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尊宝娱乐 > 灵异小说 > 阴棺冥妻 > 新书《诡墓尸妻》发布了,求捧场求支持……

新书《诡墓尸妻》发布了,求捧场求支持……

推荐阅读:红楼梦外传交换女儿姐夫搞小姨子系列辣文短篇合集公交长篇黄色小说山村疯狂机关里的美人儿宝贝真乖(高H)乱系列《妻欲:欲望迷城 H 版》
    第一章鬼媳F

    我叫穆仁,出生在一个普通的乡村里。

    老妈说,我的生辰八字犯了关煞,极容易早夭。在我满月的时候,有一个老道士抱着一具刚死去的nv婴尸T来到了我家,让nv婴与我结了冥婚,这才化了我的关煞,保了一条小命。

    我对这些没有任何概念,可母亲固执的认为是这nv婴保了我一命,所以我们家得报恩,于是特意为她在家设了一个灵位。

    “穆仁啊,快起床,给你媳F上柱早香!”

    这天早上,我被老妈叫醒,例行着早起一炷香的任务。

    我揉着眼睛醒来,来到了正屋。在老妈的督促下,我不情愿地点了支香,朝灵位拜了拜:“媳F,早上好。”

    上完香,开饭了,我又端过了一碗J蛋面,把筷子竖cha在面上,供在了灵位前:“媳F,吃早饭了。”

    从我记事开始,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我的媳F上香供饭。也因此引来了村子里不少人的嘲笑,说我家供了一个鬼媳F。

    高中毕业后,我也曾在附近镇子里找了一个nv朋友,可老妈得知后,却Y生生把我们拆散了。说我必须要供养我媳F到二十岁,在二十岁之前,我不能做出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

    老妈的迷信封建让我很有意见,可我终究拗不过固执的她,只好在明面上选择了妥协。

    吃完早饭,我跟老妈说了声出去走走,然后背着包出了门。

    没一会,我经过了一口山边上的水塘,在这山塘边的石梯上,我看到有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孩子正坐在那儿。

    这小孩叫阿宝,住得并不远。他把脚放在水里,笑呵呵的耍着水,浑身上下被弄得S哒哒的。这时,阿宝回头看向了岸上的我,笑嘻嘻地朝我喊道:“穆哥哥,来跟我一起玩水呀!”

    “看你这一身弄的,快回家换身G衣F,不然等会我告诉你爸妈了!”

    我朝阿宝训了一声,可阿宝朝我吐了吐舌头,然后也不理我继续玩起了水。

    我摇了摇头,也没心思跟着小娃子多唠嗑,然后就走了。

    哗啦!

    而在这时,我忽然听到后面响来了一阵水声,下意识转过了头。

    阿宝不见了,在塘边的石阶上,我只看到一行S漉漉的脚印。整个山塘的鱼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条条纷纷窜出了水面,引得水花飞溅。

    这阿宝倒是跑得挺快的,眨眼就不见人影了!

    我瞅了眼石阶上的脚印,没有多做理会,开始继续赶路。

    约摸走了一个小时,我来到了隔壁村子的一P偏僻大山里,在这山里头,有着一P桃林。

    眼下正值九月,一棵棵桃树上挂满了鲜红的桃子,我摘了一颗在衣F上擦了擦,咬了一口,沁甜的味道直扑心脾。

    在桃林里面,有着一间小平房,这时屋子的门开了,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nv孩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看到我之后,nv孩露出了一丝甜美笑容:“穆仁,你又从家里偷跑出来了。”

    这个nv孩叫小雪,她穿着一条有些显旧的白Se连衣裙,可模样却白皙精致,漂亮动人。长长的头发自然地垂在她肩头,在山风里微微飘扬着。对于我这种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土包子来说,她就是降临凡间的仙nv。

    在这农村里,这样漂亮的nv孩子是不多见的。而我也不知道是撞了什么好运,一个月前我无意发现了这P桃林,在我上树准备偷桃子时,却被看护桃林的小雪抓了个正着。

    当时,我爬在桃树上,而小雪在桃树下一脸笑容地看着我,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可小雪并没有责怪我,反而还主动把桃子捡起J给了我,让我羞愧得无地自容。

    打第一次见面后,我就被小雪深深吸引住了,在这段时间里,我每天只要一有空就会偷跑来找她。

    当有一天我说要跟她谈对象时,小雪没有犹豫就答应了。我问小雪为什么会喜欢我,小雪说,我的声音很像一个她素未谋面的亲人。

    小雪的家里很简陋,和我一样的,都是农村里的苦孩子。

    进了屋子后,我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条新买的桃红Se裙子,一件桃红Se的短袖,这是我送给小雪的礼物。

    小雪很喜欢我送给她的这套衣裳,换上了新衣F后,小雪对着镜子高兴地看了好一会,然后转身亲了我一口。我的脸上美滋滋的,心想农村的M子就是容易追到手,一身新衣裳就打发了。

    “穆仁,可不可以带我你去家看看?”小雪依偎在我的怀里,这是我们认识到现在,她第一次跟我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搂着小雪的腰坐在床边,摇了摇头:“恐怕不行啊,如果让我老妈知道,她一定会打断我的腿的。”

    “为什么?”

    “因为我媳F还在家啊!”

    小雪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讶异,我很快笑道:“你别误会啊,其实我媳F在我满月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我想去找nv朋友,可我老妈不同意,每天还要我给她上香供饭,逢年过节还要烧衣F给她,别提多烦了。”

    说着,我指了指被小雪挂在一旁衣架上的连衣裙,“喏……你刚刚穿的这条裙子,跟我去年夏天烧的就是同一款的!”

    小雪的身T微微一颤,抬起头呆呆地看着我,她张了张小嘴,似乎想要跟我说些什么,可最后却沉默了。

    我以为小雪是被我说的那个‘鬼媳F’给吓着了,连忙紧紧地抱住了她:“好了,你也别太往心里去。你放心,我会想办法说F我老妈别信那些牛鬼蛇神的东西,到时候我就带你去我家!”

    小雪没有说话,只是用力地点了点头,可不知道怎么的,她好像没有刚刚那么高兴了。

    时间逐渐到了H昏,我依依不舍地作别了小雪,背着空包回家了。

    沿着来时的路,我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好一会,我又来到了之前经过的那口山塘旁,一阵水花声吸引了我的注意。

    我停下脚步朝着山塘看了过去,却见在石阶的水边,此时有许多的鱼正聚集在那儿不断翻着水,好像是在抢食着什么东西。

    这么多鱼聚在水边,在平常可是不多见的。

    出于好奇,我沿着石阶走了下去,当我走到水边时,这些鱼哗啦一下就散开了。随后,一具小孩子的尸T缓缓从水下冒了出来。

    这个小孩脸朝下,只露出了一个背,他的手脚蜷缩着,趴在水面上一动不动。

    突来的一幕吓得我两腿一软,整个人狼狈地从石梯上摔了下来。

    噗通!

    一阵水花声响起,我摔在了水里,当我哆嗦着从站起时,却看到那具小孩子的尸T不知道什么时候翻了过来,他的那张脸浮在了水面,让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恐尖叫。

    这……这个小孩,他正是我白天看见的阿宝!此时……他已经淹死了!

    他的身T此时已经出现了水肿,P肤上面生着一层层惨白的褶子,显然已经在水里浸了有一段时间了,他的眼珠子撑得大大的,仿佛随时都要从眼眶里爆出来。而他的脸上,他的手上,到处都是被啃咬后留下的坑坑洼洼的血洞——那些聚集在水边的鱼,它们是在啃食阿宝的尸T!!

    这……怎么回事?上午看到阿宝的时候,他不是已经离开了吗?怎么现在他会淹死在这水里??

    我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起来,身T也止不住的一阵颤抖,我哆哆嗦嗦的朝着岸边爬去,大声喊着,想要叫人来帮忙。

    可不知道惊吓过度了还是怎么了,我一次次地往岸上爬,身T却不停我的使唤,每次我就要爬上岸时,手脚却突然一软,狠狠地栽在了水里。

    阿宝的尸T半倾在水里,他的脸一半露出水面一半掩在水下,随着水波涌动不断沉浮着,那瞪得大大的眼睛正对着我,看着我在水里惊慌地挣扎着。

    而在这时候,我忽然感觉自己的脚踝被什么东西给拽住了,身T猛地往水里一沉,冰冷的塘水灌入了我的口鼻,我的耳旁响起了水流的嗡嗡声。

    我朝着脚踝探去,发现是被一簇水C给缠住了,水C很坚韧,任凭我如何挣扎都无法解开,反而越缠越紧。我双手慌乱地拨着水,想要游上去,可水C死死地缠着我,将我困在了水下。

    我痛苦地挣扎着,一个个气泡不断从我口中涌出,大量的泥水呛进了我的肺,我身上的力气开始快速流逝,我感觉自己的脑袋一P眩晕,意识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

    哗啦啦!

    就在我要被活活淹死的时候,一阵水花声从水面上响起,我在弥留之际睁开了眼,却看到有一道人影跳进了水里,朝着我游了过来。

    紧接着,我感觉脚上的水C忽然松了,一双温柔的手托住了我,带着我朝着水面浮去,而我也失去了最后一丝清醒,昏迷了过去……

    第二章

    当我重新醒来时,时间已经是深夜,我发现我正处在小雪的家中,躺在她的床上,那套我送给她的桃红Se衣裳正挂在屋里的一根竹竿上,滴滴答答的淌着水。

    我看向了窗外,天已经黑了,外边一P黑漆漆的,山风吹着桃树发出一阵Y森森的呜嚎声,让人不禁起了一身JP疙瘩。

    咚咚,咚咚,咚咚……

    一阵阵轻微快捷的响动声从屋子里传来,我抬起了头,看向了前面。

    此时,小雪换上了一身之前的白Se连衣裙,她背对着我,手里拿着一个木制的小杵臼,好像是在研磨着什么东西。点在桌子上的白蜡烛散发着昏暗的光芒,映出了她的轮廓,模糊不清晰。

    “穆仁,醒来了啊?”

    小雪注意到了后边的动静,她没有回头,朝我这么说了一句。一面老式的镜子挂在她面前的墙壁上,可不知道是角度的原因还是怎么了,我只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苍白的脸和那昏暗的烛光,却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我点了点头,拉了拉身上的被子,现在明明是三伏天,可我却感觉浑身莫名的发凉,头也是昏昏沉沉的。

    “山塘里的水C很多,是不能够随便下水的。只可怜那个小孩子,我把你救上来的时候,他好像已经淹死很久了。”

    小雪喃喃地说着,她还在捣弄着手里的杵臼,“本来我是想看看你家住在哪里,所以在你走后,我就偷偷跟在了你后面。幸好有我跟着你,不然的话……”

    “小雪,今天谢谢你。”我揉了揉昏沉的脑袋,朝小雪感谢着,身T因为寒冷不断的发出哆嗦。

    “你不是在跟我谈对象嘛,说什么谢不谢啊!”

    小雪转过了身,端着杵臼,带着一抹莞尔笑容朝我走来,“不过你没事我就放心了,走了这么多山路把你背回来,可让我累坏了!”

    小雪坐在床边,掀开了被子,看向了我的右脚脚踝,秀眉微蹙。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吓得差点猝死过去。

    只见在我的脚踝上,留着五道深长的血痕,整个脚踝红肿得老高,而伤口周围更是生出了一道道HSe的脓疱。而且,这五道血痕,看上去并不像是水C勒出来的,更像被某种动物的爪子给抓的!

    “我的脚……没知觉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发出了一声惊恐声,我用手指扣了扣我的伤口,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痛……仿佛整条腿都不是我的一样!

    “穆仁别担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小雪温和的笑着,随后把杵臼里的东西倒在了手上,那是一团团H褐Se黏糊糊的东西,看上去好像是从桃树上面流出来的桃油。

    “穆仁,你现在是不是感到很冷?这桃油是我家的一个土方子,用来治你的脚伤很管用,你忍耐着点。”

    说着,小雪伸出手,将桃油敷在了我脚踝伤口上。

    随着桃油敷上,丝丝青烟从我的伤口上冒了出来,原本毫无知觉的脚踝,此时忽然传来一阵前所未有的剧痛感,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哼,浑身疼得冷汗直冒。

    小雪看了一眼我,露出一个心疼的笑容,随后她扯了一段麻布,裹在了我的脚踝上。

    “穆仁,睡吧,睡吧……醒来后什么都好了。”

    做完这些后,小雪看着痛得呲牙咧嘴的我,小声地朝我说道。

    小雪的声音就好像有魔力一样,原本还痛不Yu生的我,忽然遭到一G睡意袭来,眼P子也招架不住,逐渐沉了下来……

    当我再度睁开眼时,天已经亮了,小雪的小平房,还有那大P的桃林消失不见了,我看了一眼周围,发现自己正处于一P荒山野岭中,而我的身下竟然是一块棺材板!

    我惊慌的从棺材板上跳了起来,却看到小雪远远地站在我前面的山头,留给我一个背影。而在她的旁边,还有一个我从未见过的老头。老头佝偻着背,花白的头发乱糟糟的,身上穿着一件打满补丁的蓝Se土布衣,看上去就好像一个乞丐。

    “小雪,这是哪里啊?你旁边那个是谁?”

    我朝她走去,隔着山头朝她喊着。

    小雪回过了头,她朝我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笑容,她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跟着那个老头离开了。

    我连忙追了上去,我不断地喊着小雪的名字,可小雪没有搭理我,继续和那老头不紧不慢地走着。

    我追了好久,这才追了上去,可就在我想拉住小雪问她怎么回事时,她旁边的老头忽然转过了身,他那布满皱纹的脸,却是忽然迅速腐烂,一块块Y森的白骨清晰可见,一些黑Se的黏稠YT不断从他腐烂的脸上流淌下来!

    老人那圆凸凸的双眼盯着我,随后他咧开了挂满腐R的脸,发出了一阵如指甲划过玻璃般的刺耳笑声。

    桀桀!桀桀桀……

    啊!!……

    我发出一声惊恐的叫声,猛地睁开了眼,X膛剧烈起伏着。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原来是做了一场噩梦,此时我依然在小雪的家里,躺在床上。

    可是,我摸了摸床板,却发现小雪并没有跟我一起睡在床上——她不见了!

    “小雪?小雪!你在哪里?”

    这个噩梦让我惊慌不已,我大声地喊着小雪的名字,可漆黑的屋子里没有任何的回应。

    吱呀——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开门的声音,Y森森的风紧接着从外面灌了进来。与此同时,小雪的声音在黑暗里响起了,“穆仁,别怕,我就在这儿,我刚刚……只是出去了一下。”

    这是我第一次在nv孩子家过夜,可并没有什么美妙的事儿发生。相反,我还被一个噩梦吓得魂不守舍,让小雪看了一个很大的笑话。

    桌子上的蜡烛点燃,再度散发出昏暗的烛光,小雪也带着一抹平和的笑容来到了我的面前。

    “好了,没事了。睡吧,睡吧……”

    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当我醒来时,门是开着的,小雪早早出去了。

    我从床上爬起来,身上的寒意已经消散,可脚上的痛感犹在。

    我小心的揭开了缠在脚踝上的麻布,发现脚已经消肿了,伤口周围的脓疱也都焉了下去,那些敷在上面的桃油化成了黏稠的HSeYT,都沾在了麻布上。

    看来小雪的这个土方子,对治伤还真有用!

    我穿好了鞋子,一瘸一拐从床上走下,却看到旁边的桌子上摆着一碗散着热气的J蛋面,在J蛋面上,有两根筷子竖着cha在上面。

    小雪从来没有用饭菜招待过我,好J次中午我到她家来,她都是用一堆桃子来应付,这让我感到很奇怪,以至于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以为她是不会下厨。

    我早就已经饥肠辘辘了,连忙端起面大口吃了起来。面很香,口感很好,感觉就好像是我老妈亲手做的一样。

    可美中不足的是,我在里面吃出了一根头发。

    我把头发从面里挑了出来,仔细看了看,发现了一些不对劲。

    这是一根半米长的白头发,不是我的,也不像是小雪的,更像是一个中年Fnv留下的。

    可就在我盯着这个头发疑H时,小雪走进了门,她的手里捧着J个刚摘的桃子。当看到我端着那碗J蛋面时,她的表情显得有些奇怪,好像并不乐意我吃面的样子。

    “小雪,你的面很好吃,比我老妈做的还好。”我嘿嘿笑着,扒拉了两下,把面吃了个精光。

    小雪愣了下神,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好吃就好,好吃就好……”

    吃完面,我没敢在小雪这儿继续逗留,一瘸一拐的朝着家里赶去。

    我一整晚没有回去,没有给我媳F上香供饭,老妈现在肯定急得直跳脚了。更重要的是……我们村子里淹死了一个人!

    当我回到村子的时候,却看到昨天的那口山塘边,此时村子里的人都聚在岸边上,指指点点地议论着什么。

    “听阿宝的爸妈说啊,他在前天晚上就已经不见了人影,可没想到竟然是淹死了。”

    “是啊,听说在水里还捞出了穆家娃子的一个包,现在他的尸T都没找到呢……”

    阿宝的尸T依然飘在山塘中央,看热闹的村民虽然很多,却没有把他尸T捞上来的意思,他的父母此时也跪在水边哭得死去活来。

    我的母亲也站在水边上,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手里还拿着一个S哒哒的背包,显得惊慌失措。

    “穆仁他回来了,他没死呢!”

    看到我过来,周围的伯伯婶婶都一脸愣然看向了我,议论声又爆发开来。

    已成泪人的母亲身T一颤,她回过头,满是泪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出望外的表情,连忙跑上了岸,激动地抱住了我。

    “穆仁,你这一整晚都去哪了啊!罗道长说咱这塘里有一只落水鬼,我看到你的背包飘在水里,还以为你也……”说着,母亲又痛哭了起来。

    听村里人说,昨天住在附近的村民听到了我的求救声,可当他们赶来时,只看到了飘在水里的阿宝尸T以及我的背包。当时已经是晚上,整个山塘的鱼都在水面上疯狂地窜着。

    大家对这诡异的现象感到很害怕,没敢下水捞人。我母亲得知后,连夜赶去了隔壁乡,请来了一个老道士。老道士在水边看了一圈,却告诉大家,说这塘里有只落水鬼。

    落水鬼?难道阿宝是被落水鬼淹死在水里的?可昨天我并没有看到鬼啊!差点让我淹死的,只是缠在脚上的水C而已……

    一阵铜铃声伴随着念咒声响起,我看到有一个两鬓花白的老道士正站在水边设坛做法,他的面前放着一个案台,案台上点着两根白蜡烛,还放着一小束稻C。

    好一会,这个老道士将铜铃放下,将一张H符纸黏在了稻C上,丢进了水里。

    做完这些后,老道士开始继续念起了咒。这束稻C仿佛有生命一样,飞快地飘向了水中那已经浸泡得浮肿发臭的阿宝尸T,随后稻C绕着尸T游了一圈,缓缓沉入了水底……

    我和我的儿媳妇完[完]

    老师穿裙子没有穿内裤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