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尊宝娱乐 > 武侠小说 > 飒飒西风 > 第五百七十九节隐祸判词

第五百七十九节隐祸判词

推荐阅读:一代天骄(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含桃六界仙帝鹿鼎雄风(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悠闲桃花源我是极品炉鼎一个退伍军人的绝密档案(绝密档案之长生不老)
    说到这里,她不禁捂住了脸,眼泪不住地从指缝里流了出来,“我已经很多天没有见过他了,他一定是饿死了,这都是我的错,呜呜呜!”

    刘驽心中微微一惊,不禁想起狄辛曾经用纸鸢捎给自己的那句话,“欲破周公,在于曹氏。【最新章节阅读..】”

    莫非那个名叫曹东篱的乞丐竟会和狄辛的这句话有关?可区区一个乞丐,又怎能与夔王李滋对抗的实力,简直是不可思议。

    他脸上仍然风平浪静,微微一笑,宽慰此女道:“能够活着爬到死人街的断腿之人并不多见,这说明那个叫曹东篱的人很有谋生之道。说不定离开了你,他照样能活得好好的呢。”

    阿珍听后不禁睁大了眼睛,“大人,你说得可都是真的?”

    刘驽点了点头,“当然是真的,所以你眼下不必再为别人当心,还是多考虑自己的处境为妙。据我所知,在你被抓进刑部大牢后,有人一直在暗处默默地保护着你。你为何不干脆向那人申诉冤屈,让他保你平安,救你出大牢?”

    一旁站立的那些刑部官吏听了他的这番话后脑袋上直冒冷汗,暗想道:“此人怎能如此大胆,连所谓劫狱的事情也能冠冕堂皇地说出口来?”

    虽然他们早有耳闻这位刘大人曾经威*圣上、火烧华清池,实在是朝廷百官中的一位混世大魔王,但此刻亲眼见此情形,仍然吃惊不已。

    而那些跟随刘驽前来的龙组隐卫对此则见怪不怪,心道:“你们这些井底之蛙,端地是没见过刘大人的手段!”

    他们暗自敬佩刘大人的办案手法实在高明,表面上是在劝这个阿珍请出背后的那个人来救她出狱,实际上不过是想引蛇出d,再一打尽而已。

    单纯的阿珍哪里能想到这一层关系,她听了刘驽的话后连连摇头,“其实我也从未见过那人的面,他确实曾经趁着我半睡半醒之际在我耳边说过一段话,说是愿意救我出狱。”

    “哦,那你为何不让他救你走?”刘驽笑着问道。

    “大人,我不能走!”阿珍又一次哭了起来,“若是我逃走了,那朝廷里的大人们势必坐实了我谋反的事实,到时候我娘和家人肯定会性命不保!”

    刘驽听后微微点头,心道:“确实如此,即便是再厉害的高手,也救不了她的全家。想救一个人很容易,但若是想单枪匹马地保着几十号人毫发无伤地重出重围,即便是那‘双玉二王’也难办到。毕竟没有人有分身术,也没有人是千手观音,能将所有人都照顾得周到。”

    他的目光在此女的额头上停留良久,此女毛绒绒且略微发黄的短发停留在雪白的额头上,使得她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女孩。这无疑唤起了他内心深处的同情和怜悯,世事虽冷,但他心中热血犹在。

    阿珍显然注意到了他的目光,紧张得低下了头,“大人,我……”

    刘驽思虑良久之后,收回自己咄咄的目光。他转身走向台阶,回到公案旁边。

    他翻阅起案上由刑部官吏们呈上来的关于此女的案卷,一手端起茶杯,一口一口地抿着杯中的茶。

    茶尽之后,他将杯子递给了一旁服侍的衙役,“再倒一杯来,要浓一些的。”

    从案卷中内容来看,宫女阿珍给城外贼军送信一事并非子虚乌有,而且竟然与长安城内那些秘密活动的清风社人士有关。

    他不禁皱起了眉头,心想:“从这个名叫阿珍的宫女的举止看来,她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柔弱宫女而已,如何能做得起这等惊天动地的大事?可从另外一方面来说,此女长期施舍一名特定的乞丐,这绝非寻常之事,看上去更像是和线人在接头。”

    或许真的如李菁所言,李滋让他审这个案子,不过是个障眼法。李滋的真正目标并非他人,仍旧是他,为的是夺走他体内的这股炁。此人之所以派他办案,说到底不过是为了稳住他,好继续寻找到击破他的法门。

    此时,他腹部突然又一次暗痛起来,他忍不住皱眉想道:“世人之命皆有定数,倘若命运注定我能弃了这团炁,那倒是也好。”

    可是这终究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他非常清楚,若是失去了腹间气机中的这团炁,那他体内的万灵大蛇之力随即会失去制衡,届时他将会变得不人不鬼,同样逃不出凄惨的结局。

    在喝完第七浓茶后,他终于将案卷阅完,抬起头在台阶下一众惴惴不安的衙役官吏的脸上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在了站在中央的宫女阿珍的脸上,开始宣布自己的判定,“阿珍,你是无罪的,你的家人同样也不会受到牵连。至于继续留在宫里当差,还是回家过日子,都由你自己来决定,旁人不会干涉。”

    阿珍听后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刘驽第二次向她宣读判词后,她方才相信自己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再也按捺不住自己,不禁激动了起来,数日来因为被冤屈而压抑的心情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

    眼泪从她的眼眶中涌出,“多谢大人!”

    “去罢,你本就是无罪的!”刘驽笑道。

    与此同时,他心中却暗道:“你没有罪,但那些在背后利用你的人,却都是有罪的!”

    而他,绝不会轻易放过这些人,即便这些人中有高高在上的大唐王爷,有神出鬼没的清风社人士,有磨刀霍霍的城外贼军!

    他的这道判词在台阶下的众官吏衙役中惹起了渲染大波,刑部的这帮人自然是喜笑颜开,他们自道从此以后不用再担惊受怕,不用再小心翼翼地服侍这个麻烦的宫女。毕竟人是大理寺的人送走的,与他们毫不相关,将来夔王即便怪罪下来,也落不到他们的头上。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十名跟随刘驽已久的龙组隐卫暧昧的态度,这些人皆不发一语,不约而同地望着眼前的正卿大人。那冰冷的眼神直令人见后心中直是发寒,好似狼群盯上了一只落单的羚羊一般。

    照理说,既然顶头上司作出了这等惊人且有可能招致祸端的举动,那么他们十人该为自己的前程感到担忧才是。将来夔王殿下若是找上门来,那可不是一件简简单单便能了结的事情,到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头会因此落地。

    刘驽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却故意表现得视若无睹。

    他对着那名曾经替宫女阿珍说话的龙组隐卫道:“王具,你既然和这阿珍相熟,就领她回家歇息去吧。等她明日想好了,不管是归籍还是继续留在宫里,你都给我捎句话。”

    王具此前一直在定定地盯着眼前的正卿大人看,此刻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连道:“哦……哦,好的,大人,卑职一定照办!”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