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7

推荐阅读:把美眉搞成淫女小家碧玉H限妻欲:人妻俱乐部辣文合集 高h快穿之娇花难养(H)-v文男欢女爱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晓风残月(限,高H)【快穿】深深深处 (情节+高H)
    

    村nv也疯狂 第34章

    “我…”百灵儿的嘴张了张,旋即又合上,她又能说些什么呢,且不说她并不清楚自己如何会在这里,即便是真的清楚,她也是不能和盘托出的,毕竟她并不认识眼前这个貌似认识自己的洪民哥的,光是看他那一身的气派,便知道不是个好相与的主儿,若然胡乱答话,是很容易被人抓住小尾巴的。

    “嗯?!”见百灵儿不答话,洪民习惯的挑了挑眉,多年的军旅生涯让他养成了严肃内敛的格,浑身散发着从军者的威仪。他也知道这样是很容易吓到本就胆小的MM的,但奈何自己的本从来都是偏于稳重,也不知道该怎么用语言表达自己的关心。

    没错,眼前这个正坐在自己的对面一脸无措的nv孩,正是他原本应该在学校念书的MM。自己MM的格他还是很了解的,毕竟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也不知道该怎么用语言表达自己的关心。

    虽然这个MM从小便与他不亲,但不管怎么说她也算是自己一点一点的看大的,说不疼那是不可能的,可自从他背着父母出来当兵后,便很少关注这个生内向文弱的MM了,可千万别是跟人学坏了才好。这样想着,洪民有些坚毅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使得此刻的他看起来威压异常。

    百灵儿只觉一G无形的压力迎面而来,再看看对面男人的冰一样的脸,嘴角不着痕迹的撇了撇,心说,丫还真把她是当犯人审了啊!可惜你面前坐着的已经不是一个单蠢的十三岁小nv娃了,而是一个经过信息时代打磨的穿越nv,咱能看不出N眸子里的那深切关心吗?!切,关心喃还不承认,丫就一闷S的冰坨。

    “咳咳!”洪民有些不自在清了清嗓子,真是奇怪了,他怎么突然觉得自家小M投过来的目光有些诡异,自己怎么有种被蔑视的感觉呢?再抬眼看看,不对呀!对面nv孩明明还是那副受了惊吓的小老鼠的神情啊!难道是自己看错了?!唔!~应该是自己错觉吧,洪民有些不确定的想着,从军多年,错觉这种东西还真没跟他搭上过边儿。不过现在也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袁氏夫F不可能让自己跟她相处太久,毕竟眼前这个‘袁韵儿’是假冒的,相处得久了是很容易露馅的。所以有些话还是等到他把人领回去再问也不迟,现在还是先安安自家MM的心,省的她心慌坏事,至于那个袁韵儿嘛,本来今天自己就是来退婚的,不然也不会隐瞒自己当兵的事,毕竟就现在来说,军人这个职业还是很吃香的。不过既然袁家也不想将nv儿嫁给他,那他们也是两相合拍了吧~

    “灵儿,你不要害怕,一切都有哥在。”洪民安抚着明显受到‘惊吓’的MM,锐目里承载着还称得上是温柔的波光,衬得他脸部的线条也柔和了许多。

    百灵儿有些惊叹的看着他,真是,铁汉柔情也不过如此了吧,真是,此男还真是不可多得的极品男一枚啊!

    “咳咳!~”接收到百灵儿惊讶的目光,洪民就更不自在了,黝黑的脸上泛起浅浅的红,这的确是他对MM说过的最长也是最露骨的一个句子,心里难免会有些别扭。而一向善于解语的百灵儿这回似乎并不想就这么放过这个自称是自己哥哥的有趣男人,伪装的惊诧眼神依旧死死的缠着对面的男人,狡诈的欣赏着冰坨男坐立不安的样子。

    何洪民显然不是百灵儿的对手,他别扭的扭过头去,努力去无视自家M子眼中的那点诧异,堪堪的开口道:“总之你记住,一切有哥就对了。”话一出口,何洪民不禁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语气,怎么听都像是个正跟人闹别扭而得不到安抚的小男孩,严重破坏了自己的铁汉形象,***,真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在自己M子面前如此的丢人!~眼角撇了撇落地窗外的郎日乾坤,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啊!~这真是个令人郁闷的天气。

    “扑哧!~”看着自家哥哥越加郁闷的样子和不断变换的脸Se,百灵儿终于还是为这可ai的男人破功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同时也将客厅里尴尬的气氛一扫而净。

    只见她眉眼弯弯,两腮因着微笑的鼓起,白齿红唇,纯净的笑容仿似天空中的皎月,G净明亮,惹人垂涎。明媚的笑容看得何洪民不由一愣,没想到,他这个以腼腆文明乡里的小MM竟然也可以有如此明亮可ai的笑颜,即使是百花齐放也不过如此了吧。

    看来小M还真是变了很多呢,纯净的笑容仿似天空中的皎月,他这个做哥哥的竟然丝毫没有察觉,是平日里对她的关心太少了的关系吗?淡淡的愧疚在心间起伏。

    回想起来,这些年,他J乎将全部的力都投入到了军旅中,再加上要对那个反对他当兵的父亲隐瞒自己进入部队的事,对于家里的事、特别是这个柔弱的MM,他还真是鲜少关心,甚至连面都没见上J回,即使是那个MM每个星期都会寄住的公寓,他也是鲜少光顾,只是把钥匙往她手里一塞,便一头扎进了军务里,日日在部队中度过。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今天,自己从小便心保护的MM才会出现在这里吧。

    自责等等情绪似L涛般席卷而来,拍的何洪民晕头转向,也卷走了他平日的冷静自持,看着百灵儿依然略有些苍白的脸Se,不禁心疼的说道:“灵儿,哥以后……”再不会让你受到如此的伤害。

    可惜还没等他表白完毕,面的话便被携手走来的袁氏二老打断,“洪民那,已经到了午餐时间了,你的朋友我已经让人领去餐厅了,我们可不是故意打扰你们小两口培养感情的哦!~”袁母略有些戏谑的说道,如果忽略她那只紧抓这袁父的手,那么着丈母娘的角Se还真是扮演的毫无破绽呢。

    百灵儿有些嘲讽的想着,眼角正好接收到自家哥哥发来的稍安勿躁的眼Se,心中不禁有些洒然,这世间的缘分还真是奇妙呢,兜兜转转,一切还是要回归原点吗?

    no!~就这么两手空空的回归貌似很不符合她‘实在’的格呢,既然有哥哥压阵,那她捞点好处又何妨呢。这样想着,百灵儿郁闷了数日的心情忽然大好,投向袁氏二老的目光也变得无比的‘亲切’,既然有哥哥压阵,便宜爹妈,你们很快就会发现,我这个nv儿可并不便宜呢。

    “伯父伯母说笑了。”何洪民起身对袁氏二老点点头,行止间自然流露的傲气让袁父不禁产生了一丝怀疑,一个镇日面朝H土背朝天的农民,会有如此的气质吗?而当他的视线落在洪民身上那件土旧的衫子上时,他便打消了这抹微不足道的怀疑。袁家世代经商,对于人的贪婪自然了解的透彻,他不是不相信世间的美好,只是不能拿自己的nv儿终身幸福做赌注。

    过了这一关,不管这个青年日后是贫是富也应该与自己的nv儿无关了。何洪民淡然的站在原地,任由袁父审视目光在他身上上下打量,一副沉稳如泰山的样子,其实心里正为方才差点脱口而出的麻表白暗自懊恼,什么时候,他也似那只Se猴子般麻了?难道真是相处久了,给他同化了?!哦!不要吧?他还是觉得沉稳刚Y的形象比较适合自己。

    “爹,娘。”甜美的声音适时的打断了三人的对视,百灵儿纤纤的站了起来,骨子里散发着自然的柔弱成功惹来了二老愧疚、洪民担心的眼神。“韵儿饿!~”娇软无力的声音带着自然的清脆,仿似山涧中的泉响,惹人陶醉。

    听得三人心智萌然,最终,还是袁母先回过身来,满眼怜ai的走近这个买来的nv儿身侧,小心的扶着她那似随时要摔倒的身子,一手安抚似的拍拍百灵儿的手背,柔声轻哄:“怎么可以让我们的小宝贝饿肚子呢,我们这就去吃饭。”说完,一手安抚似的拍拍百灵儿的手背,便扶着灵儿往餐厅走去。

    “嗯!~”百灵儿乖巧依赖的笑着,看得袁氏二老不禁产生一种眼前这个nv孩儿真的是他们疼ai的nv儿的错觉。毕竟,他们袁家就那么一个nv儿,从小便当做男孩儿来养,造成nv儿如今一身的男儿气概,甚至连穿衣打扮都不屑nv装,造成nv儿如今一身的男儿气概,连他们自己都怀疑,当初是不是本生的就是一个带把的。他们二老,还真是‘鲜少’享受到nv儿卧膝的天L圆满啊。

    袁氏二老默契的在心底叹息着,眼前这个较弱的小nv儿家,让他们如何忍心将她出卖。如果她不是出现在这个时候,也许他们……小姑娘,对不起了,走在最前面带路的袁父暗自无方摇头,如今事情已成定局,不容他多做改变,唯可多做些补偿来弥补伤害了。而洪民则走在最后,沉稳的脚步踩着让人心安的调子。温暖的眼神始终注视着前方那抹纤弱的身影,仿似守护着Y鸟的雄鹰,坚定不离雏鹰身侧。

    Y光透过玻璃在廊上,给冷Y的墙壁漆上了融融的温暖,无声的感觉着身后不断传来的令人安心的沉稳力量,百灵儿的嘴角也不禁染上了一抹暖洋洋的弧度。

    呵呵!有哥哥的感觉似乎还不错呢!

    村nv也疯狂35

    一行人行至餐厅,待众人坐定,佣人有序的上菜,淡然有礼的表情透着一种习以为常的高雅,即使是面对何洪民身上的那J块堪称‘破布’的衣F,也丝毫没有露出狗眼看人低的眼Se,谦和内敛的表现足见袁家家风教养之高。

    百灵儿在袁母搀扶下小心入座,水眸淡扫,不着痕迹的打量着餐厅里的摆设。嗯,富而不奢,不经意处流露着自然的高贵典雅,水眸淡扫,这袁氏品味看来不错。

    脑内不自觉的浮现出不久前见到的自家C房的全貌,不禁深感一阵凄风吹过,冷汗上头,这差距,还真不是一点两点啊,也难怪人家父母不想将自家闺nv嫁到她何家来,毕竟,这差距,自家那个还不算很破旧的小C房恐怕连人家的厕所都比不上吧!

    哎!~天下父母心啊,儿nv的幸福往往是打破父母处事原则的突破口。这使她不禁想起了那个世界的母亲,那个总是连自己都保护不好却偏偏喜欢将她护在身后的母亲。

    百灵儿心中一阵酸软,刚刚燃起的掠夺之火仿佛也不若想象中强烈了。呵!~心中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水灵儿啊水灵儿,看来就算是换了个身T,你也依旧摆脱不了情感化生物的伟大头衔啊。终究她也不过是只感情的困兽而已啊。算了,说到底她还得感谢袁家救她脱离苦海的恩德,不然现在的她还不知道要被卖到哪个角落呢。就当是报答吧,让袁氏没有后顾之忧的离开,也算是……对心底那份温暖的小小纪念吧。

    “韵儿?韵儿?”袁母碰了碰坐在身边的nv孩儿,“不是饿了吗?怎么光愣不动筷啊?”也许这孩子真的投了自己的缘分,让袁氏没有后顾之忧的离开,她对这孩子总是有种莫名的疼惜。

    她总觉得方才这孩子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哀思,一种让人无语凝噎的压抑。依然是莫名的,她不喜欢这种情绪出现在这孩子身上。伸手加了块**放到临时nv儿的碗里,嘴里C促着,“快吃快吃!小馋猫,你洪民哥不会笑话你。”不着痕迹的打散萦绕nv孩儿周身的低压气息。

    “娘!~”百灵儿不依的娇嗔,“哪有娘亲这样说自己nv儿哒!”娇娇软软的声音因从微嘟的唇中发出而更显甜N,听得众人心中一阵软麻,尤其是袁母,这声娘叫的她是贴心的S软,更觉一G入了心坎儿的甜腻,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慈祥了,看得袁父心里是又嫉妒又纠结。

    难道这就是有nv儿承欢膝下的圆满吗?可是这个nv孩儿为什么可以那么自然的将老婆子当成娘亲来依赖,且看不出半分的虚假做作,仿佛她所做的一切皆是发自真心、是天长日久的一种习以为常,以至于连他J乎都要相信,眼前这个nv孩儿,就是自己养育了十J年的nv儿。

    可是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个nv孩的来历了,眼前这个nv孩儿,她确是自己前些天在地头蛇手中买下的小姑娘,那么,她如今的这些反应又代表着什么呢?是为袁家的富贵所蛊H吗?看来,他有必要探探这丫头的底儿了。

    “呵呵,好好好,娘不说!娘不说!”袁母乐呵呵的拍了拍百灵儿的N手,伸手又加了块放到灵儿的碗里,柔声说道:“来,快吃。”声音中带着满满的满足和慈ai。

    百灵儿乖巧的点头,捧起饭碗斯文的吃着,话说回来,在卸去了最初的忐忑之后,她还真有些饿了呢。无视掉袁父刺探的目光,百灵儿满怀虔诚的品尝起了眼前的饭菜,嗯!~赞赏的点点头,这菜虽说少了家常菜的温馨味道,却道道透着致大气,龙虾鲍鱼样样不缺,还真是华丽得彻底呢。偶尔拿来换换口味也是不错的选择。

    “洪民那,你看我家宝贝这么能吃,你现在后悔可还来得及哦!~”袁父半是调侃半是怨念的对坐在他右手边的洪民说道,

    “呵!袁伯伯说笑了,韵儿很可ai。”何洪民宠溺的看着自家小M小猫嚼食儿一般的美满神情,努力抑制么指和食指的蠢动,心里痒痒的盘算着,等把这只小猫领回家后,一定要记得天天给她喂食儿。

    何洪民眼中那形于外的宠溺呵护,袁父自然没有漏看,他略带欣W的点点头,“嗯,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看来洪民对着nv孩儿意外的满意呢,那自己对他也可以少一些愧疚了。

    “那两天后,我就将我的宝贝nv儿完全J给你喽!”袁父瞪眼晃头,一副你要在不反悔可就没机会了的表情。

    洪民认真的注视着袁父的睿目,

    眸中尽是坚定而含蓄的真诚,口中吐出的话语铿锵有力,带着令人安定信F的力量:“洪民定不会让袁伯伯失望。”

    “嗯!好好好!”一连三个好,不难看出袁父对洪民的赞赏之情。

    眼前这个青年还真是不错呢,看得出来确是个有担当的。但,他们两家毕竟相差太大,许多观念的认知是在本上迥异的,再加上nv儿的格,即使是面对何洪民身上的那J块堪称‘破布’的衣F,哎!~当然,他也不否认自己有些嫌贫ai富的心理。虽然他们袁家有的是钱,他也不建议拿一些给nv婿让nv儿可以无忧的生活,但人终究是有思想的活物,不是钱这死物能够完全掌控的,一味的给予换来的不一定是感恩的心,更有可能是贪婪的Yu。所以在他看来,娶她nv儿的人必须是能够掌控钱财的人。而显然,洪民的家境决定了他现下绝对不符合这一条件。而他也不可能为了自己的诚信牺牲nv儿的终身,所以,他只能选择背弃当初的约定。

    拿起筷子夹了些菜放到洪民的碗里,袁父看着眼前的沉稳青年,心里遥对远方说道:何日老弟,老哥哥对不起你啦。

    接下来的午餐在众人皆得圆满之后进行得很顺利,当然,也有个小小的例外──那个可怜的被众人彻底无视的正满面纠结的‘托’nv郎。

    村nv也疯狂36

    正当众人心满意足的享受着美味的午餐的时候,一个中年人急慌慌的奔进了餐厅,嘴里还大喊着:“老爷,不好啦,老爷!”

    “发生了什么事,管家?”见管家如此焦躁的表现,袁父不着痕迹的皱皱眉头,他这个管家跟在他身边十多年了,向来沉稳非常,如此失态的样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老爷,外面突然来了许多官兵,连招呼都没打就把宅子给包围了。”管家虽然着急,却依然口齿清晰的将事情J代个清楚。只是那微微颤抖的手显示了事态的紧急。

    “官兵?”袁父的语气中透着淡淡的疑H,奇怪,他们袁家虽然世代经商,但在与官家的结J上一向格外小心,且从来不牵扯军委中人,这官兵怎么会贸贸然的找上门来?!难道……袁父看了看坐在桌旁,正用无辜大眼看着自己的nv孩儿。是因为她吗?可是地头蛇明明说了没问题啊!哎!~也罢, “我且随你出去看看。”

    袁父话音方落,就见一队官兵冲进了餐厅,眨眼间便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长官,不知……”袁父上前一步,想要跟眼前手里拿着家伙的小兵问些话。却被小兵马上指向他的枪口喝止住:“别动!”

    袁父定住不动,内心苦笑不已,看来现在他也不用出去了。不一会,就见袁家所有的佣人都被陆续赶到了餐厅。偌大的餐厅一时站满了人,气氛压抑异常。

    见此情况,洪民开始有意识的靠近百灵儿,深怕自家的宝贝MM受到惊吓。是的,是惊吓而不是伤害,毕竟这官兵里可有好J个熟面孔呢。

    可当他好不容易抗住战友戏谑的目光洗礼,‘千辛万苦’的蹭到自家M子身边,正想好好抒一口气时,却在下一秒发现,自家MM不见啦!***!见鬼了!

    惊慌之下四下寻找,终于在视线下调六十度的时候,发现了MM的踪影,自家M子正安然坐在椅子上,不断的往嘴巴里送着食物。哦,天啊,这是他那个胆小怯懦的MM吗,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呃,临危‘不乱’。

    “哥!~”百灵儿放下手中的筷子,伸出小N手拽了拽看似冷脸实则呆愣的哥哥的衣袖,示意他坐下来。水汪汪的大眼圆溜溜的望着他,眸中带着点点的哀求,因咀嚼而变得红红NN的小嘴似撒娇般微微的嘟起,整个看上去就像一只渴望怜ai的小猫,看得何洪民心痒痒的,

    不自觉的,也就顺着她的拉扯坐了下来。

    “嘻嘻!”百灵儿冲着自家哥哥娇俏一笑,眼珠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像只悄悄观察周围环境的小老鼠,手上飞快的夹起一块鱼递到自家哥哥嘴边,亲昵依赖的笑着。“吃!”简单一字,却更使她显得憨态可掬。

    何洪民一愣,旋即含笑吃掉面前筷尖的食物,大手揉揉自家MM的秀发,用略带宠溺的口吻说道:“你吃吧,哥不饿。”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的MM原来也可以如此的娇憨可ai,难怪爹娘那么疼她。

    “嗯!”百灵儿乖乖的点点头,乖乖的埋头苦吃起来,无言动作中所散发的信任和依赖都再再让何洪民忽略身边战友的戏谑惊疑,宠溺温柔的看着自家MM小动物一样的进食方式。

    两人的互动使得二人周身萦绕着与餐厅的刚Y截然不同的温暖气息,却又诡异的给人一种他们原该如此的自然美感,让看到这一幕的人也不由沉浸在他们的幸福中。

    “一男啊,你来看看,你的nv朋友可在里面?”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打破了众人的沉溺,也将众人的视线集中到了餐厅的入口。

    村nv也疯狂37

    “一男啊,你来看看,这里面可有你的nv朋友?”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打破了众人的沉溺,也将众人的视线集中到了餐厅的入口。

    “谢谢阮伯伯。”郑一男向阮卫源鞠了一躬,便焦急的向餐厅看去,目光一一扫过众人,终于在视线扫过餐桌时定住,“灵儿!”终于找到你了,我的灵儿。

    那一刻,郑一男觉得自己连心跳简直都要停止了,他甚至能够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那么的沉重,又那么的轻缓,深怕眼前的人儿不过是个幻影,一阵风过便会消失。

    “灵儿!”颤抖的声音夹杂着失而复得的喜悦,郑一男小心翼翼的接近日夜牵挂的人儿,于在确定眼前人儿是真实的时候,一把拥住百灵儿,将她紧紧的扣在怀里,语带哭音的说道:“灵儿,对不起,让你受苦了!对不起,对不起!我的灵儿!”

    目睹这一切的众人,都不由被这个少年的深情所打动,但当他们的视线移到ai情剧nv主角身上的时候,又不约而同的黑线满面了。只见原本应该娇羸流泪或喜极而泣的nv猪脚,此刻正鼓着腮帮子努力咀嚼着满嘴的食物,更夸张的是,在她的脸颊上竟然还粘着一颗饭粒,大大的双眼显得无辜而茫然,整个一待人诱拐的小松鼠造型。

    其实,在郑一男进入餐厅的那一刻,百灵儿就已经看见他了,只是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她两辈子加在一起,最恨的便是欺骗nv人感情的男人,而郑一男一开始接近自己就是怀有目的的,这样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他的感情,一想到当初如果自己没有发现真相,将会受到怎样的伤害,她便再也无法回应他的痴情,因为她已经无法信任他了。

    可如今,在她陷入困境的时候,是他第一个跑来救她,给她安心的怀抱。虽然哥哥出现后,她已经不复忐忑,但在见到他的那一刻的感动,不是假的。心里,有种想要原谅他的冲动,却……又对过往难以释怀。心思,很复杂,脑子,很乱,所以百灵儿选择了最安全也是最保险的方式来面对郑一男,那就是──装傻。

    “哥哥也饿了吗?”NN的声音传入郑一男的耳膜,让他陷入短暂的怀念和陶醉,却在下一刻察觉出不对,他双手紧张的捧着百灵儿的头,双目直直的看向她的瞳孔,嘴上焦急的问着,“灵儿,你怎么了?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一男啊。”

    百灵儿歪歪头,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眨着,先是向上方瞅了瞅,做思考状,然后又将大眼直接瞅向郑一男,水眸光影粼粼的问道:“灵儿是谁?”

    “你不记得?”郑一男看着灵儿注视着自己的陌生眼神,刚刚变得炽热的心一度堕入冰窖,她终究忘记自己了吗?不,他不会让她忘记他,就算现在忘记了,他也要她再次记住自己。黯然的眸光又再度炽热起来,也许这样,灵儿会重新ai上我也说不定,郑一男暗暗在心底盘算着。

    而当他先再度将可人儿拥入怀中时,却发现可人儿竟然已经异位到了另一个男人的怀里,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竟然敢当着他的面占他nv人的便宜,这小子不要命啦!

    少爷脾气上来,郑一男也不管是什么场合,上去就想动手,却被何洪民一个借力打力给轻易化解了。

    何洪民想啊,哎呀,好家伙,光天化日,占了他MM的便宜,要是真是她男朋友也就算了,可灵儿貌似也不认识他啊,而这小子竟然还敢先动手?!嘿,小子,今天不把你揍趴下,爷爷他就不是冷面教官。

    何洪民一把把百灵儿拽到身后,一个纵身便向郑一男扑了过去,而郑一男毕竟是从小练武,武技自然不若,虽然在实战技巧上有些吃亏,但何洪民想要马上拿下他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于是两人便你一拳我一脚的扭打到了一起。

    而那些持枪的士兵早就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开始给双方加油鼓劲,餐厅里那叫一个乱那,简直媲美角都场了。

    “好啦。把他俩给我拉开!”良久,终于看够热闹的阮卫源下令将二人拉开,双手向后一背开始念起了领导经,“你说你们,一个是世家公子,一个是优秀军官,你看看你们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人家好好一餐厅,都让你们给毁了!”

    二人闻言向四周一看,果然,以二人为圆心,凡是他们滚过是地方完全是一P蝗虫过境般的狼籍,二人‘愧疚’的低下头去,其实是不想看阮卫源那种充满了算计的脸。

    而这些话听在袁父耳里,便不由有些黑线,这丫要是有这么好的觉悟,

    为什么一开始不拉开两人,非要等到他们将餐厅‘都’给毁了才发布命令,这话分明是说给他听的,哎,也罢,赶紧送走这尊瘟神,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抱着这样的想法,袁父上前了一步对阮卫源说道:“阮首长严重了,不过是一些小装饰罢了。”说这句话时,袁父的心是哗哗的淌血啊,什么清朝的瓷碗、法国的珍藏版红酒、上品红木家具,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话大心思大价钱淘来的,如今就这么毁了,却还不准他索赔,这世道,还真是没天理啊!~

    “嗯?哪里?是在下御下不严,给袁老添麻烦了。”阮卫源目的达到后,马上收起豺狼般的险,当然,最后不给人留点打击,这丫会觉得心里很不爽,于是便有了接下来的一句:“不过既然袁老如此盛情,我们也就却之不恭了。”说完,不动袁父反应,便回头发令道:“来人,把人给我带回去。”话落,也完全不就‘S’闯民宅一事作出任何解释,便带着部队匆匆的走了,当然,临走之前还没忘了拐上百灵儿。

    直到餐厅里只剩下袁家人,管家才回过神来般的问道:“老爷,阮首长是不是少说了一句话。”

    袁父瞟了瞟反应有些迟钝的管家,高深莫测的望着窗外说道:“他何止少说了一句。”~~~~他最喜欢的青花瓷!阮卫源!我要你给我个J代!~当然,这句话他也只能在心里喊喊而已。

    34-37在线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