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尊宝娱乐 > 军史小说 > 北雄 > 第612章迎候二

第612章迎候二

推荐阅读:局中局:妻子的秘密最强特种兵之龙王村孽新婚换爱重返十三岁快穿尤物系统大明1617朕的霸图老婆是杨玉环娇娇倚天奇术色医
    一队队骑兵纵马而来,当王旗出现的时候,他们便汇聚在了一起,同时放慢了速度,随着王旗一起行进。【最新章节阅读..】

    对这样的情景太熟悉了,张伦心中微有激荡,笑谓裴世清道:“看来大王心中火气未平,你我可要小心些了。”

    裴世清则回道:“未必,居其位谋其政,你我尽心理事,何虑于此乎?”

    张伦挠着大胡子呵呵一笑,再不说话,心里却道,俺是雁门野人,自然无碍,你可是河东裴氏的阀主,说不定什么事就能找到你家头上呢。

    门阀天然的际野,将这两位上党军政首脑划分开来,他们几乎肯定不会太过亲近,却也不会互相拆台。

    而他们的志向其实也都不在上党郡守,郡尉这个位置上

    隆隆的马蹄声静止下来,王旗已近在眼前,李破立于旗下,裴世清立即上前一步,躬身施礼,“上党,长平太守裴世清率郡武,拜见汉王殿下。”

    众人纷纷躬身行下大礼。

    李破翻身下马,笑着一把扶住裴世清,“无须多礼,辛苦了,有什么话,回去再说,一路行来,数裴郡守这里弄的最是隆重,哈哈,晋阳那里得了消息,怕是你我耳根都不得清静啊。”

    裴世清直起身子,笑容不止,姿态恭谨,心里却道,若我不率众出迎,那才叫落人话柄吧

    “主公远来,一路鞍马劳顿,臣已备下酒宴为主公洗尘”

    李破随口应着,“这里山多了些,行路确实有几分艰难,累倒不累本王在襄垣休息的很好呢。”

    裴世清有点头疼,句句夹枪带棒,襄垣的那些混账东西到底怎么得罪您了这是?

    那边李破已经拍上了张伦的肩膀,“你也辛苦了,人们都说,上党乃天下之脊,在这里领兵可不容易,粮草之类还支撑的住吗?”

    张伦那一脸大胡子都翘了起来,狠狠锤着胸膛,道:“大王放心,这里一切都还安好,有俺在此,定不叫贼人猖狂。”

    李破当即就乐了,这话怎么听着有点耳熟呢?

    别看前后说这话的人都长了一副大胡子,可效果就是不一样,想那襄垣县尉说了,就是大言不惭,你个小小的县尉,在县中作威作福,谁来了,你就开城投降,保境安民之说都被你就饭吃了,还敢在晋地王者面前口出大言,实在是不知死字不怎么写。

    是的,襄垣县尉被砍下脑袋其实一点也不冤,归根结底在于,他不但在汉王面前失了礼节,加之本人也毫无建树,如此还要在李破面前肆意插言,实乃取死之道。

    就像当年李破南归之时,几个小小的城门守卒,其实并不会放在他的眼中,可他还是曲意逢迎,并没有去跟人大大咧咧的露出手段,换取平等相交的机会。

    为什么?因为你不了解自己的身份和处境,在旁人眼中,你做出来的事也就有着不知天高地厚之嫌,得到的结果,多数时候不会如你之愿,可能还会完全相反。

    而如今的李破贵为汉王,别说一个小小的县尉,即便是眼前的裴世清和张伦,也要小心翼翼,又怎能容一个县尉在他面前放肆?

    这就是礼仪,逾礼之人都会受到惩罚,而在官场之上,这种惩罚也就越加严重。

    李破很明白这个道理,可那孙县尉显然不太明白,于是也就人头落地,还连累的许多人等,巨大的身份差距,让他像蚂蚁一样被碾的粉碎。

    乱世当中,这种愣头愣脑的家伙有很多,既不知己,又不知彼,也就糊里糊涂的去见了阎王。

    这和杀人立威毫无关系,因为一颗县尉的脑袋,根本不够分量。

    当然,若是襄垣县能生机勃勃的摆在李破面前,他倒是能容忍一下县中人等的冒犯,可惜,襄垣县死气沉沉,民生困苦,这样你却还要得意洋洋,自诩顶天立地,好吧,你还真是个人物。

    而这话张伦说起,听着就是不一样。

    “好,有你和裴郡守在,我又能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寒暄几句,又认了认几个郡丞,别驾,跟长孙敬德多说了两句,之前他也做过功课,上党豪族不多,长孙氏无疑是其中翘楚。

    竟然和东都长孙是一家,李破当时也觉着有些稀奇,这么说来,上党长孙氏和李渊还是姻亲呢。

    李世民娶的是长孙家的女儿,扒拉扒拉他那可怜的历史知识,有名的其实是李世民的妻兄长孙无忌。

    这人呼风唤雨过很长一段时间,下场挺凄惨,作为最坚定的保皇派好像被武则天给灭了。

    而现在的情形则是,长孙氏子弟分作了三处,主支在上党,长孙晟一脉定居于东都,长孙顺德,长孙无忌叔侄在长安,随着时间推移,长孙氏无疑会融入到关西世阀当中,成为关西门阀的代表人物。

    至于长孙氏主支,如今可谓是人丁寥落,下坡路走的那叫一个痛快。

    他们是在大业初年的时候,很多子弟因为参与了汉王杨谅谋反之事而受株连,整个上党长孙家族几乎遭了灭顶之灾,不然的话,也不会轮到严宗来压他们一头。

    现在又一位汉王站在了长孙敬德的面前,同样前途未卜,长孙敬德是心惊肉跳,连搏上一搏的心思都不敢起,只想着随波逐流,给他们上党长孙一脉保留点血脉。

    因为当年之事太过惨烈,也只过去十余个年头,远未到忘记教训的时候,而且,最让他担心的是,东都他那些兄弟子侄可也没闲着。

    他的堂兄长孙顺德带着长孙无忌,长孙无逸两个侄儿投了李渊,更和李渊结成了亲家。

    东都旁支则由长孙安业把持,应该正为王世充效力。

    这般一来,他们上党主支就更要小心几分,一旦给人抓住把柄,让这位汉王殿下认为上党长孙一脉有了异心,怕是严宗和不久之前发生在襄垣县的一幕就要在郡城上演了吧?

    李破在感叹着这些大族的人脉和那些乱七八糟的裙带关系,却是不知几句话间,已经让这位小心翼翼的长孙郡丞汗都出来了。

    他还“故意”说起上党王的故事,令长孙敬德恨不能立马陈说一下,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好吗。

    轮到长平郡丞范文进的时候,李破仔细打量了一下,笑道:“听陆太守提起,范郡丞博学多才,智计过人,今日一见,看来是要多多讨教一番了。”

    范文进是个面色蜡黄的中年人,长的倒也不差,只是看上去蔫蔫的,精气神有些不足。

    听了这话,他没感到意外,陆浩然去了晋阳,还是他一力相劝的结果,裴氏阀主到了上党,又有长孙敬德等人相助,可谓是大势所趋,就像当初李渊南下一样,长平郡没什么选择的余地。

    这般说来也就明白了,眼前这人是陆浩然的智囊,像墙头草一样摇来摆去的陆浩然,其实都是听了此人的建议罢了。

    这人的家世也和奇葩,他父亲是长平名医,家境比较殷实,于是送了长子范,在大业四年中了进士,让一家人彻底摆脱了劳役。

    大业六年,范文进于秦州太守府司马参军任上,得罪了上官,于是被免职回到了故里,他和牛行远相识。

    陆浩然主政长平后,启用他为通守府司马,很快被陆浩然依为心腹,并在之后坐了火箭一般成为了长平郡郡丞。

    这都不算什么,隋末乱世之中,一飞冲天的人多了,他这点跨越照别人差的远呢。

    奇葩的地方在于,他的两个弟弟,二弟范文宣继承祖业,成了长平名医,三弟范文举身强力壮,没去从军,却按照父命操起了铁锤,成了个打铁的匠人。

    他的长姐嫁给了一个商人,二妹则成了长平大地主曲氏的婆娘,三妹更好,被山上白头胡的首领抢去结了亲,范文进归家的时候,他那三妹已经成了长平十八寨的女主人。

    一家子,士农工商,外加山民都全了,陆浩然倚重其人那是非常有道理的,有了范文进在他身边,长平很快就安定了下来。

    “大王谬赞了,微臣实是惶恐。”

    李破笑笑,不再多说,摆手道:“这里不是说话所在,还是先入城吧。”

    说话间,两边合在一处,向郡城方向行去。

    大队军兵随行,马蹄隆隆,强壮彪悍的代州骑兵精锐让郡中官员心思各异,却也都觉着和迎风招展的王旗很般配,只是飘扬在上党上空,微微带了些血色。

    “主公此次出行,可还欲至长平?”行进间,裴世清问道。

    李破摇了摇头,“据说陆浩然治长平,颇有章法,也不知是真是假,本欲一观,可一路行来,嘿嘿,再差也应该不会差得过上党,那也就算了”

    “都说山中无日月,寒暑不知年,此方水土,不尽人意之处颇多,可细想一下,却也是这一方人的福气,只是福祸之间,却还得自己心里有数才成,所以还要裴郡守费心,让治下之人福气多一些才好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