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尊宝娱乐 > 灵异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374章战略

第1374章战略

推荐阅读:乱系列宝贝真乖(高H)山村疯狂姐夫搞小姨子系列交换女儿长篇黄色小说红楼梦外传辣文短篇合集公交机关里的美人儿《妻欲:欲望迷城 H 版》
    万里狂沙封剑决,血染江湖不留生。【全文字阅读..】

    极招对极招,狂肆邪式,战无境剑意。

    那一瞬!但见黑芒破虚,杀身闪进。

    斗气渐敛之时,两人已是背身对立。

    宿命之战,在此,分出了胜负。

    “呼——”狂踪剑影望着天,长出了一口气,随后,缓缓言道,“终是你技高一筹啊”

    与此同时,站在他后方数米外、背对着他的封不觉,宛如肩上长眼一般头也不抬地伸出手去,刚好接住了从天上落下的双节棍。

    “啊”封不觉接道,“也就一筹而已了。”

    这句话,应该算是觉哥对剑少的一种肯定,因为他承认了对方所说的“一筹”,而没有将其纠正为“一坨”。

    “你这家伙”然,沉默了两秒后,剑少却是苦笑着言道,“在骗我吧。”

    “呵”封不觉也笑了,“你啊给你个台阶下,你还不要。”

    此刻,其实他俩都已心知肚明——刚才那最后的对招,早在双方出手之前,高下便已分出。

    在扔出双节棍的那一刻,封不觉就算到了接下来将发生的所有可能;就连“双节棍进入无剑域后会飞多高、飞多久、在哪儿落下”这些细节他都能精确地算出来,这便说明他已完全解析了剑少的招式以及无剑域中剑气(能量)的强度他是在有着十足把握的前提下才出招的。

    “不用啦。”剑少闻言,摇头应道,“你给我的,已经足够多了。”

    话音落时,他身上的伤终是爆发了

    霎时,只听得“噗嘶——”一声,一片血雾从其身前那无数道裂痕般的伤口中喷薄而出。

    血,映漫天红霞,染遍地黄沙。

    剑败,身亡,狂踪剑影应声倒地,化光消失。

    倒下的时候,他的脸上是释然的表情

    至少对剑少个人来说,即使此次的巅峰争霸之旅以这场战斗作为终结,他也没有遗憾了。

    “不容易啊”一回到观战空间,封不觉就拉长了嗓门儿,用一种刚从事了长时间重体力劳动后的语调嚎道,“殚精竭虑啊!”

    “你这是在催我们夸你两句么?”若雨望着他言道。

    “哈!怎么可能?”觉哥大笑一声,扫视众人,“我才不指望你们这帮家伙会夸奖我呢,所以我直接就主动地炫耀了自己的战果,并向你们强调了我劳苦功高的事实。”

    “好啦好啦讲真,这场确实是打得很漂亮。”安大了句公道话,“也难得看你不使任何幺蛾子,正正经经地正面拼赢一场,而且对手还是那个狂踪剑影。”

    “但我还是不太明白”斯诺这时又有问题了,他看着觉哥道,“你为什么不用查克诺里斯的剃须刀呢?”他顿了顿,又补充道,“前几轮的比赛,你不用也就不用了,那些对手们确是没有逼你使出那件道具的实力但上一轮对秋风瑟的那场,貌似就有点儿悬了吧?还有刚才那场,你要是直接在开场那三十秒里把头剃了,立刻就能赢不是吗?”

    “切用你告诉我?”封不觉的回应并没有出乎斯诺的意料,就是特嚣张的那种,“这是战略懂吗?战略!”

    “所以说”斯诺虚眼接道,“到底是什么战略呢”他露出颇为无奈的神情,“上轮你打秋风瑟时强行卖血开三段变身也说是战略,这轮坚持不用剃须刀也是战略真的假的啊?”

    “你不是自以为挺聪明的吗?自个儿想去啊。”封不觉当即用鄙视的目光望着斯诺,言道,“还有,你不觉得你的问题太多了点吗?谁给你的权利问这么多的?本队最终提问权归王叹之所有你不知道么?”

    “呃”面对此等贱力,斯诺无话可说。

    “且慢”这时,小灵忽地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这么说来上一轮打完秋风瑟之后,觉哥你扯的‘战略’什么的是真的啊?”

    “喂喂你这反射弧有点长啊”觉哥道,“莫不是有喜了?”

    “嗯有可能哦。”小叹并没有get到这句话的槽点是在说她老婆变傻了,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然后他就被老婆给打了

    “有你个头啊!”小灵一抬手就请小叹吃了个“麻栗子”,随即转头对觉哥道,“这跟我的反射弧有啥关系啊?你上回的那种说法,怎么听都像玩儿脱了以后找的借口,谁会当真的去推敲啊。”

    “行行那怨我。”封不觉摊开双手,又看了看众人,“那现在你们都知道了吧?我的行为背后确有战略意义的哦。”

    “知道了以后,也就不是什么很难揣测的计策了。”小灵脑子快,在确认了觉哥所谓的“战略”不是扯淡后,她几乎不假思索就说出了正解,“说白了这是在向其他队伍的玩家传递‘某种信息’吧?”

    经她一提醒,众人也纷纷反应过来了。

    “哦!”斯诺一拍额头,瞪大了眼睛对觉哥道,“这么说来和秋风瑟的那场比赛,你就是为了告诉别人‘封不觉可以使用其他玩家的技能’这件事?”

    “确切地说”觉哥应道,“我要传达的是‘封不觉可以把在比赛中看到的技能纳为己用’这一信息。”

    “所以你在那场所用的三段变身,全部都是这次s3大赛中其他队伍的玩家用过的技能且都是让人印象深刻、在视觉上也很容易辨认的变身技。”若雨紧跟他的思路接道。

    “没错。”封不觉接道,“开那三个变身是有原因的,若是单纯为了赢,我早就把魂临也一块儿开了。”

    “哦?”一旁的絮怀殇听了,神色微变道,“你连魂临都能用吗?”

    “能啊。”封不觉回道,“事实上大部分的s级能力,其原理并没有多复杂,这些能力之所以级别高,只是因为它们生成时的能量强度高、消耗大”他微顿半秒,又道,“当然了,也有一些我学不会、或用不出来的能力,比如已经失去力量本源的斗魔降临,还有鬼骁那通过血祭时官级npc才掌握的‘左右手’。”

    “先等等。”下一秒,若雨又道,“关于你能学多少技能的事情可以慢慢说现在的问题是,你的战略其目的到底是什么?你为什么要让别队的人知道你能使用他人技能的情报呢?”

    “很简单啊。”觉哥摊开双手回道,“从心理上给他们接下来的比赛设置障碍呗。”

    “也就是说”絮怀殇喃喃接道,“他们会出于对你的顾忌,而不敢在比赛中乱用厉害的技能?”

    “对。”封不觉接道,“尤其是那些有夺冠希望、或夺冠意愿的强队他们、或他们幕后的团队,必然要考虑在接下来的某轮中与我相遇的可能;为了不让己方的某些杀手锏变成未来反将自己一军的武器,他们从排兵布阵、到技能战术选择等各方面都得有所调整。”

    听到这儿,安月琴就有点儿不理解了:“但是即便如此,那些强队和休闲玩家队伍之间的差距还是不可能拉平的啊,该赢的比赛他们还是会赢,不会因为藏了几个大招就输掉。”她撇了撇嘴,“你的这个战略,最多就是影响到两强相争时的胜负而已;而且,对我们来说,这半点好处都没有相反,还会让那些强队一直把杀手锏留到遇见我们为止。”

    “不不对”一秒后,觉哥还没回答,若雨就用一脸凝思之色接过话头道,“这手很有用”

    “诶?”安月琴疑道,“这怎么说?”

    “还是我来解释吧。”封不觉用颇为得意的表情冲已经理解了的若雨笑了笑,然后再看向其他人道,“首先,关于强队和弱队之间的对决我本来也没指望那些种子队会因为我所设下的这种‘限制’而输给休闲玩家的队伍,只不过为了要防我,他们赢下比赛的难度势必会上升,过程也可能因此而变得更加曲折。”

    “嗯为了要隐藏一些东西,反而暴露了更多的东西”斯诺适时地接道。

    封不觉没应他的话,不过朝他投去了一道表示肯定的目光,并继续说道:“其次,两强相争的情况那就更不是什么问题了;在那种实力相近的强强对决中,任何一方都不可能为了一局尚未到来、也未必会到来的胜负,而平白无故地增加眼前那整场比赛的风险退一步讲,就算他们真想藏下什么,也未必有那份余力。”

    “这倒是”安月琴点点头,“‘藏大招’什么的,的确是只有当两支队伍实力存在一定差距的情况下才能做的。”

    “所以说,‘让那些强队一直把杀手锏留到遇见我们为止’的说法,也是不存在的。”封不觉耸耸肩,接着道,“两支强队相遇时,该开的大招还是得照常开的。”

    “诶?这样一想”安月琴又道,“假如人家打从一开始就无视你,只当不知道你能学习他人技能的事情该怎么打便怎么打,不就没事儿了吗?”

    “没错啊。”封不觉笑着说道,“但那是不可能的啊。”

    他说得对,那是不可能的

    很多人应该都听过这个例子:某人在面对一条宽两米的小溪时,很轻松地就跳过去了,但当他来到一个宽度与小溪完全相同的峡谷边,他就产生了这个峡谷比小溪要宽一些、自己很可能跳不过去的错觉。

    这,就是“心理压力”带给人的影响。

    这个世界上,不仅只有“未知”会带来恐惧,“已知”也是可以用来制造恐惧的。

    炸弹上的计时器、封闭空间中的食物储备、手机上已经见底的电池电量、自己的年龄这些可见、可知的事物,都属于后者。

    有很多事,不知道时反而无所谓,一旦知道了,心理压力就会生成

    人,会被这种压力所干扰,从而畏惧、退却、失常、变化

    封不觉那第一个战略,就是这样一种建立在心理层面上的施压手段——若是其他种子队并不知道他可以学技能的事情,那他们什么事儿也不会有,可一旦知道了,他们就不可能无动于衷。

    就算有人告诉他们,照常打,无视这件事就行,但真到了比赛的时候尤其是在对抗那些实力和自己有差距的休闲队伍时,他们还是会因为这种心理上的压力而矫枉过正。

    其结果,就如斯诺所说——为了隐藏一些东西,反而暴露更多东西。

    “好吧你的意思我懂了。”安月琴想了想,说道,“你一直憋到第十轮才干这事儿的几个原因,我也大致想到了,那么”她又问道,“你坚持不用查克诺里斯的剃须刀的战略意义又是什么呢?”

    “是为了鬼骁吧。”这一刻,絮怀殇忽地插嘴道。

    作为社团里唯一的职业玩家,她对鬼骁这种对手重视程度是不言而喻的,故而她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点子上,并做出了这一有理有据的推测

    “嗯。”封不觉应了一声,看向絮怀殇道,“毕竟那小子是我所知的、除我之外唯一一个能看穿数据的人虽说他目前为止还没有表现出任何‘学习别人技能’的能力,但他掌握‘数据视角’的时间比我长得多,很难说他是不是刻意隐藏了某种与我类似的、乃至更强的力量。”

    “慢着”斯诺闻言,又道,“既然他能看穿数据,那你用不用不都一样吗?只要放在行囊里他就能看到啊。”

    “那没关系。”封不觉道,“只要我不拿出来用,他能看到的无非就是‘给你拉风的外表’这种特效描述,那能知道个屁啊。”

    “嗯”斯诺回忆了一下,确实在惊悚乐园所有公开的录像资料中,都没有觉哥剃头战斗的画面;他自己也是在加入了地狱前线后,听队友们说了,才知道剃须刀的实际效果的,光看物品说明还真就不明所以,“有道理啊”斯诺边想边道,“不过你为了防他一个人,做到了这个地步从某种角度来看,你算不算是被鬼骁所施加的心理压力给影响了呢?”

    “哪儿啊”封不觉瞪着死鱼眼接道,“吞天鬼骁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心理层面上的障碍;由始至终,他都是一道客观存在、且无法绕开的难题,所有想夺冠的队伍或个人都得去面对他,并切实地找出解决的方案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迄今为止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而且我会把这些事一直坚持到和他对决为止。”言至此处,他顿了顿,并话锋一转,“当然了,非要说心理战的话,呵那小子也的确是做了类似尝试的”

    “你是指”若雨明白觉哥所言之意,“他在对抗湿婆时那刻意为之的表现?”

    “啊”觉哥应道,“那种‘逞强示威’式的小屁孩做法,虽然在我看来十分笨拙和多余,但大体上那就是他传递信息的方式了吧。”他歪了下头,接道,“人人都知道他强得离谱,他根本没必要用这种方式再去给人们施压比较合理的解释就是,这小子想要向某几个、或某一个人比方说我,传达‘老子就是这么强,你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这样的信息。”

    “嗯”斯诺沉吟了两秒,接道,“这推论若换成别人讲出来,我可能会说他‘自我感觉良好’,但你的话我总觉得这里边儿多大仇都能有啊”

    “行啦,他真有什么仇什么怨,也是我来顶着再说了,你又怎么知道那不是我的另一个战略呢?”封不觉挑眉言道,“总之,现在你该优先考虑的不是我和鬼骁的恩怨,而是在接下来的‘中坚战’里,该如何去搞定对面那对姐弟组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