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2

推荐阅读:我的狐仙老婆[快穿]治愈系炮灰修仙记事被我抱过大腿的人都黑化了[快穿](快穿)鼓笙求钰可爱(快穿)炮灰逢春记驭房有术一渣到底[快穿]恶魔少爷:独宠小女佣
    不过让得人有些疑惑的是,在这超然势力抵达远古之城后,除了强势出手占据那片金色大殿后,却并没有如同其他人意料的出手抢夺宝贝,反而是安静下来,那种模样,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一般。【..】他们的举动,让人有些疑惑,但很快的便是有着消息传出,这超然势力人马,的确是为了远古秘藏而等待在这里,不过他们的眼光相当之高,寻常宝贝自然难入他们的法眼,他们想要的,是远古秘藏之中四大玄宗的传承!而据远古秘藏之中传出来的消息,四大玄宗的传承,只被秦牧,阎夜,秦牧三方实力所获,而且最令得人惊异的是,那看似势力最为薄弱的秦牧,竟然独占了两大玄宗的传承!在这条消息之后,还有着更为震惊人的,那便是在争夺传承时,秦牧竟然是生生的将丧魁,周凌两位西北地域的霸主击溃,一举立威,直接是夺了两大玄宗的传承!不管这消息在传出时,多少人是嗤之以鼻,不过在伴随着丧魁二人灰头土脸的从远古秘藏出来时,那一霎,整个城池仿佛都是寂静了一瞬,不少人暗自吸着冷气,他们实在是有些无法想象,一个毫不起眼的家伙,怎么可能做到这种恐怖的地步……不过,不管秦牧的事在远古之城甚至整个西北地域引发了多么庞大的轰动,但其本人,却是始终未曾露面,仿佛是坐实了正在炼化玄宗传承之事。而当众人在知道这超然势力的人马来到这远古之城的目标后,也或多或少的有些幸灾乐祸,他们倒是很想看看,在面对着如此可怕的对手时,那屡屡创造奇迹的秦牧,是否还能够有着什么过人的表现。在他们这种并不怀好意的等待下,一月之前,远古之城上空的空间出现了异动,然后在那全城的注视下,白慕以及阎夜等人,竟然便是直接破空而出。这波人马的出现,立刻引起了那坐镇在金色大殿中超然势力的注意,同时也是有着超然势力的强者现身,不过,令得众人有些可惜的是,他们所期待的大战并没有出现,双方在剑拔弩张了一阵之后,似都是有着一些忌惮,最后竟都是罢手而回。对于这种情况,不少人都是有点愕然,咋有一些消息灵通之辈方才能够知道,这来到远古之城的超然势力虽然强悍,但白慕以及阎夜身后,同样有着不弱的背景,想来那超然势力在衡量一二后,也并不想因为这份传承,与他们以及他们身后的势力起冲突。一些人对这种结果有些失望,不过紧接着,又是精神抖擞起来,因为他们明白,这一次虽然没打起来,但下一次,却绝对不会再这样虎头蛇尾。白慕以及阎夜背景不弱,但秦牧却是来自一个货真价实的低级宗门,在他的身后,没有任何超然势力的存在,所以,只要他敢露面,恐怕便是得乖乖的将那传承给交出来……因为,这一次将要对他出手的,是一个超然势力!在这片远古遗迹,超然势力的威严,绝对不是一个形单影孤的小子能够挑衅的,即便他创造的奇迹不少,但超然势力的实力,已是足以将任何的奇迹所磨灭……天乾宗。这便是坐镇在这远古之城的超然势力,一个即便是放在整个远古遗迹,都是足以让人心神颤抖,满心畏惧的名字。天乾宗,三王四将,这些,都是赫赫有名之辈,那等实力,已是达到了一种相当惊人的地步。而此次,坐镇在这远古之城,静等着秦牧出现的天乾宗人马中,便是来了四将之中的两将!炎将,祝融。荒将,蛮荒。两个曾经震动远古遗迹的有名人物,他们,方才是这远古遗迹之中真正的天才与明珠!而对于已经不久的那种对碰,这远古之城的无数人,都是在以一种迫不及待的心情期盼着,因为他们很想知道,在面对着这种真正的庞然大物时,那个毫无背景的秦牧,是否还能够延续着他的奇迹。奇迹是终结,还是愈发的明亮,答案或许,不远了……远古之城,无数人心中这般想着,片刻后,他们突然抬头,望着天空上那突兀出现的空间漩涡,一时间似是愣了下来。空间漩涡缓缓的成形着,狂暴的空间波动一**的散发而出,而后,两道年轻而熟悉的身影,也是从那漩涡之中,缓缓的浮现。当一些毒辣的目光望着身影时,瞳孔仿佛是在霎那间紧缩起来,紧接着,尖锐而狂喜般的声音,刺耳的响起。“秦牧出现了!”远古之城,金色大殿。大殿之内,金碧辉煌,大气而磅礴,而此时,在那大殿内,有着数道身影坐立,气氛森严而凌厉。大殿的最前方,两道身影坐于王座之上,隐隐间,有着一种惊人的波动缓缓的从他们体内散发而开。王座上,居左一人,身着赤红衣衫,甚至连其头发都是呈现火红之色,犹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在他的手掌中,两枚火红的珠子缓缓的转动着,一张脸庞充斥着漫不经心,姿态相当的慵懒,那般模样,与这大殿内森严的气氛显得格格不入,但却无人敢出声对其训斥。而在他的右侧,则是坐着一名身材极为高大的灰衣壮汉,汉子面无表情,坐在王座之上的身体犹如一座山岳,周身弥漫着难掩的厚重之气。“丧魁,我们在这里己经待了将近两个月,最后的遗迹争夺即将开始,你可知道的,我们没多少时间在这里干耗着。”灰衣壮汉目光淡漠的望着大殿中央的一道身影,声音嗡鸣,令得整个大殿都是有些抖动。视线转移而下,只见得在那大殿中央处,正站在一道并不陌生的身影,正是当初与秦牧有所恩怨的丧魁,只不过现在这位曾经西北地域的霸主,却是在面前这两人面前一脸的谦寥。“蛮荒大哥,那秦牧肯定也是收到了你们来到此处的消息,所以故意躲起来,如果我们先行撤退的话,说不得便是如了他的愿,这两月时间也是白等了。”丧魁脸庞上的笑容带着一些讨好般的味道,连忙道。“我也知道蛮荒大哥与祝融大哥要准备接下来的遗迹争夺,不过那秦牧获得了四大玄宗两门传承,如果能够将其解决,那传承便是会落到两位大哥手中,到时实力必会有所提升,即便是要面对那遗迹争夺手段也是能够更多一些。”这丧魁口才显然不错,而且他也很明白什么东西能够打动面前这两位眼高于顶的人物,所以在其这话一出后,即便是那位漫不经心的红袍男子,手中转动的赤红圆珠也是停了下来,盯着丧魁,笑眯眯的道:“你这张嘴还是这么能说,不过你也说得不错,既然两个月都等了下来也不在乎多几天少几天。”说着,那身着赤红衣衫的男子伸了一个懒腰,玩味的道:“而且我也很想见见那位竟然能够将你这位西北地域霸主打败的人物,这些时间,我可是听说了不少从各方冒出来的黑马,不过可惜能让我入眼的倒是没多少……”这祝融来自超然势力,底蕴无比的雄厚,虽说如今的远古遗迹因为一些人好运的得到了宝藏进而一步登天,不过这在祝融眼中看来那几乎是如同暴发户一般,这段时间他解决过不少突然间窜出来的黑马人物,但最终这些所谓的黑马却是尽数折在了他的手中。“祝融大哥,那秦牧的确很棘手,如果不是我亲自动手的话,我也会嗤之以鼻的……”丧魁认真道。“是么,那就更是要见见了……”祝融咧嘴一笑,嘴角的笑容有种森寒的味道,见到他这笑容,那丧魁浑身便是一寒,不敢再多说什么他可是知道,这祝融着上去漫不经心但那性格,却是相当的怪癖,而且他最为讨厌的,便是那种凭借着宝藏以及传承一步登天的人,这段时间,这种所谓的黑马,已是有着不少折在了他的手中。“嗯?”一旁坐在王座上纹丝不动的蛮荒,壮硕的身体突然微微前倾,目光,望向大殿之外的天空,那张淡漠的脸庞,缓缓的浮现了一抹笑容。“似乎猎物出来了……”同时间,那祝融也是怔了一下,嘴角的玩味笑容陡然浓郁,旋即他站起身来,直接是琦着大殿之外走去,而在其步伐走动下,一雄浑强横的灵力,也是如同潮水般的从其体内暴涌而出。在其身后,那名身材壮硕的蛮荒,也是站起身,缓缓跟上。“终于肯现身了么!”望着两人的背影,那丧魁也是明白了过来,当即眼中便是涌上一抹狞笑,他倒是,面对着今天这局面,那秦牧,究竟是否还能如同上一次那般的嚣张!

    只要一想到待会秦牧的狼狈模样,丧魁心头便是感觉到一种快意,然后迅速转身跟上,他知道,从今天以后,秦牧的奇迹或许就该就此结束了!整座远古之城,都是因为天空上突然出现的空间漩涡而变得骚动起桑,无数道泛着各种情绪的目光,都在此刻投射而去。那些目光,充异着好奇,贪婪以及幸灾乐祸。因为他们知道从那里出来的人是谁,他们同样也知道,那出现的人,在接下来会遭遇到什么。很多人等待在这远古之城,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都是在等待着今天的到来。在那无数道目光注视下,那旋转的空间漩涡逐渐的凝固,而后,两道身影,便是从中浮现,最后彻底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这一霎,整个城池,仿若都是静了一瞬。城池之中那种古怪的氛围,同样是令得刚刚走出空间漩涡的两人怔了一下,旋即前方的秦牧眉头微微一皱,而后面的慕月寒那张精致的脸庞上,也是划起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看来不管你走到哪里都是麻烦啊。”不知为何,随着实力的不断解封,慕月寒虽然依旧冰冷难以接近,但似乎整个性情又是变化了许多,换做之前,秦牧是绝对不会相信这女人会开口说出这种戏谑的话来的。所以,对于慕月寒的话,秦牧却是懒得理会,他低头望着整座城池那黑压压般的人头,眼神略有点阴沉,声音中倒是没有太大的波澜:“似乎还是被针对了啊。”“四大玄宗的遗迹,你便获得了两大传承,这种收获,想不被人眼红都难,而且你们可没有那秦牧等人的背景,这种软柿子不捏那岂不是傻瓜?”慕月寒没心没肺的笑道。“你这话可不对,其中一份传承,可是被你得到了!”“只是不知道这次想要捏我这软柿子的人,又是何方神圣。”秦牧笑了笑,不过嘴上虽然这样问着,但他的目光,却是投向了整座城池最为显眼的金色大殿,在那里,他感受到了两道极端雄浑强大的气息。那种气息,比起寻常天灵境巅峰的强者都是要强上不少。“或许是两个即将冲击生死境的家伙……”慕月寒笑道,但那脸颊上却是没有半点的认真之色,伴随着如今的实力一点点恢复,要对付这种角色,也不算什么困难。“生死境!那倒的确是相当棘手了。”秦牧点点头,这种人物,若是在得到传承之前,他遇见这种强者或许只能暂避锋芒,但眼下么……秦牧二人悬浮半空,互相低笑,却并没有什么立刻转身离去的迹象,这倒是看得城池中不少人暗暗挑眉,不过旋即冷笑,若是这两个家伙知道这次对他们出手的是什么人物的话,恐怕那脸色就不会这么好看了吧?“呵呵,大敌临近,依旧谈笑风生,两位这气魄,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而在整座城池都是将目光凝聚在天空上的两道身影时,一道漫不经心的笑声,终于是响彻而起,而后众人便是见到,两道身影,从那金色大殿中走出,然后一步步的踏着虚空,缓缓走出。这两道身影一出现,立刻便是引得城池中一阵骚动,显然他们的名头,对于这些人来说,如雷贯耳。秦牧望着那两道缓缓踏空而来的身影,那前方一人,一身赤红衣衫,火红的头发格外的到人注目,脸庞之上挂着一抹玩味笑容,而其身后的壮汉,面色淡漠,但那气势,却是极其的具有压迫性。祝融微偏着头看着秦牧,旋即笑吟吟的道:“天乾宗,炎将祝融。”“荒将,蛮荒。”壮汉声音轰鸣,如同闷雷。“秦牧。”秦牧摊摊手,对于两人那种极具压迫般的态度以及气势却是视而不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