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尊宝娱乐 > 尊宝娱乐小说 > 岳母在上[综] > 148.第一百四十七章

148.第一百四十七章

推荐阅读:都市之神级宗师妻华[综]被boss养大不好玩超级走私系统神医磁皇废土崛起穿越末日女配之女主重生了在日本渔村的日子易小二的荒岛时代超级复制者
    现场一时显得格外安静, 许是被莉莉妮特的‘建议’吓着了,哭哭啼啼的年轻女人猛地一噎,抬起的脸一双眼睛瞪得滚圆,表情象生吞了颗鸡蛋。【全文字阅读..】

    阻拦不及的我, 在莉莉妮特跃跃欲试的目光里抬起手————然后, 指节屈起, 一个栗子敲在她的头盔上, “别闹了,都象你说的那么简单, 还要警察干嘛?”

    挨了不轻不重一下的莉莉把脸皱成一团, “诶~~~~”发出很失望很失望的长音, 接着鼓了鼓脸颊, 怏怏然的说道,“可是, 我觉得江户川柯南那样很帅啊~”

    大概是说起床头故事里她很喜欢的那个万年小学生,她眉梢一扬, 脚下踩出三七步, 努力装出一副拽得二五八万的样子,小下巴翘高了,哼哼哼的说道, “真相只有一个!凶手就是你!”

    ↑↑↑如此这般,按照我那不知道靠不靠谱的形容摆出来的, 案件水落石出那一刻万年小学生的经典姿势。

    静默中, 我又叹了口气, 随即把莉莉妮特转了个角度,从尸体上移开到另一边的手按低下来,不让她继续拿指尖指着坐在沙发那里,在场看起来最不像好人的那个,瘦高竹竿。

    “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我有些尴尬的冲那人笑了笑,见他一副喜怒不辨的高深样子,只好干巴巴的解释,“小孩子比较淘气…”

    我想,虽说看起来凶神恶煞笑起来像个猥/琐/男,不过…

    莉莉妮特只是模仿,可不是真的在指责他是凶手。

    另外啊~

    笑过之后不等对方反应,我百般无奈的偏过脸,劝说显然很有兴致角色扮演一番的暴力萝莉,“江户川柯南会哭的哦~”

    “没有证据没有案情分析就直接做出结论,完全没有说服力啊~”

    要是柯南也象她这样,不管是凶手还是死者都会一起哭的啊!而且青山刚昌也会被广大粉丝扔臭鸡蛋最后导致漫画坑掉的喂!

    呃~偏题了。

    收了收差点跑到九霄云外的脑洞外加吐槽,我摆出一副天下太平的和气表情,眼睛抬高了落到沙发那里,“请问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什么事,我们就告辞了。”

    “之前只是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这里————”飞快环顾周遭一圈,随即收起视线,抿了抿嘴角,我继续温柔微笑,“看起来是你们内部的事务,既然如此…”

    那就没其他人什么事了,这么晚了呃~还是回去继续睡觉,实在不行换个住所。

    ↑↑↑我现在是这种打算,招呼一声然后撤退。

    而之所以这样礼貌,是因为不想再出什么乱子,我能看得出来,瘦高竹竿是他们一帮人当中地位最高能做主的那个,既然打算和平退场,态度当然要好。

    …………

    接下来是一阵难言的沉默,沙发那边的瘦高竹竿依旧大喇喇坐着,既不答应也没有下什么别的命令,安静得有些古怪。

    良久,我忍不住偏了偏目光,盯了眼站在附近一身西装的这个塞尼奥尔,他从不久前开始就保持缄默,像尊雕像直直站着,现在察觉我的打量,他仿佛看了我一眼,只是瞬间又错开视线。

    倒是那鱼人少年,许是按捺不住,他凑到近前,身体俯低些,咧开嘴角对着莉莉妮特笑,处于发育期的粗噶嗓子,声音里藏不住冷意和残忍,“我会杀了你哦~”

    “你看,只要在这里…”说话间手腕一翻忽然多出一柄匕首,他拿它凌空比划着横割出去,眼神更是血腥暴戾,“割断动脉,你的血就会象喷泉那样——噗——的喷出来啊!”

    “血放光了就剥掉你的皮,把你剁成碎块扔到海里喂鱼。”

    大概是觉得莉莉现在的表现是被吓着了?他又直起身,空着的手虚掩着嘴,发出很尖利的笑声,半仰着脸,表情很陶醉,“如果你现在跪下来求饶的话,我可以仁慈点直接让你死掉。”

    我看了看站在近前这陷入什么妄想似的鱼人少年,又看了看牵在手里被‘威胁’的莉莉妮特,然后眉梢狠狠一抖————来不及了,我也不想管了,内心默默捂脸。

    果然,在这少年无比嚣张的狂笑声里,莉莉从来不吃亏脾气暴躁妮特慢慢的抬高脑袋,“人、妖。”重音,字正腔圆。

    “…………”

    “…………”

    “…………”

    “啊啊啊!放开我塞尼奥尔!我要杀了她啊啊啊!!!”

    鱼人少年龇着一口尖利的真鲨鱼牙,面色狰狞的一边怒吼一边挣扎,呃~从他同伙塞尼奥尔的手里,因为他的后衣领拎在对方指尖,整个人悬空不断的抓挠。

    “杀了你啊混蛋!”

    “我一定杀了你啊啊啊!”

    人妖…咳咳!鱼人少年后衣领被同伙攥住了以至于行动不便,几番努力无果之后他陷入青面獠牙状态,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大卸八块的表情。

    目标,是被我带着后退到几米开外的莉莉口无遮拦妮特,“我一定杀了你啊啊啊!”

    一边忍受一波高过一波的魔音穿脑,我一边同样用力拉住默不吭声的莉莉妮特,以免她先下手为强,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平静,实际上她也是生吞炸/药即将爆/炸了啊!

    一个熊孩子再加一个熊孩子,场面绝对是火星撞地球的惨烈啊混蛋!

    磨了磨牙,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没能忍住一肚子波澜壮阔的吐槽感,我一边继续用力,一边抬眼没好气白了一眼过去,“哪怕是海贼,恐吓小女孩儿是该有的风度吗?”

    于是,被瞪的人妖…咳咳!鱼人少年扭动的身形停顿几秒钟,紧接着就把炮火转向,莫名其妙的开始怼他同伙,“塞尼奥尔!你说这丑八怪女人象你死去的老婆,那还不把她带走!带走她,让我干掉那个死丫头啊啊啊!”

    他喊得声嘶力竭,那样子,相信只要他之前太眼疾手快的同伙现在一松手,接下来现场就会是一次大乱斗,说不定要打得你死我活。

    可惜,他的话太过耸人听闻,一下子,现场只剩下嗷嗷嗷喊打喊杀声,其他人包括我都愣住,尤其是纹丝不动拎着发狂的熊孩子的那位呃~塞尼奥尔。

    那男人整个人都僵硬,神色半是尴尬半是扭曲,投来的目光更是一言难尽。

    我:…………( ̄△ ̄;)被鱼人少年伸出的手指直直点住,我想认为是误会一场都不行啊喂!象死去的老婆?谁?我?

    …………

    经过一段无比尴尬的面面相觑,终于有人出面打圆场,“安静一点,德林杰。”

    是沙发上的瘦高竹竿,开口之后随即起身,“证据,需要什么证据?”口中这样说着,同时拿鞋尖踢了踢缩成一团的那个女人,紧接着摇摇晃晃的迈开步伐,“你保护的那个话?”

    行进间速度不疾不徐,周身却渐渐带起阴冷压迫感,直到站在近前,复又微微前倾,他居高临下俯视,双眼微微眯缝着,目光凌厉又带着几丝讥笑意味,“今晚这里确实是家族内部事务,我原本已经下令清洗,不过——”

    “如果会让死人说话,饶过你和这小鬼也可以。”

    “呐——是这小鬼,还是你?”他用猫捉老鼠那样的残忍眼神,来回打量我和莉莉妮特,片刻过后嘴角浮起冷笑,“或者两个都有那份本事?”

    “你们是谁?”我反手把莉莉妮特往自己怀里一按,轻声开口,“隶属哪个海贼团?”

    “哦?你有依仗?是哪个大海贼的女人吗?”对方笑得更讥诮起来,狭长的眼睛中透出暴戾杀机,语毕直起身,顿了顿,之后又嘶声回答,“唐吉诃德家族。”

    “王下七武海,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最麻烦的一个…怪不得如此有恃无恐,我啧了声,想了想,叹了口气,随即松开桎梏让怀里的小萝莉把脸露出来,接着低下头对她说道,“莉莉,你喜欢柯南,那我学一次给你看看。”

    “安娜?”她眨了眨眼睛,神色有些莫名,不过幸好又很快高兴起来,她就是这样容易被转移注意力,“好啊~ㄟ(≧◇≦)ㄏ”

    “乖乖跟着我,别乱动东西。”丢给她一句告诫,我带着她越过这个瘦高个,施施然走近死尸,最后松开牵着莉莉妮特的手自己蹲下。

    王下七武海,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唐吉诃德家族远在新世界,其海贼团内部情报很少流传在外,巧的是我知道一些,当然,并非久远的记忆,而是呆在马林弗德十几年时间里免不了听闻的东西。

    仇家多得能填满大海,无数人恨不得食其肉噬其血,马林弗德上至高级将领下至普通民众,多得是和那个海流氓有深仇大恨的人,可惜他还是活得无比滋润。

    王下七武海,德雷斯罗萨国王,除了这两种身份,他更掌控黑暗世界许多不法生意,据闻和世界政府官员也多有勾结。

    是个极端难缠的人物。

    更令人厌恶的是…他麾下的报复事件多有牵涉到无辜平民。

    这也是马林弗德很多人恨不得他赶紧死掉的原因————除了战场上被杀死的将官士兵,也有很多海军家属暗地里受到过他指使的报复。

    那样的男人,他的手下…

    另外,到现在我总觉得今晚的事不简单,虽然还不能知道究竟怎么回事,不过,活动范围一般在新世界的唐吉诃德家族到水之都,本身就是大事件。

    相信海军一定风闻了,并且采取行动。

    那么,我觉得自己可以考虑一下,今晚先从对方手中脱身,而只要再等一等…等到海军…

    当然,绝对不能让对方发现莉莉妮特真的能…命令灵魂显形。

    …………

    一瞬间脑子里想了很多东西,不过面上倒是还能保持那种刻板的平静,在室内其他人目光注视下,我捡起地上一块稍长点的玻璃碎片,拿它轻轻的拨开死者的一边衣袖。

    “他手上戴着计时器,已经撞坏了表面,机械表浸水后损毁,时间停止在…”

    细细辨认之后报出计时器上的时间,之后,我抬头看了眼莉莉,“那群保镖来撞门之前我听见东西砸碎的声音,接着是重物落地…”

    “两点二刻,我看了时间。”莉莉妮特想了想回答道,“我也听见了,是他撞碎鱼缸摔倒了吧?接着脖子被玻璃搅烂了?”

    “不,不是。”我摇了摇头,“计时器时间停在一点三刻,那个时间应该才是死亡时间。”

    “另外——”下巴抬了抬,示意她看摔得四分五裂鱼缸里掉在地上的那些杂物,“金鱼已经死掉了,我们赶过来的时间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地上有积水和血,鱼不会那么快死。”

    “所以,死亡时间是计时器上的时间。”

    “那么,一点三刻诸位在做什么?”

    松手丢掉临时取来作为工具的玻璃,随即站起身,我把目光投向————那年轻女人,“只要有证人,你就洗清嫌疑。”

    “好了,接下来真是你们内部自己的事了。”

    “询神问鬼,想来也不是王下七武海麾下干部会相信的事。”

    “海贼,怎么可能相信有鬼神存在呢?”

    …………半章防盗…………

    …………半章防盗…………

    …………半章防盗…………

    现场一时显得格外安静,许是被莉莉妮特的‘建议’吓着了,哭哭啼啼的年轻女人猛地一噎,抬起的脸一双眼睛瞪得滚圆,表情象生吞了颗鸡蛋。

    阻拦不及的我,在莉莉妮特跃跃欲试的目光里抬起手————然后,指节屈起,一个栗子敲在她的头盔上,“别闹了,都象你说的那么简单,还要警察干嘛?”

    挨了不轻不重一下的莉莉把脸皱成一团,“诶~~~~”发出很失望很失望的长音,接着鼓了鼓脸颊,怏怏然的说道,“可是,我觉得江户川柯南那样很帅啊~”

    大概是说起床头故事里她很喜欢的那个万年小学生,她眉梢一扬,脚下踩出三七步,努力装出一副拽得二五八万的样子,小下巴翘高了,哼哼哼的说道,“真相只有一个!凶手就是你!”

    ↑↑↑如此这般,按照我那不知道靠不靠谱的形容摆出来的,案件水落石出那一刻万年小学生的经典姿势。

    静默中,我又叹了口气,随即把莉莉妮特转了个角度,从尸体上移开到另一边的手按低下来,不让她继续拿指尖指着坐在沙发那里,在场看起来最不像好人的那个,瘦高竹竿。

    “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我有些尴尬的冲那人笑了笑,见他一副喜怒不辨的高深样子,只好干巴巴的解释,“小孩子比较淘气…”

    我想,虽说看起来凶神恶煞笑起来像个猥/琐/男,不过…

    莉莉妮特只是模仿,可不是真的在指责他是凶手。

    另外啊~

    笑过之后不等对方反应,我百般无奈的偏过脸,劝说显然很有兴致角色扮演一番的暴力萝莉,“江户川柯南会哭的哦~”

    “没有证据没有案情分析就直接做出结论,完全没有说服力啊~”

    要是柯南也象她这样,不管是凶手还是死者都会一起哭的啊!而且青山刚昌也会被广大粉丝扔臭鸡蛋最后导致漫画坑掉的喂!

    呃~偏题了。

    收了收差点跑到九霄云外的脑洞外加吐槽,我摆出一副天下太平的和气表情,眼睛抬高了落到沙发那里,“请问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什么事,我们就告辞了。”

    “之前只是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这里————”飞快环顾周遭一圈,随即收起视线,抿了抿嘴角,我继续温柔微笑,“看起来是你们内部的事务,既然如此…”

    那就没其他人什么事了,这么晚了呃~还是回去继续睡觉,实在不行换个住所。

    ↑↑↑我现在是这种打算,招呼一声然后撤退。

    而之所以这样礼貌,是因为不想再出什么乱子,我能看得出来,瘦高竹竿是他们一帮人当中地位最高能做主的那个,既然打算和平退场,态度当然要好。

    …………

    接下来是一阵难言的沉默,沙发那边的瘦高竹竿依旧大喇喇坐着,既不答应也没有下什么别的命令,安静得有些古怪。

    良久,我忍不住偏了偏目光,盯了眼站在附近一身西装的这个塞尼奥尔,他从不久前开始就保持缄默,像尊雕像直直站着,现在察觉我的打量,他仿佛看了我一眼,只是瞬间又错开视线。

    倒是那鱼人少年,许是按捺不住,他凑到近前,身体俯低些,咧开嘴角对着莉莉妮特笑,处于发育期的粗噶嗓子,声音里藏不住冷意和残忍,“我会杀了你哦~”

    “你看,只要在这里…”说话间手腕一翻忽然多出一柄匕首,他拿它凌空比划着横割出去,眼神更是血腥暴戾,“割断动脉,你的血就会象喷泉那样——噗——的喷出来啊!”

    “血放光了就剥掉你的皮,把你剁成碎块扔到海里喂鱼。”

    大概是觉得莉莉现在的表现是被吓着了?他又直起身,空着的手虚掩着嘴,发出很尖利的笑声,半仰着脸,表情很陶醉,“如果你现在跪下来求饶的话,我可以仁慈点直接让你死掉。”

    我看了看站在近前这陷入什么妄想似的鱼人少年,又看了看牵在手里被‘威胁’的莉莉妮特,然后眉梢狠狠一抖————来不及了,我也不想管了,内心默默捂脸。

    果然,在这少年无比嚣张的狂笑声里,莉莉从来不吃亏脾气暴躁妮特慢慢的抬高脑袋,“人、妖。”重音,字正腔圆。

    “…………”

    “…………”

    “…………”

    “啊啊啊!放开我塞尼奥尔!我要杀了她啊啊啊!!!”

    鱼人少年龇着一口尖利的真鲨鱼牙,面色狰狞的一边怒吼一边挣扎,呃~从他同伙塞尼奥尔的手里,因为他的后衣领拎在对方指尖,整个人悬空不断的抓挠。

    “杀了你啊混蛋!”

    “我一定杀了你啊啊啊!”

    人妖…咳咳!鱼人少年后衣领被同伙攥住了以至于行动不便,几番努力无果之后他陷入青面獠牙状态,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大卸八块的表情。

    目标,是被我带着后退到几米开外的莉莉口无遮拦妮特,“我一定杀了你啊啊啊!”

    一边忍受一波高过一波的魔音穿脑,我一边同样用力拉住默不吭声的莉莉妮特,以免她先下手为强,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平静,实际上她也是生吞炸/药即将爆/炸了啊!

    一个熊孩子再加一个熊孩子,场面绝对是火星撞地球的惨烈啊混蛋!

    磨了磨牙,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没能忍住一肚子波澜壮阔的吐槽感,我一边继续用力,一边抬眼没好气白了一眼过去,“哪怕是海贼,恐吓小女孩儿是该有的风度吗?”

    于是,被瞪的人妖…咳咳!鱼人少年扭动的身形停顿几秒钟,紧接着就把炮火转向,莫名其妙的开始怼他同伙,“塞尼奥尔!你说这丑八怪女人象你死去的老婆,那还不把她带走!带走她,让我干掉那个死丫头啊啊啊!”

    他喊得声嘶力竭,那样子,相信只要他之前太眼疾手快的同伙现在一松手,接下来现场就会是一次大乱斗,说不定要打得你死我活。

    可惜,他的话太过耸人听闻,一下子,现场只剩下嗷嗷嗷喊打喊杀声,其他人包括我都愣住,尤其是纹丝不动拎着发狂的熊孩子的那位呃~塞尼奥尔。

    那男人整个人都僵硬,神色半是尴尬半是扭曲,投来的目光更是一言难尽。

    我:…………( ̄△ ̄;)被鱼人少年伸出的手指直直点住,我想认为是误会一场都不行啊喂!象死去的老婆?谁?我?

    …………

    经过一段无比尴尬的面面相觑,终于有人出面打圆场,“安静一点,德林杰。”

    是沙发上的瘦高竹竿,开口之后随即起身,“证据,需要什么证据?”口中这样说着,同时拿鞋尖踢了踢缩成一团的那个女人,紧接着摇摇晃晃的迈开步伐,“你保护的那个话?”

    行进间速度不疾不徐,周身却渐渐带起阴冷压迫感,直到站在近前,复又微微前倾,他居高临下俯视,双眼微微眯缝着,目光凌厉又带着几丝讥笑意味,“今晚这里确实是家族内部事务,我原本已经下令清洗,不过——”

    “如果会让死人说话,饶过你和这小鬼也可以。”

    “呐——是这小鬼,还是你?”他用猫捉老鼠那样的残忍眼神,来回打量我和莉莉妮特,片刻过后嘴角浮起冷笑,“或者两个都有那份本事?”

    “你们是谁?”我反手把莉莉妮特往自己怀里一按,轻声开口,“隶属哪个海贼团?”

    “哦?你有依仗?是哪个大海贼的女人吗?”对方笑得更讥诮起来,狭长的眼睛中透出暴戾杀机,语毕直起身,顿了顿,之后又嘶声回答,“唐吉诃德家族。”

    “王下七武海,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最麻烦的一个…怪不得如此有恃无恐,我啧了声,想了想,叹了口气,随即松开桎梏让怀里的小萝莉把脸露出来,接着低下头对她说道,“莉莉,你喜欢柯南,那我学一次给你看看。”

    “安娜?”她眨了眨眼睛,神色有些莫名,不过幸好又很快高兴起来,她就是这样容易被转移注意力,“好啊~ㄟ(≧◇≦)ㄏ”

    “乖乖跟着我,别乱动东西。”丢给她一句告诫,我带着她越过这个瘦高个,施施然走近死尸,最后松开牵着莉莉妮特的手自己蹲下。

    王下七武海,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唐吉诃德家族远在新世界,其海贼团内部情报很少流传在外,巧的是我知道一些。

    当然,并非久远的记忆,而是呆在马林弗德十几年时间里免不了听闻的东西。

    仇家多得能填满大海,无数人恨不得食其肉噬其血,马林弗德上至高级将领下至普通民众,多得是和那个海流氓有深仇大恨的人,可惜他还是活得无比滋润。

    王下七武海,德雷斯罗萨国王,除了这两种身份,他更掌控黑暗世界许多不法生意,据闻和世界政府官员也多有勾结。

    是个极端难缠的人物。

    更令人厌恶的是…他麾下的报复事件多有牵涉到无辜平民。

    这也是马林弗德很多人恨不得他赶紧死掉的原因————除了战场上被杀死的将官士兵,也有很多海军家属暗地里受到过他指使的报复。

    那样的男人,他的手下…

    另外,到现在我总觉得今晚的事不简单,虽然还不能知道究竟怎么回事,不过,活动范围一般在新世界的唐吉诃德家族到水之都,本身就是大事件。

    相信海军一定风闻了,并且采取行动。

    那么,我觉得自己可以考虑一下,今晚先从对方手中脱身,而只要再等一等…等到海军…

    当然,绝对不能让对方发现莉莉妮特真的能…命令灵魂显形。

    …………

    一瞬间脑子里想了很多东西,不过面上倒是还能保持那种刻板的平静,在室内其他人目光注视下,我捡起地上一块稍长点的玻璃碎片,拿它轻轻的拨开死者的一边衣袖。

    “他手上戴着计时器,已经撞坏了表面,机械表浸水后损毁,时间停止在…”

    细细辨认之后报出计时器上的时间,之后,我抬头看了眼莉莉,“那群保镖来撞门之前我听见东西砸碎的声音,接着是重物落地…”

    “两点二刻,我看了时间。”莉莉妮特想了想回答道,“我也听见了,是他撞碎鱼缸摔倒了吧?接着脖子被玻璃搅烂了?”

    “不,不是。”我摇了摇头,“计时器时间停在一点三刻,那个时间应该才是死亡时间。”

    “另外——”下巴抬了抬,示意她看摔得四分五裂鱼缸里掉在地上的那些杂物,“金鱼已经死掉了,我们赶过来的时间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地上有积水和血,鱼不会那么快死。”

    “所以,死亡时间是计时器上的时间。”

    “那么,一点三刻诸位在做什么?”

    松手丢掉临时取来作为工具的玻璃,随即站起身,我把目光投向————那年轻女人,“只要有证人,你就洗清嫌疑。”

    “好了,接下来真是你们内部自己的事了。”

    “询神问鬼,想来也不是王下七武海麾下干部会相信的事。”

    “海贼,怎么可能相信有鬼神存在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