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尊宝娱乐 > 精品h文 > 医品宗师 > 第四百二十一章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第四百二十一章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推荐阅读:晓风残月(限,高H)快穿之娇花难养(H)-v文把美眉搞成淫女辣文合集 高h男欢女爱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快穿】深深深处 (情节+高H)妻欲:人妻俱乐部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小家碧玉H限
    /p>

    上。【最新章节阅读..】

    满满的夸赞声中,也有特别多的人希望方丘能够快点醒来。

    中医界。

    全国上下的那些中医前辈以及西医中的很多微博大v,也都纷纷的称赞方丘。

    这一次。

    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因为方丘这种为了病人的行为,而敬佩不已。

    医院里。

    徐妙林整治完之后。

    护士给方丘输液。

    然而,就在外界沸沸扬扬的热议方丘的时候,趟在病床上的方丘,却是连护士把针头刺进他的血管里,他都没有感应到。

    不是因为过累,也不是因为昏迷。

    而是因为,在倒下去的那一瞬间,方丘就进入到了一个无比玄妙的境界中。

    “这是哪儿?”

    周身,仿佛一片混沌。

    方丘眼前只能看到一片一片的雾。

    就好像在做梦一样。

    可是,梦境却又无比的真实。

    “我在哪儿?”

    方丘转目四望。

    结果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可这时。

    一股干涸的无力感,自其体内传来。

    那种感觉,就好像被饿了七天七夜,把全身所有的力气都饿没了一样。

    甚至。

    还伴随着隐隐的疼痛,就好像是大地干裂。

    “为什么会这样?”

    方丘赶紧闭眼,内视体内的情况。

    结果发现。

    自己体内的所有经脉,竟然全都干瘪了下去,就像是没了水流的大河一般,正是这些干瘪的经脉,引起的疼痛。

    下一刻。

    方丘猛的睁开眼。

    眼前,一切都变了。

    他眼前的,不在是那满满的雾气,而是一片蔚蓝的天空。

    转目一扫。

    四下,尽皆是秀丽的山川,美丽的湖泊,还有人生鼎沸的城市。

    这一刻。

    方丘就仿佛置身于祖国的山川大地之中。

    他没有动。

    却又一股吸引力,自其体内爆涌而出,疯狂的吸收着天地之气。

    这股吸引力,正是从那些干瘪的经脉中传出来的。

    在这股庞大的吸引力下。

    整个天地间的天地之气,都在疯狂的涌来,方丘的身体就好像是一个黑洞,将所有吸引过来的天地之气,一点不剩的全部吞噬。

    随着天地之气的涌入。

    那干瘪的经脉,也开始逐渐的变得充盈了起来。

    可是。

    这种充盈完全不受控。

    当全身的所有经脉都吸收了足够的天地之气后,这股吸引力依旧没有停下,依旧在疯狂的吸收。

    按理来说。

    这种情况,很容易就会将方丘的经脉撑裂,即使是已经重修过的经脉,可奇怪的是,天地之气的涌入越多,方丘就越觉得舒服,完全没有一丁点快要被撑裂的感觉。

    就这样。

    一直吸收一直吸收。

    吸收而来的天地之气,比方丘体内原本存在的还要多出很多很多。

    保持在这种状态下。

    方丘对何时输液,何时拔针,都完全没有感觉。

    整整二十二个小时。

    一直昏迷到第二天的晚上十点,方丘才终于是从昏迷中转醒了过来。醒来的第一时间,方丘并没有睁眼。

    而是暗自内视感应体内的状况。

    结果发现。

    体内十二条经脉,竟都已经全部充盈待溢了。

    这代表着,他的实力达到了六品大圆满!

    什么时候六品溢而奇经出,他就能突破七品了。

    因为,这才是突破七品最关键的所在。

    六品与七品不同。

    六品之前,皆修人体十二正经,六品之后要修的便是奇经八脉!

    只有当十二正经修至大圆满,十二条经脉被内气充满,多余的内气从十二正经中溢涌出来之后,才能利用这些内气去冲击奇经八脉。

    因为,十二正经跟七经八脉不通,所以无法想之前的突破一样,从一条经脉直接突破到另一条经脉。

    这也是武林中六品之上的高手,比较稀少的原因。

    检查完体内的情况后。

    方丘这才满意的睁眼醒来。

    可结果。

    刚一睁眼,方丘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江妙语!

    此时,江妙语正趴在床头,似乎是累了,正在睡觉。

    看着她,方丘先是一愣,旋即笑了起来,轻轻的伸手,摸了摸江妙语的头发。

    谁知。

    这一摸,江妙语就立刻惊醒了过来。

    “恩?”

    抬起头,江妙语转望了一下,发现诊疗室里没有人,然后才转头看向病床上的方丘,结果发现方丘竟然睁着眼,方丘醒了!

    “你醒了?”

    江妙语惊喜的问道。

    “你怎么来了?”

    方丘笑着点点头,反问道。

    “我担心你,就来了。”

    江妙语咬了咬嘴唇,然后压低声音说道:“你放心,我是自己偷偷跑来的,我来的时候楼道里都没人,没有人知道我来了。”

    “傻丫头。”

    方丘摸着江妙语的头,说道:“咱俩的关系,公开吧。”

    闻言。

    江妙语微微一怔。

    心里端是喜悦无比,可表面上却依旧还是摇了摇头。

    “你不是一般人,公开我们的关系,对你不好。”

    江妙语淡淡的微笑着,说道:“尤其是现在,本来我还不懂,以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看病,后来我师父告诉我之后,我才知道这次的事情里面竟然这么凶险,而且这么凶险的事情你竟然都没跟我说。”

    “我是男人嘛。”

    方丘笑着说道:“难的事情,我来扛!”

    江妙语白了方丘一眼,然后才继续说道:“我师父告诉我,这次来找你看病的病人非常多,全国各地都有人赶过来,因为你的名声很大,而且还能治绝症,所以大家一听到你要坐诊的消息,不管是多远,只要是有重病在身的病人,都会赶过来。”

    “恩。”

    方丘点头确认。

    确实。

    这次他治疗的病人,天南地北,到处的都有,而且都是些难治的病,都是医院里很难治好的。

    “因为人来的多了,所以这期间因为排队、挂号等等原因,医院里很有可能会爆发冲突,甚至会引起大新闻,无论动机如何,一旦有了冲突就是丑闻,这个世道大家能记得的都丑闻,所以丑闻一旦出现,就一定会把你这次为了病人而做的事情给完全掩盖起来,到时候就算你看得再好,得再好,也还是会有人用丑闻来黑你,因为你不坐诊就不会有丑闻。”

    说到这里。

    江妙语站起身来,去给方丘接了杯水。

    听到江妙语的话,方丘也暗暗点头。

    确实。

    这一点,他之前就想到过了。

    徐妙林也提醒过,为了救人而公开坐诊固然是好,但是引来的人越多危险就越大,一旦出了任何意外,比如踩踏事故、医闹、或者病人之间的斗殴打架等等的,即使与他无关,依旧会有人多人把一切都算到他的头上。

    “所幸,这一次医院也在尽力维持,没有出事。”

    把水递给方丘,江妙语重新坐下。

    “恩。”

    方丘点头,说道:“我该感谢医院。”

    “师父还说,最凶险的是三天之后。”

    说到这里,江妙语蹙起眉头来,说道:“也就是现在,这三天时间你虽然看好了很多病人,但是也同样还有很多挂到号却没能看上病的病人,你的话,那些人肯定会愤怒的,生病的人脾气都不是很好,一旦惹急了这些人,他们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而一旦真的出了事情的话,你原来所拥有的一切名声,甚至所有中医人的名声都会因此而葬送。”

    “虽然你已经提前说了之看三天,但是因为三天时间内挂号的病人过多,在三天结束以后还有很多病人没看,这样你就撒手不管的话,就会显得你没有医德,你不仁义。”

    “所以你选择了不眠不休的一直看病一直看病,为的就是不给人留下话柄,甚至到了三天的时限结束还继续看,一直到累昏,才能让所有病人都看到事情的本质是你一个人在服务他们所有人,这样才能平息大家的愤怒,消除隐患。”

    “其实,这三天徐老师也不眠不休的一直等着,就是怕出事。”

    闻言。

    方丘心偷一动,对徐妙林的付出很是感动。

    “原本,这中间我听说你没好好的吃饭,还想来给你送饭过来,顺便劝你好好休息,结果被我师父拦下了,后来我师父才告诉我,一旦我出现,我们俩的恋情曝光,所有人的焦点都会全部都集中在我们之间的八卦上,所以我不能出现,因为这次看病是对你而言是一场战争,是不能输的战争,过了这一次,就再也没人说你没医德,也再也不会有跪门哀求的事情发生了,即使有,也不会再损坏你的名声,因为你已经通过这一次展现了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的医德不会因为以后发生的事情而被抹杀。”

    “从一开始跪门,你和徐老师就发现了隐患,甚至更早就知道会有人用道德来不断逼迫你,知道你道德破产,这次是为了消除以后的隐患。这件事你知道、徐老师知道,甚至连我师父都知道。”

    说到这里,江妙语一脸委屈的看着方丘补充道:“可,就是没有人告诉我。”

    “我这不是怕你担心嘛。”

    方丘赶紧安慰。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江妙语抿了抿嘴,问道:“你是从一开始就计算故意累昏的还是真心流露出来的举动?”

    在江妙语看来。

    这件事太心机了,如果她师父不告诉她她永远不会知道。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她害怕方丘变成一个为了虚名而把心机玩得极度深沉的人,这样的人实在太可怕了,想想都让她觉得不寒而栗。

    闻言。

    方丘笑了,一边笑着一边坦然的书道:“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江妙语看出了方丘的坦诚,也笑了。

    (本章完)

    我和我的儿媳妇完[完]

    老师穿裙子没有穿内裤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