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无名小说网 www.1766bbs.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队队骑兵纵马而来,当王旗出现的时候,他们便汇聚在了一起,同时放慢了速度,随着王旗一起行进。【最新章节阅读..】

    对这样的情景太熟悉了,张伦心中微有激荡,笑谓裴世清道:“看来大王心中火气未平,你我可要小心些了。”

    裴世清则回道:“未必,居其位谋其政,你我尽心理事,何虑于此乎?”

    张伦挠着大胡子呵呵一笑,再不说话,心里却道,俺是雁门野人,自然无碍,你可是河东裴氏的阀主,说不定什么事就能找到你家头上呢。

    门阀天然的际野,将这两位上党军政首脑划分开来,他们几乎肯定不会太过亲近,却也不会互相拆台。

    而他们的志向其实也都不在上党郡守,郡尉这个位置上

    隆隆的马蹄声静止下来,王旗已近在眼前,李破立于旗下,裴世清立即上前一步,躬身施礼,“上党,长平太守裴世清率郡武,拜见汉王殿下。”

    众人纷纷躬身行下大礼。

    李破翻身下马,笑着一把扶住裴世清,“无须多礼,辛苦了,有什么话,回去再说,一路行来,数裴郡守这里弄的最是隆重,哈哈,晋阳那里得了消息,怕是你我耳根都不得清静啊。”

    裴世清直起身子,笑容不止,姿态恭谨,心里却道,若我不率众出迎,那才叫落人话柄吧

    “主公远来,一路鞍马劳顿,臣已备下酒宴为主公洗尘”
    李破随口应着,“这里山多了些,行路确实有几分艰难,累倒不累本王在襄垣休息的很好呢。”

    裴世清有点头疼,句句夹枪带棒,襄垣的那些混账东西到底怎么得罪您了这是?

    那边李破已经拍上了张伦的肩膀,“你也辛苦了,人们都说,上党乃天下之脊,在这里领兵可不容易,粮草之类还支撑的住吗?”

    张伦那一脸大胡子都翘了起来,狠狠锤着胸膛,道:“大王放心,这里一切都还安好,有俺在此,定不叫贼人猖狂。”

    李破当即就乐了,这话怎么听着有点耳熟呢?

    别看前后说这话的人都长了一副大胡子,可效果就是不一样,想那襄垣县尉说了,就是大言不惭,你个小小的县尉,在县中作威作福,谁来了,你就开城投降,保境安民之说都被你就饭吃了,还敢在晋地王者面前口出大言,实在是不知死字不怎么写。

    是的,襄垣县尉被砍下脑袋其实一点也不冤,归根结底在于,他不但在汉王面前失了礼节,加之本人也毫无建树,如此还要在李破面前肆意插言,实乃取死之道。

    就像当年李破南归之时,几个小小的城门守卒,其实并不会放在他的眼中,可他还是曲意逢迎,并没有去跟人大大咧咧的露出手段,换取平等相交的机会。

    为什么?因为你不了解自己的身份和处境,在旁人眼中,你做出来的事也就有着不知天高地厚之嫌,得到的结果,多数时候不会如你之愿,可能还会完全相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无名小说网 www.1766bbs.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