,和你抢,就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

    闲话少话。且说赵荣提起林碧玉修长的腿儿,扛在肩上,那驴一样的事物斜斜地来回chou动,入到深处,道:“玉儿,受用不受用?”越发地下下尽根而入。那物儿直顶到肚脐在林碧玉的腹中扯动,颤声道:“啊,慢些,仔细撞著孩子。”手儿勾著他的脖儿,俏T极力上迎。

    (0.22鲜币)30.芭蕉叶上J秋声(3)

    赵荣情绪持续高涨,chou了百余下,cāo得林碧玉雪白的身儿颠簸不已,玉臂横陈,长腿大张,露出狼藉一P的X儿急骤地吞锁Y物,白白的yinY亦随之带出。

    又chou将了数百,赵荣开口道:“心肝,你要是想你爹,我带他来会你。”林碧玉原陷在天旋地转地快意中,听了此言,不禁暗自神伤,低低地道:“我的好人儿,若是往日,这话我是不说的。母亲在一日,我便和他断一日。”

    赵荣笑道:“你又来了。他来我府里,你娘哪只眼睛见得著他拿R话儿cāo你?”林碧玉稍愣,细声道:“人在做,天在看。我yin人夫,人亦yin我夫。这不是报应是什麽?”赵荣又笑:“我嘴乖的儿,绕了弯子来说我哩。”说罢,箍过林碧玉,吐舌头入那小嘴,亲了J口,遂缘香腮一路亲下,直至鼓蓬蓬的r儿,探手抚摩一番,复哺入舌尖,轻吮一回,耸身直抵花心,大chou大送。

    不过千数,林碧玉闭气无声如死去般,L水流之不尽,将两人GT处浸得S透。当chou到数千时,赵荣方泄,时天已微亮。

    向来好梦易醒,好事易散。

    不想有人高声喊叫,林碧玉吓得睁大眼儿,看那赵秀香披了件葱绿小袄,指著床上半躺著的赵荣,骂道:“天杀的L驴公,一时错眼不见,你就来cāo这X痒的小yinF!小yinF是长八只手,九个X?一昧地恋著她那sāoX!”倒竖柳眉,嘴里不G不净地骂不停口。

    赵荣大手伸进被里,拖出缩在里面的林碧玉,只见她脸红如芍Y,泪盈Yu滴,含著春情倦态,美得不似人间之Se,柔柔弱弱地任由他摆弄。他抱著林碧玉,笑道:“怪辣货子,只许你放火,不许我点灯?你和他们使得,我和她便使不得?”林碧玉温顺地倚在他怀里。

    赵秀香看不得她那样儿,火冒三丈跳脚,紫涨著脸道:“那你cāo我使得,他们cāo我就使不得?我们姐弟cāoX怎麽了?我愿意把腿叉开,他们愿意捅进来,左右是一家子,你看不顺眼怎的?没的用这小J货来打我的脸!”说著,拆下头上的金步摇丢在地上,踏得扁扁的。

    赵荣冷冷道:“你这麽兴兴头头回王府,敢是想著他们的**?你别装俏,好日子长著呢。”赵秀香咬著牙,瞅了他半日,一阵风地冲了出去。

    林碧玉抬起那双水汪汪的杏眼,怯怯道:“姐儿气得不轻呢,去哄哄罢。”赵荣沈著脸,道:“给脸不长脸的东西,我认低威,她还不踩到我头上?”林碧玉劝道:“俩父nv哪有隔夜仇?她有什麽不是,你就多担待些。姐儿自然会知道你的用心。”赵荣不语。

    须臾,赵秀香手缠马鞭进了里屋,话也不说,挥著马鞭要在林碧玉冰雪似的肌肤上乱chou乱打。赵荣眼明手快,扯过马鞭,喝道:“你疯够没有!”林碧玉蜷在他身後,战战兢兢瑟作一团。

    赵秀香倒在地上大声哭,一路滚得鬓发全乱衣衫皱,一路一行鼻涕一行泪地说道:“我是你的精血变成的,而今你为这下作娼F作践我?我不要活了我!娘,娘,你带我走罢!”听得林碧玉心中直暗骂:“好不知廉耻的人!她不是当著睡在病榻上的前头王妃的面骑在王爷身上做那事吗?气得她娘一命呜呼的吗?怎敢厚脸厚P地哭喊这些话?”当下,也不敢说话。

    (0.24鲜币)31.芭蕉叶上J秋声(4)

    那赵荣听说,鼻子里一笑,道:“你有胆找你娘,只怕你娘的yin灵儿没胆见你。”赵秀香急红了脸,叫道:“是她这一日说头痛,那一日说心口疼,病病歪歪地霸著你在她房里。我也是想你了才进去吃你的rouB解解渴,谁知道她什麽时候两眼反cha死掉的?”

    冷不防欠身一把将林碧玉的手抓住,在那又白又N的脸儿上使劲打了个嘴巴子,骂道:“烂婊子,叫你G引我爹?惹我火滚,结果了你!”一面说,一面拳脚并用,要把那如花似玉的人儿打成一堆灰,一缕烟,消失於这世间。

    刚踢了J下,林碧玉是个弱症之人,且有身Y,如何生受得了?登时气逆心翻,吐了好大一口血。

    赵荣见林碧玉伏在地上,花朵儿一般的身子,娇啼NY,恁的不忍,揪住赵秀香,道:“别闹了,你要打死她了!”赵秀香嚎哭,嘴里喊道:“打死这个怀野种的小J人!”手足乱挥,还要踢打林碧玉。赵荣也顾不得什麽,扬著马鞭chou了赵秀香一下,道:“你给我走!”

    赵秀香呆若木J,半晌方道:“你打我?你打我?你为了这烂货打我?”哪里肯依,便撞在怀里叫他打,道:“你打死我罢!打死我了,好日日抱著小yinFcāo!我知道你眼里只有她没有我!”捞起一只盛满葡萄的玛瑙碟子对准赵荣砸过去,那碟子失了准头,砸在床脚上。赵荣眼内出火,chou了她J鞭子,一面叫侍卫进来。

    那赵秀香抱头打滚,泼哭泼闹嚎叫,侍卫们费了好大劲才将她从地上拉起来,掇了出去。

    赵荣不理她,抱了林碧玉上C,要人去请袁医官来看脉。请脉後,幸而没有大碍,不过要林碧玉静静将养著,房事亦要暂缓。

    自此赵秀香安心设计,要图谋林碧玉的肚子,屡屡寻事找茬;林碧玉处处忍让,不与其争风;赵荣通睃在眼里,又见林碧玉SeSe得人疼,不觉放在J分心在她身上。

    展眼林碧玉已临盆,产下一nv婴,小名唤静儿。

    又过了一年,那静姐儿一笑一颦甚肖林碧玉,赵荣实在欢喜,闲时多在上房和她玩耍,鲜少再去姬妾们的房里。

    赵秀香原是个那物不能一日空著的F人,每日里不是这个才去,就是那个又来,昼夜难绝,好在大家相安得宜。日久了,赵秀香又想起父亲赵荣来,派人去上房三C四请,总不见他来。

    一日,请了又请,父亲仍不来,赵秀香一肚子恶气,正无处撒。走到外间,见那F侍林碧玉的贴身侍nv秋J满脸春Se地走来,便骂道:“狗奴才,和你那yinF主子四只手,四条腿缠住王爷,不让他来我屋里!别以为你是那yinF的人,我就不敢治你!”口里一边骂,一边扯秋J来打。

    那秋J刚会完情郎萧兴哥,做了一遭那事,怎知天降横祸,碰上赵秀香。她一时反应不过来,脸上犹有笑意,便被赵秀香气狠狠地打了J个耳刮子,耳内嗡嗡作响,涕泪J流。  她哭诉道:“姐儿,我怎敢缠著王爷?”赵秀香心头爆出火来,道:“我叫你使绊子,著小yinF没了那野种,又叫你掐死那小孽障,你哪一样给我做到了?”劈手又打了她J下。

    秋J哎哟哎哟地喊痛,只得道:“我都有照做,奈何两个nǎi子和冬梅她们看得紧,王爷又说静姐儿如果损块P就要庭仗我们一百下,打死为止。”赵秀香听了大怒,道:“一个野贼种也好捧在手心里!那小yinFX痒时寻的汉子入的种,你也好认!将来多养J个小野贼种,好爬到我们头上来!”一口一声小yinF,野贼种,也不怕人听见。

    (0.16鲜币)32.Yu哭不成还强笑(1)

    这事且搁过,再说林碧玉。见赵荣甚是怜宠自己,以为终身有靠,无论叫她做些什麽都没有不肯,温温纯纯地细品玉萧,引来前院凤,复裁後庭花,宛转奉承。

    这一天,时值盛夏,天气闷热。赵荣和林碧玉午蕄;  这一天,时值盛夏,天气闷热。赵荣和林碧玉午时小酌了J杯,正宽衣解怀要做那事T,忽一侍卫报说王尚书有要事请王爷一见。赵荣知这王尚书是皇帝跟前的红人,不好不给脸面。

    由林碧玉F侍著了衣裳,亲了个对嘴儿,道:“乖乖睡会儿,等我回来。”林碧玉笑道:“你去罢。”赵荣便往外书房去了。

    方才赵荣手儿cha入裆儿,摸弄她的下T,情浓时那处早流出水儿,一条桃红Se轻纱K儿都S透了。一时酒气上涌,更春怀荡漾,合了床帐,将小衣褪尽,手抚著r儿,愈发难耐,狠摩了一回。

    心儿砰砰地跳,下面那白白NN的嘴儿中间是一条给滑腻腻的水儿浸得SS的微微开启的细缝儿,X内S痒至极,遂腾出一只手儿,轻抚那粉N的小嘴,才一抚,一阵说不出的爽意袭遍全身,身儿也颤抖起来。

    又再用力按压那小核,爽意源源而来,便将指头cha入那缝儿**,水儿似泉涌出,G儿下的被儿S了一P。林碧玉愈cha愈深,撩得Yu火如焚,那纤细的指头已难满足,於是三指齐入,狂chou不已,cha了百来下,也呀呀叫出来。

    想著夫君赵荣挺著大大的yinjingcha在自己的X里,不由手指又深入了些,直弄得香汗淋漓,泄了身。看自己那妙物儿,L水涔涔,仍意犹未尽。

    林碧玉口G舌燥,益发难熬,下了床,拖著疲软的腿儿走到桌前喝了口冷茶。又见赵荣常用的玉扇遗在了桌上,心中一动,站著将个扇柄塞入了下面的唇儿里。

    那扇柄冰冰凉凉,棱角刮到X壁,畅快无比。林碧玉双腿发软,跪在地上,喘X未定,双手扶著那扇儿,chou送起来。和著那yin水唧唧地响,比手指如意得多。

    林碧玉力道渐大,顶著那花心时,yin水激喷而出,有如正和赵荣cāoX般,欢愉连连,口中娇Y道:“达达,达达,你还不回来吗?”

    俏T向後乱摇,白花花的腿上yinY横流,不觉又刺了三四百下,小腹酸酸麻麻,那嘴儿跟著玉扇翻出粉红的XR,仿似小一号的赵荣出入不已,心中火烧火辣,丢出yin精来。

    (0.28鲜币)33.Yu哭不成还强笑(2)

    因怕侍nv来了不好看,只得拔出赵荣的扇子,慢一步懒一步地上C仰身而卧,又掏摸了一会儿,才沈沈睡去。梦中忽而和赵荣厮缠,忽而和爹爹厮缠,忽而萧兴哥亦在其间,四人大战一场,自然乐也融融,煞是得趣。

    春梦半苏醒间,下半截如泡在水中,杏眼瞟去,不由腮染桃花,那床儿被春水淋S了七八处。

    此刻,赵荣敷衍了王尚书,回到房里,嗅著那熟悉的似兰非兰的香味儿,眉头一皱,暗暗起疑。掀了床帐,只见床上一P狼藉,林碧玉赤著光滑如缎的身儿,红著脸看向他,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仔细看她的小NX泥泥泞泞,微微坟肿,赵荣沈了脸,道:“你在做什麽?”林碧玉虽生了孩子,又和人cāo了无数次X,却还从未做过这种背人的羞答答事,於是脸更红了红,轻声道:“等你呢。”

    赵荣不作声,叫秋J进来,道:“刚才谁来过?”秋J回道:“并没有人来过。”赵荣冷笑道:“真没有人来?”秋J想了想,“扑通”地跪了下来,道:“奴婢不敢说。”

    此话一出,林碧玉倒糊涂了。

    赵荣又冷笑一声,秋J方道:“奴婢见萧侍卫进了娘娘房里,又听到娘娘和他说说笑笑,不知做些什麽……”林碧玉越听越疑H,心道:“我什麽时候和……”因说道:“你胡诌什麽?”

    秋J不看她,惟对赵荣磕头。赵荣道:“还不说下去!”秋J道:“打从前年王爷和娘娘移驾别苑,娘娘就叫奴婢去请萧侍卫,说是娘家的亲戚。还求奴婢不要告诉人,娘娘一见他就哭天抹泪。奴婢在门外不敢擅离,听到他们白日宽衣而卧。娘娘每每趁王爷外出,就B奴婢约萧侍卫,唧唧哝哝地谈上大半夜。又叫萧侍卫时不时来睡奴婢,免得奴婢说出去。奴婢知道兹事T大,早该回王爷,又怕王爷不信,说奴婢捏事造谣。”话毕,磕头如捣蒜。

    列位看官想必也如林碧玉一般一头雾水,不知所云罢。

    诸位不免要问:秋J恨林碧玉尚有迹可寻,可恨萧兴哥?这是从何说起?前些时日秋J不是才和萧兴哥美美地cāo了X吗?怎的今日恨不得他死呢?原来世间的F人皆是如此,ai著你时,为你死也心甜似蜜,若是恨你了,纵将你千刀万剐,亦难消她心头之恨。那日赵秀香打得秋J身上没一块好R,可谁敢说半句不著听的话让赵秀香知道,自寻晦气。偏海棠在萧兴哥枕边说了秋J被打缘由,萧兴哥又气又恨,骂了秋J一顿。你想被主子打了,还要被心心念念的情郎为别个nv子骂你?这口气怎麽消得了?况方才在上房外间听到林碧玉梦魂恍惚地喊:“兴哥哥!”就更揪心了!又听赵荣王爷话里有话地问,如何能不恶向胆边生?作出故事来。

    秋J心机颇深,谎话儿也说得实在高明,真真假假搅和一起。且赵荣疑心生暗鬼,又早知道林碧玉十三岁时就和萧兴哥偷偷苟合,本是有影的事,此时更认定了十成。

    因道:“下去领打。”秋J情知少不了杖刑,不过是想著:“我得不到的,大不了毁掉他,谁也别想得到,一拍两散罢咧。”磕个响头,爬了出去。

    林碧玉听得呆了,望著赵荣,道:“我……”要说我没有吗?既然没有做过,为什麽秋J这般说?如果王爷要问,自己该答什麽?一时间,各种念头纷纭而来。

    赵荣坐在床沿,上上下下打量了她J遭,她低著头,玉T偎入他怀里,道:“夫君,你莫要这样看我,我害怕。”赵荣道:“你怕什麽?”语调甚平,没有起伏。

    林碧玉心更惊,搂抱他的腰,抬眼道:“你信我,我和萧侍卫真的没有S情。”只见他面无表情看著她,道:“有我还不够?非得引野人来cāo你?可见是J种了!”捏著她尖尖的下巴,道:“是不是对著我日子长,腻了我,要找你的旧情郎来会一会?”看林碧玉一脸错愕,又道:“看来你一刻都少不得大ji巴,我不过去前院见客,你就迫不待地找人来捅你的痒X?”

    (0.2鲜币)34.Yu哭不成还强笑(3)

    那容长脸儿越发白得无血Se,喝声道:“来人!”贴身侍卫在外间请了安,垂手听命。赵荣道:“传泰安楼五个不当班的过来。”侍卫即领命。

    这泰安楼里住的是赵荣王爷养在东南侧角岳青院的贴身侍卫,计有二十六人,个个身材雄壮,精通武艺,或没落子弟,或良家儿孙,或官门後代,皆是家族里自小时便送来投奔,以做进身之阶。这些人因是陪著王爷长大,对其甚是忠心。

    说完後,赵荣雪白著脸动也不动。一旁的林碧玉没了主意,蔓藤似的缠在赵荣身上,不安地瞅那双冰一样的狭长眼儿,何尝敢辩说什麽?

    须臾,侍卫们已在门外,赵荣道:“都进来罢。”林碧玉一听,惊惶失措地钻入银红的被儿里,魂儿尚未定,那五个侍卫已进到里间。赵荣扭头对著林碧玉,道:“我寻了五个汉子给你过瘾,可不要入烂了X还解不得痒?”说完,朝侍卫们做了个手势,遂一脸疲态的躺入香木斜椅中。

    林碧玉听罢,大惊,待要跪下哀恳,却身无半缕,只得泪如雨注,求道:“王爷,妾身并无影斜,请王爷细查对证後,再入妾身的罪,就是死亦得其所。”满眼垂泪,求了又求。赵荣默然无语。

    这五个侍卫年约二十五六七岁,身高八尺,长得身高背长,魁梧结实。为首的是深得赵荣宠信的谢侍卫,挺著yinjing,躬下身连人带被儿抱住林碧玉。

    林碧玉拚命的乱挣,怎挣得动分毫,那人将被儿褪开,现出那羊脂白玉碾就的美人儿,发长委地,无比的美貌,硕美的粉r,纤细的柳腰,脐下**N粉唇儿。那双铁样的粗手钳制住她,一番举动吓得她心惊R跳,想叫又不敢叫,即便叫了也枉然,真不知为何弄到这样的田地!

    想道:“你听信了秋J的谗言,这般的心狠,不顾脸面,叫这些见惯的侍卫贴著我的身躯,这样的无情,糟蹋了我於你有什麽好处!”只是娇娇啼哭。恨不得地上裂一条缝掉了进去,掩了一身R儿。

    赵荣合上眼,轻声道:“给我著实地入。”

    话才落音,谢侍卫从後抱起林碧玉,分开那长长的**,抬起脚儿,如抱她尿尿一样,顿时X口儿大开。林碧玉羞得粉颊通红,不由怒气攻心,咬紧牙关,反手打了他一个耳光,只是空闻响声,谢侍卫不疼不痒,倒震得她手儿又麻又辣。

    另一个轻眉俊眼的侍卫把大大的yáng具,搠进洞开的X儿里,林碧玉全身战粟,痛不能胜,忙用双手推那侍卫,不住啜泣,羞愤Yu死。

    那侍卫不敢温存,猛地往里一顶,才入了一半,那俏T儿往後猛缩,靠到谢侍卫YY的小腹,退无可退,NN的两PR儿痛得厉害,哭叫道:“痛!”xiāoX夹得甚紧,不容那yáng具再进。

    此时,赵荣始睁开那似睁非睁的凤眼,似看非看地看著林碧玉,一面把玩腰间的玉佩。

    (0.2鲜币)35.Yu哭不成还强笑(4)

    林碧玉益发啼哭,惨不忍闻,那侍卫又是一顶,尽**入在内里,那柔柔软软的物儿将他那yáng具裹得紧紧贴贴,不留一点儿空隙,每次cha入,yin内有一G吸力一下下地要把yáng具吸得更深入;每次chou出,yinR又一下下地咬著挽留那yáng具,简直爽快到了极点。因是奉命行事,却只得忍住太过快意的神情,用力冲撞,把林碧玉的xiāoX儿撑开、捣烂、拔出、再撑开、再捣烂,惟有如此,方能泄出满腔的Yu火。

    那侍卫根本不敢怜花惜玉,一昧蛮G,两眼瞧著林碧玉的脸儿,愈加著魂,又见那如水蜜桃一样的NX,一张一合吃著自己那物,心中激荡不已,chou了千余下,粉N的X儿慢慢被G出白Se的水儿,越cha里面越紧,又cha了百来下,胡乱S了。

    接著是姚侍卫来弄,亦是给夹得神魂俱荡,见她咬碎贝齿,显是痛极,遂心生怜意,不过cha个近千下便不再守住精关S了出来,让与下一个。

    换了个丰姿俊秀的侍卫,这侍卫那物堪比赵荣,狠磨狠钻了数百下,入得林碧玉里头涨得要死,不由苦尽甘来,声如儿啼,婉转随人,然众目之下,窘急难堪,忙掩口看向赵荣。

    此刻那赵荣此刻全仰躺在斜椅上,双手J叉抱xiong,合上眼,低低地说道:“一起上罢。”

    这一声令下,谢侍卫将林碧玉面对面地抱坐到春凳上,异常伟岸的大Y物“唧”地入到那流出白花花jingY和yin水的户内,那双看过无数次的粉Nr儿贴软软地在他xiong前,小口中的香气扑於面上,花心自动裹住gui头,不住嗡动,那Y物轻拢慢cha了数十下,舒F已极,cha了十来下,便撅起她的俏T,nv上男下地挺送。

    而林碧玉脑中一P空白,腹中如翻江倒海,阵阵yinY从中溢出,缘著谢侍卫的Y物流了下来。此时剩下的四个侍卫,只有卓侍卫还未**入,抹了唾Y到yinjing上,对准鲜NN的P眼使劲,林碧玉痛不能支,呀呀大叫,T儿往谢侍卫的Y物上凑,整个人紧紧地嵌入他怀里,希冀能躲开後庭的戳刺。

    怎躲得过卓侍卫的大拉大扯?待**了一百多回,那个NP眼渐渐不痛,慢慢发麻,最下面的谢侍卫的yáng具在里面不动,可那大大的gui头却一点一点,点得她X内又S又热,那yin囊顶在肿胀的yin蒂上,麻得要死去一般,随他们的上下夹攻一起一伏,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他是谁,他又是谁?谁在她T内动个不休?

    这时,赵荣闲闲地道:“怎麽不一起上?”

    话未落音,另三个侍卫一拥而上,那轻眉俊眼的侍卫抬起林碧玉的脸儿,乱挥著Y物要cha入那樱桃小口,偏望著那双翦水杏眼狠不下心。

    姚侍卫向与他亲厚,恐王爷见罪,直直把gui头放到那朱唇上,一G腥气扑面而来,林碧玉面红过耳,横了横心,闭住气,纤纤素手捧著姚侍卫的yáng具T弄。

    (0.2鲜币)36.误人在自说聪明(1)

    三侍卫尽兴猛cha,林碧玉给他们**得头晕眼花,疲惫不堪,如风中残烛,这个才出来那个又进去,五人一个一个接连不断地弄,身儿底下yin精汪汪,那光洁似雪的平担小腹业已给众侍卫的jingY撑圆,如怀了孩子般。

    **了多时,侍卫们未敢擅停,弄到日西斜,赵荣起了身出去,他们立马歇手。

    彼时佳人已玉碎花缺,侍卫们打了水来,替她揩G净,见那四肢仍发凉,只得伸手指进花径内捣摸,那jingY泊泊地自内流出,林碧玉娇娇嘤咛一声,呼吸方顺畅,小腹亦平复了许多,便昏然睡去。

    夜静更深,林碧玉下身火燎般裂痛难忍,不由呻YYu绝,痛苦到了极点。

    躺在床上借漏进房里的月光看墙上自己画的画儿,画上的画眉笼在暗影里,看不清。她一笔一画地在心里描它的样子,画眉?可不就是画眉。画霉了烂了,画眉还是在画上,它飞不了。

    次日清晨,侍nv们来F侍洗漱,林碧玉睁著眼一夜未眠,推著了凉,勉力用了些绵密的小米粥。稍晚,nǎi子抱了静姐儿过来。

    那小孩儿大大的眼睛,瞳孔黑得像被墨汁染就的夜空。她搂住这块暖暖的,乱动的小R儿,静姐儿咯咯地笑著,小手在她的脖子上抓挠。

    她生的两个孩子,传承了她血脉两个孩子,是有著怎样的奇异命运?这一瞬间,她真切感觉到自己是ai著他们的。是她把他们从永恒的虚空中唤醒,带到了这繁难的尘世。她一直害怕自己孩子,害怕他们的一双眼睛,每一次看著,都像在质问自己:“你怎麽了?”是呀,怎麽了?她怎麽了?没有一件事是做对的,这样毫无目的,毫无心肠地活著。

    现在她知道她为什麽活著了。为了再看看孩子的笑靥,为了再看看树上开著的玉兰花,为了再看看窗外的蓝天,有时活著只为了想活著。

    将养了四五日才痛止肿消。整件事船过水无痕,一日,冬梅端了清蒸S油果儿,林碧玉吃了两个,故作不经意,问道:“这些时日怎的不见秋J来F侍?”

    冬梅道:“娘娘在病中不知道,秋J和姓萧的侍卫有首尾,两人都给打出去了。”林碧玉道:“嗯。”冬梅道:“秋J出去时,人已死了大半,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估计……”林碧玉心中称愿,面上不露,说道:“我和她到底主仆一场,也没能送送她。”冬梅道:“王爷说娘娘身子不好,不要让娘娘知道。”林碧玉点了点头。

    到了晚间,赵荣来了。

    林碧玉一悚,请罢安,侍立在旁。赵荣摆摆手,屋里的人一溜儿地退下,因说道:“今儿晚饭吃了什麽?”林碧玉正眼也不看赵荣,回道:“不过是些常吃的。”

    赵荣道:“我见鹿血羹做得好,著人送了来,你有没多吃些?”林碧玉低低应了声。赵荣叹息道:“碧玉儿,和我说说话。”说著,拉著她的手儿。

    (0.24鲜币)37.误人在自说聪明(2)

    那赵荣第二日早上便知不关林碧玉的事,一个倾国倾城的老婆白折在底下人的手里,脸如何不绿了一大截?而今拉下脸来,一半是自悔,一半是舍不得这可人儿。

    说了许多衷情话儿,林碧玉无可奈何,方微微展颜,道:“你是个利害人,怎不知道问下别人?我房里人来人去,又有巡事的,撞青了块P都有人报与你知,倘我做出事来,她们如何不知?单得秋J一人知?难道她们的眼也给鸟儿啄瞎了不成?你忒糊涂了!”说完,伸出指头下死劲的按捺了下他的心,眼圈也红了,垂泪不已。

    赵荣见她这个样儿,动火不已,更悔之莫及,因这十来日未好来见她,接著那柔若无骨的手儿,放入怀里,道:“我真真错了!今晚我来F侍你更衣,若是半点不合意,你大可以摆脸子。”林碧玉抬起头,微微笑著,回道:“这话王爷说得,我们却怎好消受?”

    说著,那泪珠儿又挂在腮上。赵荣轻道:“嗳,嗳,嗳,怎的又哭了?”双手抱住她,拭了泪後,便来亲嘴。林碧玉只得含著他的舌,吃下唾Y。

    胯间那物愈加火热,赵荣强忍道:“我的乖乖R儿,坐到我身上弄弄。”林碧玉忙起身依言如是,他的唇儿来做了个亲亲,吸了她的舌儿过去,不停吮吸,把那双软绵绵的r儿紧贴於xiong,他Yu火狂升,已急不可耐,Y物隔著衣裳著力磨擦她的xiāoX。

    扯了下裳,yáng具Y邦邦地就要顶入,赵荣这时才发现不对。

    那xiāoX儿GG的,没有yin水流出,再审度林碧玉的声Se,似无所觉,噙著他的舌儿吃得甚是香甜,给他一摸S处,身儿仍似以往般不住地颤抖。

    赵荣那物只一顶,她便痛得大叫,泪如泉涌,道:“痛,王爷容我缓缓,求你容我缓缓。”赵荣不知心中是什麽滋味,拔出yinjing,摸著那小NX,依然毫无润泽。

    遂把大手拿开,那X儿白白NN的,有著似兰非兰的清香,把嘴儿凑了上去,薄唇紧裹林碧玉柔N的yin唇,在上面用力吸咂起来。

    只听林碧玉轻轻娇Y,声若H莺出谷,赵荣又吸了一会儿,她娇啼愈促,只不见yin水沁出,故心中奇甚,伸出舌儿,探入那幽道,方入了一寸不到,林碧玉夹紧他的舌儿倒chou著气雪雪呼痛。

    赵荣无可奈何,道:“真有那麽痛?”林碧玉流泪点头。赵荣疑她拿乔,道:“又不是头一回破身,哪会这麽样?你要是不愿意,我不难为你,去别的院里歇息就是了。”

    林碧玉chou泣道:“王爷是我的夫君,我何曾不愿意来著?只是不知道为什麽,王爷一cha进来那里就痛得要破了似的。要不是如此,我也不敢扫王爷的兴。”赵荣见她说得情真,又见她确无此意,况对她的Yu念已积压多日,一时难泄,只得道:“给我含含雀子罢。”

    林碧玉将其大大的白玉样的yáng具围握於小手中,上下套弄了J十下,轻启樱桃小口含住硕大的gui头前端,T了又T,勉力吞入口中,由他捧著她的小脸前後挺送。

    每一下chou送都让赵荣甚是舒F,喘著粗气,哼叫不已,大力chou送了百来下,浑身的mao孔似乎都张开了,那快感阵阵涌来,林碧玉脸似桃花,且妖且豔地含裹著他的yinjing。

    思想到她又紧又小的X儿,遂挺著那物又要cha入下面的那条缝儿里。

    (0.22鲜币)38.误人在自说聪明(3)

    仿佛塞了一大把的粗沙子进这细N的X里,痛得林碧玉气儿亦喘不得,不由想起那日午後,那一张张陌生而熟悉的脸,一阵阵热热的不同的呼吸吹到她脸上和身上,她大叫一声,开始疯了般捶打赵荣。

    赵荣忙chou起身,那林碧玉又用脚踹,踹在他小腿上。赵荣抓著她的腿,见她丧失神智地又哭又叫,脸儿哭得煞白,故柔声道:“我错了,我错了,你就饶过我罢。”说著,伸了脸给她打。

    她直打到手儿无知觉,方筋疲力尽地睡去。

    次早梳洗了,众人都过来请安,只不见赵秀香,不过略坐一坐,赵荣便叫他们都散了。一回头,冬梅端上了面点及五Se香糖果子。

    林碧玉侍候他吃过,自己也吃了一个,赵荣闲谈了一会,道:“前日得了一幅好画儿,我瞅只你房里挂著好看。”说著,叫人去拿。

    一会儿,侍卫捧了画轴来,原来是周昉的《调琴啜茗图》,林碧玉挨著赵荣笑笑,听赵荣说这画儿的来历。

    说话间,养娘来请赵荣,说西边来了个客人。赵荣换了大衣裳去会客。余下林碧玉,瞧了一回画,自觉无趣。

    这时nǎi子抱著静姐儿来,林碧玉还是不甚快乐,和静姐儿玩了许久才高兴了起来。

    nǎi子笑道:“姐儿这J日都缠著小世子,说要和大侄子玩呢。”这里说的小世子就是世子赵槿和瑞琳生的儿子。方说著,静姐儿摇林碧玉的手儿,说道:“大侄,大侄。”林碧玉笑道:“这麽喜欢大侄?”还没说完,静姐儿闹个不休,“大侄”叫不停口。

    只得著nǎi子带静姐儿出了院门,虽然日头迷了眼,少不得抖擞精神,软步款款地往槿哥儿的院里走去。早有F侍的人告知赵槿和瑞琳,备下了果点。

    大家厮见,吃了会子茶,孩童们玩做一块,瑞琳遣了一个侍nv去请柏哥儿媳F雪云和榛哥儿媳F香宝,林碧玉道:“大日头底下的,将歇著罢,不用来立规矩了。”瑞琳笑道:“娘娘是个好X儿,不计较,别人瞅著不说娘娘,只说我们不把娘娘放在眼里。”眼角睃了下槿哥儿。

    槿哥儿一派安然,视若无睹。瑞琳又笑道:“再说让她们这麽受用可不成。”林碧玉笑笑不语。

    闲话了J句,雪云和香宝请了林碧玉安,又请赵槿和瑞琳的安。林碧玉细看雪云,粉腻S融娇Yu滴,娇娇羞羞,不是旧日模样。

    这里瑞琳说了一回笑话,便对香宝嗔道:“你哥哥前J日可有带什麽来?”过去捏著她的肩膀,道:“走,走,走,也不让我看看。”说著,递了眼风与她。

    香宝是个识趣的,听了如此一篇话,拖了雪云,三妯娌往香宝房里去。

    前文亦说过这个院里是三个哥儿的天下,哪一个不是他们收F的?赵槿企盼一亲林碧玉芳泽久矣,今日见天时、地利、人和,无一不全,又从赵秀香嘴里得知小冯将军是林碧玉的幕中宾,遂壮起了熊心豹胆,要一偿宿愿。

    养娘和侍nv们也慢慢散了。林碧玉见此种情形,奇甚,心道:“怪了,这是做什麽?这麽不成样儿?”起了身,道:“哥儿好好著人看著姐儿,我就先回房了。”说著,便要走。

    (0.26鲜币)39.误人在自说聪明(4)

    赵槿见林碧玉要走,拦著她道:“我的亲娘,你听我说一句话。”林碧玉正Se道:“快说。”赵槿思量道:“到嘴的R儿还能让她飞了不成?只是要说些什麽道理?”那厮好急智,道:“爹爹刚刚去会的客,亲娘可知道是什麽样的人?”

    林碧玉慢抬眼,道:“男人家的事,如何轮到我们F道人家管?”赵槿遭那双杏眼一瞧,身子颤了颤,含笑道:“亲娘莫要妄自菲薄,以亲娘的人品儿,就是要我死我也不说二话。”

    说罢,跪下扯住林碧玉的裙摆,哀告道:“亲娘何故独厚Y弟和外人,对我却嗤之以鼻?”

    这话说得林碧玉吃了一惊,急忙要挣脱,道:“这怎麽说?”赵槿抱住她的小腿,死命不放,陪笑道:“亲娘不要著恼,是Y弟前年日日唉声唉气地,夜不能寐,饭也不吃,说是害了病,也不让医官看脉,B问了J日,才说亲娘和他成了好事。自此不知R味,魂为亲娘亡。”一头说,一头把那俊脸偎在她小小的绣鞋上,亲得啧啧有声。

    任林碧玉急的跳脚,只是不放手,缠得她一个错笋,摔到他身上,犹如一枝娇NN的兰花落到了豺狼的爪里。

    赵槿喜不自胜,伏在她身上,一阵乱亲,乃道:“亲娘,我的心肝,你依了我罢。”林碧玉又抓又打,怎敌高壮男子的气力,撕打间那前襟已大开,跳出一对白花花的硕r,那冰肌玉肤晃得赵槿眉开眼笑,吸住香喷喷的粉红的r头,含糊道:“好一双美r!”合上那小嘴儿做了个“吕”字,尽生平所学,只要这佳人为他颠倒。

    还不过瘾,健壮的双腿已压开她的腿儿,蹊部紧贴她的S处,向前送了J送,左右摇晃,四处研磨,嘴里气喘如牛。

    挣到後来,林碧玉已无一毫力气,努出的香汗冷冷地贴在脊背上,心内一直在道:“我不要哭,我不要哭给这畜生看。”可这眼泪偏不争气,如断了线的珠儿,滚了下来,心道:“难道我一时yin便终身难逃个‘yin”字?我虽不清白,却也不是个婊子,如何落得如此下场?”想想,兀自心酸,呜呜咽咽地哭将起来。

    那赵槿见她这般,搅坏了J分兴致,因说道:“亲娘,我这物也不输爹爹那物,你哭恁的?秀香姐姐说亲娘是个多情人,又是个好风月的。当日要不是爹爹舍不得亲娘肚里的静姐儿,强留著亲娘,亲娘就要跟五舅舅(小冯将军)走了。”

    说到这,见她脸儿涨红,只道说中了,遂嘻P笑脸道:“莫不是五舅舅的ji巴比爹爹的还大?所以舍不得五舅舅?”林碧玉不答。

    他又道:“亲娘还年轻,我又是王府的世子,这家业迟早有一日落到我手里。与其将来求我,不如现下顺了我,好多著哩。亲娘日後就是生下个公子,我们J兄弟要是不看著他,也不济事。还有静MM的婚事,亲娘指望我的地儿多了去了。”

    林碧玉仍流泪不作声,他接著道:“俗语说,一件污两件秽,三件无所谓,爹爹那日叫侍卫们轮流**你,**得床亦下不得,我听了就心疼,这些个蛮子牛嚼牡丹,白白便宜了他们……”

    话未说完,林碧玉乱踢乱打,大声哭叫道:“谁告诉你的!谁告诉你的!还有谁知道?!”赵槿见她有了些人气儿了,抱紧她道:“没有谁,没有谁,乖乖,乖乖……”林碧玉泣道:“谁告诉你的!谁告诉你的!……”泪如骤雨,洒向梨花缤纷。

    那模样儿迷得赵槿反无了主张,道:“那日晚上我躲在秀香姐姐的床下,听爹爹气哼哼地一路**她,一路说的,还说要是姐姐再和人乱来,就把她丢回给姓孟那贼子,让那蜡枪头弄得她要死不活,G守活寡。”

    40.人间不少莺花海(1)

    听的林碧玉闷雷轰顶,越思越想,心里越清明,心道:“他倒是不怕人知道,三张口八个嘴似的说了她知,怕她不知道他找人**了我。也是了,只我一个是外人。闲了怎的不拿我来说嘴?当作新文儿。”

    那赵槿按捺不住,把舌推入她口中,轻描慢扫,道:“心肝,你便依了我,大家快活快活,包你吃了还想再吃哩。”把手cha入林碧玉的裙内,在NN的无maoxiāoX上一阵研磨,动情道:“Y弟说亲娘的X儿又滑又N,mao也无一根,果如其言。真真**煞人。”捏著下面那张唇儿上下扯动,将一指cha了进去。

    只见林碧玉急躲,皓皓玉腕上戴的累丝点翠玳瑁镯,将他的手背刮出J道血痕。

    赵槿扑了个空,情急之下,覆住那滑腻如玉的人儿,胯下yáng具暴涨,於她修长的**间一阵乱戳,自思道:“这般的人儿,其声Se难有人望其项背,只是入将进去是否真如榛弟所言?且cha了试试。”遂掇起尖尖小小的金莲儿,架於肩上,就要S进那小NX儿。

    林碧玉被盘弄得不停摇晃,无力反抗。

    小NX被赵槿长长的yinjing乱摩乱擦,渐渐S痒,生出了yin水,颤颤翕动,S了一P,林碧玉咬碎贝齿,暗道:“那里怎的作起怪来?这畜生比之那人又有什麽不同?反而对这畜生S了X?是什麽道理?”

    赵槿知她情X关动,大喜,扶住又粗又长又Y的Y物,挑拨那两P粉红yin唇中小突起之核,借著滑滑的yin水,才入了一点gui头。

    却艰涩不能进,那X儿狭小紧凑,内里似有无穷吸力一下下咬著gui头,赵槿惊叹道:“亲娘的X儿果非凡品!不是儿子夸口,儿子自十二岁至今历过数百nv子,哪遇过亲娘这样的人儿?”

    说罢,赵槿Yu火中烧,急急搠入大大的gui头。

    林碧玉已Yu哭无泪,用手推阻其xiong。赵槿本Yu再进,此时如何忍心,只是Y物胀得难忍,咽喉里不禁吼出J声声响,又苦苦哀求道:“心肝亲娘,RR儿,救苦救难的菩萨儿,疼疼儿子罢。”实是难熬,按捺不住,将青筋直现的yáng具强Y挺入一寸。

    林碧玉又不住地叫痛,赵槿捧著那如玉的俏脸儿,亲嘴搅舌,吃她的唾Y,自觉甜似蜜,下面暴涨的大Y物一冲而入,挤出无数粘滑的yin水。

    那Y物倏的尽根,赵槿被林碧玉的yinR吸得俊脸已涨红,全身汗S,便扯了自己身上的衣裳,露出一身的壮R,卯足了气力来chou送。

    一阵狂cha猛捣,直**了千来下,gui头儿次次抵紧花心,林碧玉天生水X,不过百来下便身软T颤,娇啼婉转,yin水涓涓,虽不迎合,却也令人魂销。

    赵槿知她得趣,粗喘连连地笑道:“心肝儿,爽不爽利?”碧玉儿别过脸儿不答,只微微细喘。

    弄得赵槿好没意思,抵住花心研摩不停,讪讪道:“我比之爹爹如何?”见她仍不理,暗道:“听人风传,她爹cāo得她生了S孩子,小小年纪就这麽L,岂无高强者yin过其千万回?她小我六七岁,今日若不放出手段来掳她,往後必将我视同敝履,如之C芥矣。”

    不得不大发其威,用尽力气千chou万顶,顶得林碧玉摇摆若风中狂柳,呻Y连声,小洞儿随著赵槿的chou送一开一合,一GGyin精急泄而出,冲浇著gui头。

    41.人间不少莺花海(2)

    发文时间: 6/10 2010 更新时间: 03/02 2011——

    那XR紧紧缩裹著大yáng具,yin精击得gui头猛抖,赵槿绷紧身子,反剪林碧玉的双手於背後,死死压住,伏在她身上打摆子,怡然得已不知身在何处。

    一chou送,一大滩的yin水涎流於地,发出“叽咕叽咕”很大的cāoX声响。

    林碧玉给他**得粉脸愈红,声如气断,又泄了一回yin精。赵槿愈加发狠把那九寸来长的yinjing抵住浮起的颤颤花心,一阵轻磨慢研。

    然後狠狠的往林碧玉绽开的花心里用力**,cha得她连连泄身。

    **了三千多下,赵槿gui头一屈一张,Y精半滴不漏的迸流注入NX中。

    然情犹未足,再捧过那脸儿一看,娇态万千,貌美非常,赵槿恨不得将林碧玉和著水儿一口吞入肚内,嘴儿对嘴儿,道:“心肝尖儿,ai煞我了。”

    抚摩那身儿细细赏鉴,有如羊脂白玉,更春兴B发,下面昂然坚举,托起两条玉似的腿儿,照准SS的X儿猛刺,不顾她死活,大肆进出,狠cha狠chou。

    可怜林碧玉被**得泄精过多,动也动不得,昏昏然承受。

    不觉一个时辰有多,赵柏和赵榛突地撞了来。

    原来这两兄弟今日换了便F带三四个随从去H家瓦里看耍才回,听自己媳F儿讲大哥和林碧玉在房里弄了许久,故急急冲进去,脱得赤条条,苦苦央求赵槿要分一杯羹。

    林碧玉正头目森然,声张不是,推拒不是,只能由他们轮番放入又大又长的R话儿,尽力chou送,真是箭箭S入花房,纵横上下,不由得遍T香汗,婉转莺啼,两腿乱颤乱蹬,不能自己。

    媳F们早已探得赵荣王爷陪那客出了远门,遂对上房里的侍nv说留王妃娘娘用饭,三妯娌覆在间壁T窥三人混**林碧玉,一句句听得十分仔细,一样样看到十分R麻,兴动时互相搂抱嘲戏,自不必说。

    直到日落,三兄弟才兴尽而收。

    所幸林碧玉虽玉门紧窄,但容过了那五个粗大汉子,知道须得相从,由他们胡弄,方不受重创。

    媳F们扶著沐浴更衣,见她面有恨意,倒也不敢调笑,少不得说道:“娘娘是个聪明人。就是王爷知道了,不过将哥仨打一顿,来日还是刀切不断的亲父子。不如从了,待王爷百年,娘娘还可倚仗世子。”又道:“况且,事儿要传了出去,娘娘更G净不了了。”

    林碧玉不作声,由她们摆弄完,让养娘扶回房。

    恍惚间过了J日,发了J回恨,J将银牙咬碎,赵荣还未归。

    日间懒进饮食,夜里不曾安稳,渐渐心神恍乱,梦魂颠倒,身儿越发弱了起来,带下过多且Se白,腰酸膝软,头晕目眩,倦怠乏力,四肢不温。请了医官来诊脉下Y,说是忧思过虑,肾虚带脉不固,染了弱症,须忌房事。於是开了金匮肾气丸调养。

    可赵氏兄弟安能饶过她?轮番弄到天白才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