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尊宝娱乐 > 都市小说 > 折锦春 > 第693章 杏子林

第693章 杏子林

推荐阅读:情欲超市风流推销员一个女记者的开放人生绵绵的性福孕事(繁体版)限大团结乡村情乱:富婆妻子的会客厅:高官的秘密总裁的专宠床奴徒儿们放过为师吧官场之教师风流
    两害相权取其轻,薛允衡反复考虑后,最终还是觉得,一场宴会参加也就参加了,如果常在御前行走,他会觉得非常地……不舒服。【无弹窗..】

    所以,他还是来了。

    此时,便听车厢中薛九娘软糯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小十一若是想看,那你就只管看,等晚上回去了,你瞧我帮不帮你写大字。”

    十一娘闻言,一张脸顿时苦得像吃了把黄莲,嘴巴嘟都得能挂油瓶了,可怜巴巴地低了头,小声地道:“我知道了,九姊。”说着,胖爪子抓住了车帘,依依不舍地放了下去。

    “小九做得很好,做姊姊就当如是。”车厢外,薛允衍温声夸奖了薛九一句。

    薛九娘今年将满十岁,比之小十一自是要沉稳得多。

    不过,到底她自己也还是个孩子,此时听得长兄如此夸奖,想是心下欢喜,她便掀开车帘,将一张白净水灵的瓜子脸映在了车窗前,弯眉弯眼地笑道:“长兄今日夸了我呢,那长兄上回说要陪我翻花绳的事儿,明日便能履约了吧?”

    “噗哧”一声,薛允衡当先笑了起来,笑罢便拿手指着薛允衍道:“到现在你还陪她们弄这个?我真是服了你。”

    薛允衍尚未答言,薛九娘已然鼓起嘴巴,拿眼睛狠狠地剜了薛允衡一眼,鼓嘴道:“二兄最坏了,从来不陪人家玩。”说着又转向薛允衍,白白净净的瓜子脸上重又漾满了笑意,甜甜地道:“长兄最好最好了,小九儿最喜欢长兄啦。”

    薛允衍略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定不食言。”语罢往前看了看,又温言道:“阿九也坐回去吧,一会车子要颠了。”

    薛九娘笑得两个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儿,脆生生地“嗯”了一声便缩了回去。

    看着重又合拢的车帘,薛允衡便咂了咂嘴,斜着眼睛去瞧薛允衍,嗤笑道:“铁公……”

    他才说这两个字,车厢里蓦地同时传出了两个软糯的童音:

    “不许这样叫长兄!”

    “二兄坏,长兄不是鸡!”

    这后一个奶声奶气的童音尤其响亮,不必说,定是缺了牙的薛十一在说话。

    “咳咳……”跟在车后的何鹰大声咳嗽起来,一面以手遮面,以掩饰他那张憋笑憋得很辛苦的脸。

    薛允衡先是被这两个小姑娘的声音给噎住了,旋即就面色古怪地看着薛允衍,面上的笑容渐渐扩大,最后直是笑出了声来,笑得几乎喘不上气,指着薛允衍道:“对,对……你不是鸡……哈哈哈……你确实不是鸡……”

    他朗朗的笑声如醇酒般醉人,只可惜笑得毫无形象,一面笑一面还拿衣袖擦着笑出来的眼泪。

    而即便如此,那满街看热闹的小娘子们却仍旧觉得,这薛家的两个郎君,真真是好看得紧。

    如此不成体统的大笑,也能被薛二郎笑得这般清朗迷人,简直就醉了去。而那个不动声色的薛大郎,眉眼清淡如远山,又能把人看痴了去。

    刹时间,那街上看热闹的小娘子们一个个两手捧心,一脸迷醉,俱看着薛氏兄弟挪不开眼。

    走在最前头的秦素,自是听不见薛允衡这堪称放肆的大笑的。

    此时的她已然来到了玄都观的山脚,也下了马车,正在玄都观主的陪同下,款步踏上通往杏子林的石阶。

    那观主道号清虚,是个样貌慈和的长者,颌下三绺花白的道骨。

    “此地杏树栽于成祖年间……”此刻,清虚正殷勤地向公主殿下介绍着杏子林的掌故,那声音似是离得秦素极远,远到她渐渐有些恍惚起来。

    不远处,堆雪般地砌着重重香粉,东风剪剪,扫过那一片杏树,细雪般的花瓣儿飘落石阶,正是落红成阵,撩拨着人的发梢与裙角。放眼望去,那浅嫩而柔媚的粉云斜缀山谷,仿佛上天扯下了一小片云霞,饰作这漫山葱绿间的一抹粉黛。

    “却原来,玄都观不只桃花美,杏花也是这样地美。”秦素感叹地说道,深深地吸了口气。

    淡淡的花香盈满鼻端,东风拂过,落英飞舞,衬着那庄重的山门与殿宇,天然地便是一副画卷。

    “殿下的燕息之处便在长生殿,里头都收拾干净了。”清虚殷殷语道,说话时并没看向秦素,视线微微下垂,一望即知这是经常接待权贵的,行止间大有章法。

    秦素便笑着点了点头,缓声道:“罢了,今日也是本宫给你们添了麻烦。”

    “无量天尊。”清虚便打了个道家的揖手,笑呵呵地道:“公主殿下言重了。殿下光临实是小观之幸事,何来麻烦一说?”

    见他言语和善,再想一想前世之时,这位观主大人可是从来没对秦素这等妃嫔假以辞色过的,秦素便又觉得有些好笑。

    往左右看了看,秦素便笑指着前方的无量殿,打趣道:“人常道:金炉长焚,香烟篆就平安字;玉盏不息,灯焰结成富贵花。想来本宫那点儿香火银子,以你玄都观的富贵是瞧不上的。被我搅了一日自也不在话下。”

    此言风趣,清虚道长久在富贵乡中行走,自是知晓这些贵人们的脾性,此时便笑着凑趣道:“殿下这话又说重了。殿下一挥手,玄都观上下的黄幡都是要飞的,殿下的香火银乃是清贵至极的,若能落于玄都观中,我观中上下自要为殿下念一年的《清静经》。”

    秦素知道他极擅在世俗中行走,惯晓世情,与他说话倒也不必有太多讲究,此时便笑道:“听道长这样一说,本宫这香火银那可不能给少了,至少也得足了这一年的才可。”

    此语一出,众人皆笑,秦素便向程樵打了个手势,程樵会意,也不多言,便将一只大大的信封交予了旁边的小道士。

    信封中是足足五千两的银票,这钱是中元帝出的,秦素不过是顺水人情罢了。

    那清虚自是心领神会,面上笑得朵朵菊花开,自是为又一大笔银落袋而欢喜不已。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