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脑男

推荐阅读:包玉婷系列校园群芳记(1…181)风流少年h版春暖香浓(快穿)He文女主自带X药体质[快穿]我的极品小姨子都市艳史催眠小说大全驭房有术
    好吧, 这是防盗, 如果看到这个,没钱来给我投个雷也是好的~~  蔗姑下意识地去挡,拉着红绳的手一松, 女鬼瞬间挣脱, 狞笑着朝一边站着的文才念英扑去。【最新章节阅读..】

    欺善怕恶,人和鬼都一个德行。

    念英尖叫,文才叫得比她更凄厉:“师傅师兄,救命啊啊啊啊!!!”

    正英师傅和蔗姑同时出手,桃木剑,桃木锤,齐齐落在女鬼身上, 女鬼重创,飞在半空的身体重重地跌落在地, 原本凝成实体的身体有开始涣散。

    对付这样的恶鬼,正英师傅从不手软, 三昧真火一出,干净利落地将女鬼烧了个一干二净。

    三昧真火这种东西, 恶鬼怕, 和恶鬼属于同一个级别的僵尸同样也怕,秋生似乎察觉到了秦月的不安,挡在了她的面前。

    秦月侧头, 看了一眼刚刚女鬼躺着的地方, 干干净净, 什么都没有,这大约便是魂飞魄散了吧。

    恶婴躲在马大帅夫人米其莲的腹中,不过多久,便会出生,同时,米其莲便会丧命。

    正英师傅和蔗姑起了争执,蔗姑想要将米其莲杀了,绝了恶婴出生的路,而正英师傅却要保住米其莲。

    “相公!你是不是还忘不了她!!”

    这种时刻,两人还能吵起来,也是奇葩,秦月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看着吵做一团的两人,只觉得正英师傅伟光正的形象已经崩塌得差不多了。

    空气中传来浓郁的带着墓土气味的腐臭气味,秦月的脸色微微一变,扯了一下秋生的胳膊。

    有情况!

    秋生茫然回头,只见楼梯拐角处,有几个模样极为眼熟的僵尸蹦了上来。

    (╯‵□′)╯︵┻━┻,这特么什么情况,这些家伙居然从腾腾镇追到了这里!这不科学!!!

    正英师傅和蔗姑不吵了。

    废话,遇到这种情况,能吵得起来才怪。

    “秋生文才,你们两个兔崽子到底干了什么,招一个回来还不够!!”

    正英师傅气得大骂,一脚踹飞了扑上来的僵尸甲。

    秋生也是一脸苦逼的表情,他怎么会知道这些僵尸是抽了什么疯?

    面对这么一群僵尸,秦月的战斗力及不上正英师傅蔗姑和秋生三个,可比起文才念英两个战五渣却要强上数倍,加上僵尸不会攻击僵尸,秦月失踪之前又同是一伙儿的,这些僵尸更不会攻击秦月。

    之前老实热心僵尸看见秦月,眼睛一辆,砰砰砰蹦到秦月面前,激动得嗬嗬直叫。

    你去哪里了?我找你找得好辛苦。

    秦月:“嗬嗬……”

    秦月不知道怎么吐槽这个脸上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的热心肠僵尸,她明明在抽冷子下绊子,给那些僵尸捣乱,可这个热心肠僵尸似乎全都看不见,只是殷勤地在她四周蹦跶,诉说着自己的思念之情。

    一边儿的文才念英两个已经吓得懵逼了,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文才胆子稍微大一些,瞅了一眼围着秦月蹦跶的僵尸,又看了一眼被一群僵尸围困的秋生,不知怎么的,原本浆糊似的脑子突然间就开窍了。

    难怪这群僵尸追到这里来,原来是因为秋生拐了人家的马子啊!!!

    自以为发现真相的文才看见那个男僵尸恶狠狠盯着自己的目光,秒懂,自己也是拐了人家马子的元凶,还待在这里干嘛,找抽呢?跑,跑,快点儿跑!

    秦月瞅着风一般消失地文才念英,默默地放下了举起的手臂。

    跑了也好。

    秦月蹦跶进僵尸群里,使劲浑身解数捣乱,被围攻的秋生压力顿减,感激地看着秦月,深情地喊了一声:“小月”

    话音未落,一只僵尸趁乱朝他扑了过来,秋生险险躲了过去,秦月没好气瞪了他一眼,这种稍不注意就丧命的关头,叫什么叫?嫌死得不够快吗

    僵尸是纯物理攻击的生物,怕火,怕电怕桃木剑,面对普通人他们是无敌的存在,面对手里一堆克制他们东西的道士,这些僵尸就是送人头的渣渣,很快便全灭了。

    秦月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在临死前都护在她身前的热心肠僵尸,这家伙直到死,似乎都不知道她已经背叛念他们这一群僵尸。

    这群僵尸毁了阿花的村子,杀了阿花的亲人,将阿花变成了僵尸,现在,他们又间接死在了占了阿花身体的秦月手中,因果循环,一报还一报。

    哪怕这个热心肠僵尸对阿花再好,也改变不了,他们是仇敌的事实。

    解决了僵尸,真正的恶战刚刚开始。

    恶婴操控了米其莲,对正英师傅一伙人展开了攻击。

    恶婴完全就是不要命的打法,为了逃离这里,他已经开始拼命了,而正英师傅他们,无法对米其莲的身体下重手,因此处于下风,被恶婴压着打。

    秦月被打发到了大门口,守着大门,阻止恶婴离开马家大宅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恶婴没有丝毫离开米其莲身体的意思,在这么拖下去,恶婴就要出世了。

    恶婴出世,世道必乱,谁也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米其莲和千万百姓,这样的选择题,答案始终只有一个。

    正英师傅下了狠手,弄死母体,恶婴也就无法出世了。

    恶婴死守着米其莲的身体不出来,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了,这一次在无法投胎,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做一只恶鬼。

    他想做人!

    母体的气息越来越弱,恶婴咬牙,母体一旦死亡,在她体内的恶婴同样也会死掉。

    “算你狠!”

    恶婴咒骂一声,从米其莲的身体里飞了出来,化作一道流光朝着门外飞了过去。

    秦月傻乎乎地挡在门口,看着拿到流光越来越近,然后没入她的小腹之中。

    所有人都懵逼了,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谁特么告诉他们,恶婴什么时候能附身僵尸了。

    不对!

    僵尸什么时候能怀孕了!谁干的?简直禽兽不如!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秋生的身上。

    已经被这一幕震惊的三魂丢了七魄的秋生:(╯‵□′)╯︵┻━┻,这到底什么鬼情况!!!!!!

    那很危险,不能进去。

    这个念头在秦月的脑海里疯狂得叫嚣着,她若是真的踏进那个镇子里面,必定会死。

    看着眼前站立的瘦瘦小小的姑娘,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杰克却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

    那个镇子,真的有那么危险?

    不过才见几个小时,杰克甚至都不知道这小姑娘的名字,可是此刻,他却是相信了这姑娘的话。

    杰克不死心地问了一句:“你来过那里?镇子里有什么?”

    秦月摇摇头,她进入这个世界才多长时间,怎么会来过这个地方?

    杰克:“那你如何知道危险?”

    秦月的目光落在杰克的身上:“那里有比丧尸更加厉害的东西。”

    杰克唬了一跳,大声叫道:“里面有舔食者?”

    秦月摇头,她可以分辨出来,空气里没有舔食者的味道。

    杰克刚刚那一嗓子惊动了车队里面的人,他们朝着这边围拢过来。

    金发大波美女克丽丝皱眉看着杰克,冷声道:“马上就要进镇了,你又闹什么事情?”

    杰克一噎,想到刚刚秦月说的话,他们进这镇子很可能会遇到危险。

    进或不进,这是个很困难的选择。

    泰勒看杰克纠结的样子,嗤笑一声说道:“你这家伙,难不成是害怕了?”

    杰克的脸色冷了下来,他看了一眼秦月,目光在周围的同伴们脸上环视一圈,开口道:“这个,镇子里有危险。”

    众人的目光全部落在了秦月的身上,探究的目光似乎要将秦月整个人从里到外全都看透一般。

    黑人大汉瓮声说:“小姑娘,你来过这里?”

    秦月摇头。

    泰勒斜睨了杰克一眼:“有些人怕是胆怯了,你若是怕了,乖乖待在这里就是,我们进去。”

    克丽丝觉得杰克不会无缘无故带回来一个没用的废物,难得用温和的语气询问秦月:“你怎么知道那里有危险?”

    秦月的目光落在克丽丝身上,黑漆漆的眼眸里没有一丝光亮:“我闻到了。”

    克丽丝脸上的温柔挂不住了,她狠狠地剜了杰克一眼,扭头就走。

    呵呵,闻到到?逗人玩儿呢?

    围着的人散去了,没有人相信秦月的话,他们仍旧忙碌着,准备着进入镇子。

    当初克莱尔的车队也虽然信了秦月的话,可仍旧进入了拉斯维加斯,秦月明白,这群算不上认识的人根本不会相信她的话,更别提因为她一句话,而离开这个镇子了。

    秦月抱紧自己的小背包,扭头就走。

    她不可能进入这个镇子去自寻死路的,她现在这小身板,跳不高跑不快,武力值也是渣渣,进去就是给那些丧尸啃的。

    往荒漠里走还有一线生机,进入镇子必死无疑,傻子都知道该选哪条路。

    杰克懵了,他看了一眼远处漫天黄沙的荒凉景象,又看了一眼秦月那瘦弱的像是风一吹就能跑的小身板,爆了一句粗口,大步追了过去。

    “小丫头,你要往什么地方走!”

    那个镇子里的东西真的可怕到让这么一个小姑娘宁愿死在荒漠都不愿进去的地步么?

    被杰克拽住了一只胳膊,秦月根本挣脱不了,她叹了一口气,抬头看着杰克那张被风沙磨砺得粗糙不堪的脸:“要不你和我一起走?”

    杰克:“”

    所以这姑娘是想拐着他一起走么?

    咳嗽了一声,杰克犹不死心地问了一句:“真的有危险?”

    秦月点头,她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杰克叹了一口气,他不可能因为秦月的一句话就扔了队伍自己走,别说他离了队伍活不活的下去,单单是这几个伙伴,就不可能放任他离开的。

    “我们的补给没有什么了,邮箱也快空了,在不补充,我们走不到下一个可能会有补给的镇子。”

    现实很残酷,没有这些改装过的车子,他们怎么面对那些无处不在的丧尸?

    “有危险又怎么样,这世道,又哪里有安全的地方?”

    杰克将秦月又拎了回去,扔进了驾驶座,他随即也坐了上去,扭头看着似乎在发懵的秦月,杰克咧嘴一笑,说道:“你跟着我们一起去吧。”

    他仍然记得这个小姑娘被那丧尸护着的一幕,说不定,带着这个小姑娘还有些用处。

    被一左一右两个大男人夹在中间的秦月沉默了下去。

    汽车开动了起来,巨大的轰鸣声在荒野中响起,尘烟滚滚中,朝着那个死亡之地而去。

    人要去死,天都拦不住。

    真到了没办法逃的地步了,秦月很快便坦然接受了,她看了杰克一眼,又看了那个开车的黑人大汉一眼,说道:“等会儿碰到那些东西,你们要死打不过,就自己死了吧。”

    秦月想起在拉斯维加斯看到的那一幕幕惨烈的景象,继续说道:“那样的话,至少死得痛快些。”

    秦月觉得自己说得十分恳切,可是黑人大汉和杰克的情绪似乎都不太对。

    黑人大汉只是冷哼一声,并不多说什么,杰克的态度就不太好了。

    “八道的,还没见到东西呢,就想着自杀了,你就不能想点儿好的。”

    等见到了就来不及了,秦月如是想。

    此刻的杰克十分烦躁,秦月说得越多,他便觉得越按不安,总觉得他们这次进去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杰克抓了抓自己半长不短的头发,目光朝前方已经看得清楚的小镇望去,三三两两的丧尸在马路上游移,汽车行驶的声音惊动了丧尸,它们朝着这边缓慢地走了过来。

    这些丧尸看了几个月的时间,杰克已经习惯了,他看不出来这些东西有什么不同。

    是他想得太多了么?

    与此同时,一段记忆注入进了她的脑海之中。

    这一次,她成为了一个名叫小林俊介的男人。

    小林俊介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他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贤惠美丽的妻子,他的生活可以说平淡普通。

    今天,因为小林俊介班上的一个叫做佐伯俊雄的男孩很久没有来上学,负责的小林俊介因为不放心而到佐伯俊雄家进行家访,谁知道,噩梦也由此展开。

    秦月终于明白自己身上缠绕的这些怨气从何而来。

    “在咒怨世界存活七十二小时,若是七十二小时内被杀死,宿主死亡,没有复生机会。”

    死亡,没有复生机会这句话在秦月脑海中反复出现,她深吸了一口气,她现在,不想死,哪怕活的无比艰难,她也不想再死去。

    存活七十二小时,这个任务看似简单,可是想起刚刚的那段经历,秦月觉得这次的任务绝对比她之前所经历的那两个世界更加困难。

    秦月从小便能看见旁人所见不到的东西,也就是人们俗称的阴阳眼,那些鬼物无论是什么惨不忍睹的模样,无论他们周身的怨气多么浓郁,他们根本无法对活人造成伤害。

    活人和鬼物像是存在与两个空间,相互之间产生不了任何的影响,秦月所见过的形形色色的鬼物很多,没有一个可以伤害到人。

    可是,这次的不同。

    秦月从小林俊介的记忆中得到的信息不多,她只知道这个世界的鬼物可以伤人,这就够了。

    东京的街头行人很多,一身泥土的的秦月走在衣着光鲜的人群之中,所有的人都对她避之不及,秦月没工夫顾忌那些,步履匆匆地朝小林俊介的家里跑去。

    她现在这个样子,身上没有任何财物,想要离开东京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有先回去,拿到证件和钱,在做其它的打算。

    回家的路上,秦月没有在受到任何攻击,这让她紧绷的神经放松了许多,进入小林俊介所居住的那栋大厦的时候,秦月心底升起浓重的不安,根本来不及去等电梯下来,秦月疯了一般朝着小林俊介的家跑去。

    这种身不由己的行为,分明就是小林俊介残存的感觉在作怪。

    小林俊介的家在三楼,刚刚跑上楼,秦月便看到小林俊介家的门大哭着,有女人凄厉地惨叫声从房间里传来。

    那是小林俊介的妻子美奈子的声音!

    秦月根本来不及多想什么,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地朝着屋子里跑去,路过玄关的时候,秦月顺手抄起放在玄关椅子的一个啤酒瓶,朝着惨叫声发出的房间跑去。

    卧房之内,一个身材壮硕的男人将美奈子压在身下,手里高举的菜刀反射着寒光。

    美奈子拼命挣扎着,可是她的力气太小,根本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她感觉到自己的肚子痛得厉害,温热的液体顺着自己的大腿滑落,身下的床单已经被那液体浸透了。

    浓浓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美奈子凄厉地惨叫声,挣扎得越发厉害,她看到男人狰狞可怖的面孔,看到他高高举起的菜刀,美奈子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耳边传来嘭得一声巨响,男人的痛呼声响起,压着她的力量消失了,美奈子睁开了眼睛,看到小林俊介出现在自己面前。

    “老公”

    美奈子虚弱地喊了一声,只觉得腹痛如绞,整个人不受控制得抖了起来。

    秦月此时根本顾不得美奈子,她压根儿就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刚刚那一酒瓶子将男人的头砸出了个血洞,男人却并没有昏过去,反而将他的凶性激了出来。

    满脸鲜血的男人看起来比恶鬼还要恐怖上几分,他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看着秦月的目光,像是恨不能将她撕扯成碎片一般。

    “该死的男人!!!”

    那个男人怒吼着,手里拿着的菜刀狠狠地朝秦月的身上劈了过来。

    秦月慌忙躲开,那男人一击不中,更加愤怒,菜刀胡乱地朝秦月身上劈来。

    秦月躲起来十分狼狈,她手里根本没有趁手的东西,空手夺白刃这种高深的功夫她根本就不会,好在她这个身体足够灵活,闪避技能几乎满点,男人追着她砍了十几分钟,却根本连她的衣角都没粘到。

    怒火攻心的男人已经失去了理智,想也不想地就将手中的菜刀扔了出去,秦月往旁边一躲,那把扔过来的菜刀深深地嵌入了衣柜之中,秦月背后一凉,这菜刀要是扔在自己身上,她还哪里有命好活???

    正想着,秦月脚下不知道碰到个什么东西,身子一歪,扑倒在了地上。

    惨了!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秦月甚至来不及从地上爬起来,便觉得背后一沉,脊椎骨似乎都要被这重量压断了。

    半长不短的头发被人抓在手里,强迫着她抬起了头,那张沾血的面孔从前面倒下来看着她。

    男人咧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跑啊,跑啊,你怎么不跑了?”

    秦月被男人脸上怨毒的表情惊住了,翻遍小林俊介的记忆,也没有找出关于这男人的一丝一毫片段,到底该有多大的怨恨,才会让这个男人如此憎恨小林俊介?

    秦月根本没办法多想,那男人抓着她的头发,死命地向上拉扯,似乎想要将她整个头颅硬生生地扯下来一般。

    颈部传来的剧痛让秦月发不出任何声音,她的眼睛瞪得极大,双手在地上抓挠着,一道道的血痕在白色的地板上显得触目惊心。

    濒临死亡的感觉让秦月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双腿剧痛无比,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腿部生长蔓延,略带腥臭的气息在房间里蔓延,此刻的秦月根本看不到她自己现在的模样,双眼突出,青色的血管在脸上蔓延,组成奇异的花纹。

    无数的巨大藤蔓从双腿的血肉中生出,藤蔓疯狂地蠕动着,将坐在她身上的男人生生卷了起来。

    秦月的身躯被藤蔓撑了起来,她的眼睛已经看不到眼珠,只剩下眼白,她看着被藤蔓裹住的男人,布满青筋的脸上露出诡异之极的笑容。

    男人骇然地睁大了眼睛,这样诡异的画面,让这个已经疯狂的男人恢复了一丝理智,他想要尖叫,一根巨大的藤蔓在他张开嘴的瞬间从他的嘴里伸了进去。

    男人的惨叫声被堵在喉咙里,只能发出嘶嘶的声音,他恐惧至极,感觉到那藤蔓顺着他的食道进入了胃里。

    藤蔓在胃里生长,生生地将他的胃部胀破了,绿色的藤蔓疯了一般在他的体内生长着,五脏六腑全部成为了这些藤蔓的养料,滋养着,壮大着它们。

    到最后,男人已经挣扎不了了,身子只能无意识地抽搐着,随着血液被吸食,他的身体渐渐地萎缩下去,毛孔里钻出许许多细小的的藤蔓,在空气中扭曲蠕动着。

    秦月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直到男人彻底没有了生机,那些从她血肉之中生出的藤蔓纷纷枯萎掉,不过转眼之间,原本鲜活的藤蔓已经变成了一堆灰尘。

    眼睛恢复成了正常人的模样,秦月茫然地看着屋子里死的不能再死的男人,似乎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美奈子的早已经昏了过去,身下流出的鲜血将粉色的浸透了,浓重的血腥味充斥在鼻端,几乎让人无法呼吸,秦月哪里还顾得上那个疯子的死活,抱着流血不止的美奈子朝楼下跑去。

    好心的路人帮着秦月拨打的急救电话,短短的十几分钟,秦月却觉得度日如年,怀中的女人气息越来越弱,她抱紧了她,低头看着她苍白如纸的面孔,眼泪滚滚而出。

    “不要死,不要死,美奈子,想想我们的孩子,你一定要挺住,美奈子,美奈子”

    巨大的无力感将秦月的心紧紧攫住,她突然觉得自己如此没用,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几乎将她逼疯了。

    救护车呼啸而来,美奈子被抱上了救护车,医生们忙着对她进行急救,秦月坐在一旁,魂不守舍的看着。

    没有人注意到救护车的角落里突然出现的一片黑色阴影。

    燕赤霞终于回过神来,他狐疑地看着秦月,捏着法诀的手并未放下,一边防备着秦月偷袭,一边仔细看地上的那些金塔。

    金塔上阴气环绕,细细看去,似乎有女子灵魂在其中蜷缩着,看来,这些确实是姥姥控制的那些女鬼。

    一时间,燕赤霞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跟不上了,这个树妖真的就这么轻易地放弃手中这些女鬼?

    怎么可能?!

    说树妖会改邪归正?燕赤霞不信,这些年死在树妖手中的人数不胜数,这兰若寺的地下尸骨累累,全是树妖造下的业障。

    如此凶恶的妖物,如何会洗心革面?他收妖十几年,就没见过会洗心革面的妖物。

    “你这妖物,到底有何阴谋,我燕赤霞是不会被你迷惑的!”

    秦月觉得有些心累,和这个道士根本无法好好沟通好么?难道要她告诉他因为她要去勾搭黑山老妖,所以要将这些碍事儿的美女全都处理掉?

    即使对人情世故不太精通,秦月也明白,这种真相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爱信不信,这些金塔随你处置。”

    秦月说着,身子化作一阵黑风,旋转着离开了院子。

    直到树妖的气息彻底消失不见,燕赤霞还有些怔愣,树妖的本体还在这里,可是树妖并不在这里,这里没有树妖的气息。

    看着铺满院子的那些金塔,燕赤霞咬牙,一把将还藏在自己身后的宁采臣捞了出来。

    “傻小子,趁着那树妖回来之前,跟我一起将这些金塔带出去。”

    且不管树妖有何阴谋,先将这些树妖的爪牙超度了才是正经。

    宁采臣终于回神,帮着燕赤霞收敛地上的金塔,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宁采臣特意将那个画了朵粉色梅花的金塔单独装在了一处。

    小倩

    想到二人此后便可长相厮守,宁采臣便觉得心中一阵火热。

    **

    “报告大王,兰若寺的那位不知为何让寺中的道士将那些女鬼全部超度了!”

    地底深处的一处洞穴之中,长耳朵的小妖精趴跪在地上,汇报着自己探听到的消息。

    黑暗之中传来一个阴森飘渺的声音:“是么,继续打探。”

    小妖精头也不敢抬,飞也似地离开了这个洞穴。

    黑暗之中,那个是分辨不出男女的声音似乎带上了些许笑意,原本寒气逼人的洞穴好像都变得温暖了起来。

    那家伙,终究是开了窍么?

    ***

    躲在暗处,看着燕赤霞超度了那些女鬼,秦月松了一口,没了这些千娇百媚的女鬼,她对自己获得黑山老妖的青睐有了一点点的自信。

    然而让秦月没有想到的是,原本和宁采臣爱得死去活来的聂小倩没有选择留下来陪着宁采臣。

    “采臣,人鬼殊途,你要保重自己。”

    聂小倩双眸含泪,神情哀伤地看着自己的爱人,好不容易遇上了个好人,可惜,想爱不能,脱离姥姥控制,可以重新选择自己的人生,聂小倩不愿在当个无着无落的鬼魂。

    她想做人。

    魂体泛起白色的光芒,她看着伤心欲绝的宁采臣,脸上露出一抹凄美的笑容。

    “采臣,不要等我,我不会再回来了。”

    香魂渺渺,伊人远去,这世间再无一个叫聂小倩的绝色女鬼。

    燕赤霞拍了拍宁采臣的肩膀,不知用何种语言安慰他,最终只能叹息一声,拎着酒坛离开。

    这世间,情之一字,最为伤人。

    晚风带着刺骨的凉意,似乎将人体最后的温暖也带离,月光被乌云所遮挡,偌大的兰若寺再无人声,原本人们闻之色变的古寺再也不会有香艳的故事传出。

    ***

    处理完兰若寺的事情,秦月准备去找黑山老妖。

    循着记忆中的路线,秦月轻车熟路地来到了黑山老妖的洞穴。

    秦月不知道黑山老妖是什么妖怪,他住在黑山山底的洞穴之中,这洞穴极大,像是迷宫一般,四通八达,终年不见天日,连空气都透着一股阴冷的味道。

    秦月并不喜欢这个地方,树妖也不喜欢,除了送美人来,她很少前来这里,一则是因为惧怕黑山老妖,而来便是因为,这里的环境不是她所喜欢的。

    洞中伺候的小妖精都是认得树妖的,他们恭敬地将她请进待客的洞穴之中,说了去请大王,之后便退了下去。

    秦月打量着这个巨大的洞穴,墙壁上不知道镶嵌了什么材质的珠子,无数的珠子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整个洞穴被这些光芒照得透亮。

    没过多时,黑山老妖到了。

    看到黑山老妖的那一刻,秦月愣了一下,她真没想到,黑山老妖会是这副样子。

    那是一个极为英俊的男人,他的肤色极白,眼睛狭长,一双剑眉飞入鬓角,鼻梁高挺,嘴巴很薄,像是吸食过鲜血一般,透着诡异的红。

    同样是妖,比起她这副惨不忍睹的模样,黑山老妖简直就是上天的宠儿。

    “姥姥,你来了。”

    黑山老妖在上首处坐下,微微侧头看着坐在那里的秦月,精致的面容上露出一丝微笑来。

    听到黑山老妖对自己的称呼,秦月大囧,原本以为姥姥是那些女鬼对树妖的尊称,谁曾想到,原来树妖的名字,就叫做姥姥。

    秦月别扭地动了动身子,不知如何回答,总不能说她来是为了让他看上她的吧?

    心中想着,脸上便带出来些窘意,这一丝细微的表情,没有逃过一直关注着她的黑山老妖的眼睛。

    “姥姥,不知今日你为何而来?莫不是又有了美人送来不成?”

    黑山老妖虽然笑着,眼中的暖意飞快地褪去,他细细打量着坐在那里的秦月,一颗心越来越冷,整个人像是身处于炼狱之中一般,无法挣脱。

    千年的漫长时光,他在暗处看着他,他如何认出不姥姥?

    原本以为是他开了窍,可谁曾想到,那个人,却是已经换了芯。

    若真是心中所爱,哪怕对方有一点细微的不同都能察觉。

    黑山老妖的喜欢的,是那个张扬肆意的树妖,秦月在他的眼里只是披着树妖皮的怪物而已。

    若是爱人的灵魂已逝,徒留一具皮囊又有何用处,不如亲手了结了罢。

    秦月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上一秒黑山老妖还在对她笑着,下一秒,他却出现在她的面前,手臂从她的胸口穿过,将跳动的心脏捏在了手中。

    骇然地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面容,鲜血从嘴里喷涌而出出,她想说些什么,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她看着黑山老妖,想要要一个答案。

    为什么杀她?

    黑山老妖看着秦月,另一只轻轻抚过那张熟悉的面容,眼角眉梢的冷意柔和了下来,那双冷厉的眼睛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情意。

    “你不是他。”

    他说着,手掌微微用力,那颗跳动的心脏被他捏成了齑粉。

    秦月猛地瞪大了眼睛,锥心蚀骨的剧痛传来,眼前的世界迅速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与此同时,兰若寺中那棵生长了千年的大树飞快地枯萎衰败,不过眨眼之间,原本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轰然倒塌。

    听到声音赶来的燕赤霞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许久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树妖怎么就死了?

    无人替他回答,陡然刮起的狂风迷住了他的眼,狂风散去,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棵大树已经失去了踪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