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尊宝娱乐 > 军史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颁令!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颁令!

推荐阅读:村孽新婚换爱重返十三岁美女老板赖上我局中局:妻子的秘密奋斗在红楼抗战之超级兵锋娇娇倚天大唐风流军师都市全能系统重生军嫂有空间
    那一声惊雷,真真唬住了所有人。【..】

    不止因凭空生雷而恐惧,更让他们惊骇的,是贾环的胆大包天!

    他怎么就敢,弑君?

    就算赢历不为君,为逆。

    可他终究还是隆正帝的皇子,太上皇钦定的太孙。

    纵然要杀,也该由隆正帝来杀!

    也只有隆正帝能杀!

    他怎么敢?

    可是,贾环就是杀了。

    满场鸦雀无声。

    直到……

    “陛……下!

    陛下您可终于回朝了!!

    臣终于将您盼回来了!”

    文官中,户部尚书韩铭忽然跪倒在地,以膝前行,爬向隆正帝,涕泪横流。

    此举,提醒了其他人。

    一时间,数百文武大臣,纷纷以膝前行,爬向隆正帝,表诉衷肠。

    宗室诸王也不慢,号丧声再起,边哭边大骂赢历奸佞,胁迫他们……

    贾环看到这一幕,缓缓从天坛上走下,走至隆正帝身前。

    隆正帝眼睛半眯着,根本没有看任何人。

    张廷玉眼睛担忧的看着隆正帝,对贾环道:“宁侯,陛下他……”

    贾环叹息了声,道:“送回宫去,静养吧。总不会有性命之……”

    话没说完,就听到隆正帝嘴里发出一阵“呜呜”声。

    贾环见之大惊,垂头看去,就见隆正帝面色涨红,嘴唇开合着。

    他忙蹲下,看着隆正帝道:“陛下,您别急,有什么事,等养好龙体再说。您放心……”

    隆正帝却“呜呜”的摇着头,僵硬的手万分吃力的缓缓抬起,对着前面依旧哭天嚎地的宗室王公和文武大臣,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

    贾环见之,多少明白了些,他急劝道:“陛下您放心,臣放不过他们!您别急,先修养好!”

    张廷玉见隆正帝面色都涨到发紫了,忙跪下,泪流满面道:“陛下,万万保重龙体啊!”

    “呜呜……”

    隆正帝身子剧烈颤抖起来,抬手指着前方,血红的眼睛瞪大,看着贾环,终于低吼出了一个稍微清晰些的字,却让所有人面色大变:

    “杀!!”

    “陛下!!”

    张廷玉等人纷纷跪地,贾环则愣在了那,看着隆正帝。

    隆正帝细眸血红,全身颤栗,显然已经痛心到了极致。

    兴许……

    他认为,是眼前这些人,教唆坏了赢历。

    而后,又被这些人眼前的无耻德性,生生给气成了这样。

    “杀!!”

    隆正帝眼睛再瞪大一分,看着贾环再次低吼出声。

    眼见贾环缓缓站起来,张廷玉面色大骇,大声道:“宁侯,杀不得啊!”

    陈西樵也大声道:“宁侯,这是满朝文武,和所有宗室王公啊!

    若都杀尽,大秦还有什么?”

    贾环没有理会,他看着隆正帝,轻声道:“您别急,臣这就去杀,大秦离开谁,都能过的很好。

    凡是卑躬屈膝者,皆杀之。

    您看成吗?”

    隆正帝这才粗喘着气,僵硬的点点头。

    贾环不顾张廷玉等人的拼死阻拦,转过身,对着带兵在前的秦风、温博、诸葛道等人,一挥手,道:“杀!”

    秦风等人根本不顾张廷玉等人的阻拦,纷纷拔剑怒吼:“杀!!”

    满场的文武官员都唬的忘了逃窜,宗室王公们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隆正帝疯了,贾环也疯了吗?

    “啊!”

    “啊!!”

    “饶命啊!!”

    “投降了,饶命啊!!”

    虎狼之师,对上这群软骨头,还能有什么悬念?

    一道道惨嚎声响起,一道道求饶痛哭声响起。

    血流成河!

    秦风、温博、诸葛道等人,个个身如杀神,将这些厚颜无耻之徒,斩杀在地。

    三年的历练,他们连妇孺都能下的去手,更何况这些人?

    杨顺看到这一幕,全身颤栗着,目眦欲裂。

    正想说什么,却被一道飞射来的利箭,生生钉在了地上。

    临死前,杨顺老眼怔怔的望着苍穹,吐血的嘴里,喃喃的道了声:“大秦,完了……”

    “宁侯,快住手,快来看陛下!!”

    正这时,张廷玉惊恐的声音传来。

    贾环忙转身,就见隆正帝双目圆睁,直直的看着前方,目中恨意昭然,却已凝固……

    “陛下!!”

    贾环大呼一声,三两步上前,隆正帝却没有丝毫反应。

    “蛇娘!!”

    贾环急唤道。

    一道身影从后闪现过来,抓起隆正帝的脉搏号了号,一旁张廷玉等人面色还有些不大自在,但这个时候,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过了稍许,蛇娘对满脸紧张惊骇的贾环道:“不能再受刺激了,本就重伤未愈,今日惊怒太甚,中风了……”

    贾环对中风的概念不是太清楚,只关心问道:“性命可无忧?”

    实在是,隆正帝这会儿看起来和驾崩没两样。

    蛇娘摇摇头,道:“抬至静室,我以金针施之,性命暂能保全。但绝不能再受惊怒刺激,否则……”

    贾环海松了口气,在他看来,不死就好。

    一旁张廷玉却面色沉重道:“敢问夫人,陛下,可还能识人识事?”

    贾环闻言一怔,就见蛇娘轻轻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

    贾环问道。

    蛇娘抽了抽嘴角,看着贾环道:“他日后,多半人事不知……”

    贾环觉得很可笑的笑了声,看着蛇娘道:“蛇娘,你在胡说什么?

    人事不知还怎么刺激他?你刚不是说不能再刺激他了吗?”

    蛇娘摇头道:“好好休想,会有恢复些的可能。但恢复后,就再不能受惊怒刺激之恼了。

    否则,神仙难救。”

    贾环又大呼了口气,道:“真真被你吓死了!只要还能救好恢复就好……”

    说罢,回头道:“诸葛道,护送陛下回宫修养!

    让皇后娘娘多请御医看护。

    敢无事惊扰者,不论哪个,皆斩!!”

    诸葛道领命上前,带了一营士卒,护送着隆正帝往后宫去了。

    等众人目睹隆正帝被送走后,张廷玉拉住贾环,苦口婆心道:“宁侯,真真杀不得了!”

    贾环冷眼看他,不解道:“你留下这些东西干什么?”

    张廷玉道:“除了少数厚颜无耻者外,其他多是被胁迫而行。宁侯,不是每个人都像您这样……

    朝廷,天下,毕竟还要靠他们!

    一旦杀尽,朝廷就瘫了!

    宁侯,国事为重,相忍为国吧!”

    贾环只是不理,看着在钢刀下唬的面色惨白,跪地求饶的百官,怎么看都看不顺眼。

    大秦靠这些玩意儿,早晚败坏!

    “贾小子……”

    正这时,一道颤巍巍的声音传来。

    贾环忙回头看去,道:“李相爷,您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李光地。

    他盛着软轿,干瘦的身子骨,畏缩在一件皮裘内。

    李光地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看着天坛下皇庭内杀的血流成河的修罗场面,满地哀嚎,叹息了声,道:“收手吧,陛下在重病激荡中,心思不清醒,才下此旨意。

    他心思不清了,你心思也不清了吗?

    治理天下,不是非黑即白。

    这个道理你不懂?”

    贾环闻言,想了想,道:“那也断没有这样简单放过的道理……

    我现在可以收手,但严查之后,但凡这几日有丧心病狂,猖獗行事者,一样要杀!”

    李光地闻言,恼火的瞪了贾环一眼,却见他并不畏惧。

    其昏老的目光,落向了贾环周遭那些少年虎贲身上……

    李光地叹息了声后,劝道:“不要杀太多了,这样的人,你杀不尽的。

    杀了一批,提拔上来的,说不得还不如这一批。

    可要耽误多少国事啊!

    百姓,没过几天好日子。”

    贾环闻言,点点头道:“老爷子,您身子骨若还能撑得住,能不能先出山镇一镇?

    张衡臣个球囊的废的紧,眼睁睁的看着那一伙王八贼羔子造反成功。”

    张廷玉闻言,差点没把脑袋塞进裤裆里,面红耳赤。

    李光地却气骂道:“你懂个锤子!衡臣乃文臣,管得了武事?

    你怎么不骂牛继宗秦梁他们一群废物?

    掌管军机阁,连个蓝田大营都看不住……

    小王八羔子!”

    贾环被骂,脸色难看起来,道:“您到底出不出山?说好了出山再来骂,您要不是不出山,就快家去吧!

    在这添哪门子的乱……”

    李光地气的笑了起来,声音幽幽道:“如今,京畿大权皆在你手中,你还想让老头子出来理事?做你的傀儡吗?”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张廷玉等人目光陡然变得锋利起来,直直看向贾环。

    贾环哈哈一笑,道:“老不死是为贼!

    别人说这话还行,你也说这话?

    这破烂摊子,你让我来收拾,你先问我管不管?

    你要现在肯出山,小子立刻出宫,再不管事,我还得去接我家老祖宗呢!

    你以为呢?”

    李光地却哈哈大笑起来,连连摆手道:“不成不成,我老喽,管不动喽,也出不得山喽!

    你啊,还年轻,甭想偷清闲!

    陛下待你隆恩之重,纵观古今,哪朝帝王有过?

    这个时候,你要是敢撂挑子,老头子啐你一脸!

    那才是真真的没心没肺!”

    贾环闻言,没好气道:“你别光说我,那你老呢?文臣这边还得你看着,张衡臣还是有点迂……”

    李光地得意道:“太上皇驾崩时,若不是老头子鼎定江山社稷,有你们后来的逍遥日子?呸!

    如今老头子老的牙都没了,剩下的事,就由你们折腾去吧!

    张衡臣是个干臣,你别轻视他。

    虽然忠厚,可省点心也好,不用你防着!

    哈哈哈!

    其他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

    来福,咱们家去!”

    李光地身后老仆,忙命人抬起软轿,护送着李光地颠颠儿的出宫离去。

    贾环目送离去后,无奈的叹息一声,见张廷玉还在看他,恼火道:“看什么看?你觉得老子要谋朝篡位就直说!

    你现在开口说一句,愿意接下这摊子事,我现在立马就出宫!

    当老子爱管这些破事?”

    无数人期盼的看着张廷玉,想让他赶紧开口应下。

    可张廷玉目光在满朝武勋身上晃了晃,忽地醒悟过来李光地的用意,惊出一身冷汗之余,忙赔笑道:“宁侯说笑了!下官断不敢有如此作想!”

    如果没有贾环在这镇着,谁还能制得住这满场煞气腾腾的武勋?

    隆正帝生死不明,就算活着,短时间内也清醒不过来。

    况且赢秦皇家威严,在短短的半年内,几乎悉数扫地。

    这段时间内,一旦让武勋坐大失控……

    那才是叫真正的社稷危矣。

    好在贾环也没时间和他多费口舌,他也不可能真在这个时候放手,便当仁不让的颁布起命令来:

    “牛奔、韩让!!”

    “在!!”

    牛奔已经勉强能行走,与韩让出列,昂然而立。

    贾环道:“带一万御林军,并五千五城兵马,戒严宫城内外,搜拿不轨!

    但有反抗者,斩!”

    “喏!!”

    牛奔、韩让领命。

    一旁,牛继宗、秦梁等人却都微微面色一变。

    现在,他们四人手中唯一的兵马,就是那一万御林军。

    如今被贾环直接收回。

    不过,却也没人说什么。

    虽然他们为军机大臣,但方才李光地的话,却生生打在他们脸上。

    此次叛乱之源,就是蓝田大营反叛。

    尽管究其根源,是隆正帝造成的。

    可锅却背在军机阁身上……

    因此此时,他们无话可说。

    “秦风、韩三、苏叶、涂成!”

    “末将在!”

    “你四人带一万京营,一万西域大军,戒严神京一百零八坊,提督神京九门,严行宵禁!

    未得本侯将令,任何敢带兵马入京城者,以谋逆罪论,杀无赦!”

    “遵命!”

    “温博、泽辰!”

    “末将在!”

    “你二人各领五千西域大军,一万蓝田锐士,与马刚、陈阳、苏武、许崇等人,分守灞上大营及蓝田大营,并两大防区诸多关隘。

    无本侯将令,敢带兵擅闯关隘者,以谋逆罪论,可先斩后奏!”

    “得令!!”

    看着一众众煞气腾腾带兵而去的年轻将军们,这一刻,许多人才意识到,这些曾经在神京城内章台走马,打架斗殴的衙内们,如今终于以不可挡之势,跃上了神京权利中心的大舞台上。

    而中间站着的那位核心领袖,也终于开始展现出他的力量。

    幸存,和苟存下来的人,纷纷将目光看向中间那位声名狼藉的最大衙内。

    从今日起,京畿之地,便以此人为首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