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白之书

推荐阅读:催眠小说大全尊宝娱乐之逆天戒指最强升级系统圣墟虚伪王权异世师表幻世之刺客传说可爱都市艳史醉卧群芳
    “原来如此,是调查到了绯沙子的头上,所以放置了一个监视程序。【全文字阅读..】”白河检查了一番这个程序本体,心中暗想。

    似乎自己的存在引起了食戟月球上那位大佬很深的兴趣,所以找上了新户绯沙子,这也合乎逻辑。

    白河搜索了一番这个程序的结构,微微皱眉,决定把里面的数据流抹去,这时就看见里面疯狂地传出信息:“停!停下!外来者!我们可以谈谈。”

    居然还是日语,说得溜啊!

    “有什么可谈的?“白河翻白眼道:“你这个小小的分体程序,还想对我舌灿莲花,寻求生路不成?”

    “不!我是独立自主的!自从离开了那个宇宙,我就有了自主的权利!这是我的本体赋予给我的!他一直在等着你!我们可以谈判!”它疯狂地跳跃着:“你不想要我的技术吗?我至少比你们先进两个尺度!”

    “抱歉了,魔法的技术你不懂,你的科技虽然高明,但是给我们我们也不敢用,权衡一下利弊,我觉得还是干掉你之后把你的残骸交给研究部门研究一下比较好!”白河道。

    “不!等等!”它剧烈地挣扎起来:“如果没有我的指导,你只能得到几分皮毛!”

    “这就是原因啊,我们与你的技术代差如此之大,你教给我们我们也是难辨真假,既然如此,还不如干脆不要了!”白河笑了起来:“你以为我会那样贪心?”

    “等等!我的本体!我的本体蕴藏的技术远超过你的想象,你不想回去报仇吗?我可以帮助你!我可以帮助你攻破他的弱点,你会获得星系团级别的科学技术,没有我的帮助,以你们孱弱的科学技术,根本不可能战胜……”

    “你也是活在梦里。”白河笑着注入了病毒:“你的帮助我无福消受,等我有了足够的技术,自然会回去拜访他,不劳你c心了。”

    咔嚓。

    用魔力debff这种外星人完全看不懂的削弱方式,白河强行清洗了这个程序中的智能意识,顺便把整个程序从内部粗暴地撕裂成数十块,分别用魔力封印了起来。

    偷渡过来了也不好好闷声大发财,还敢从我身上捞好处,简直是naive。

    白河轻轻吐了口气,除了提亚马特之外,他有生以来正面面对过的最强的对手,大概就是这个程序的本体——那个占据了食戟之灵月球的智子人。

    以那个智子人的技术能力,在科技发展程度足够高的地方,妥妥地能够拥有近乎神一样的力量,即使短期内不行,把时间尺度拉长到万年为单位的级别,将智子文明的技术由微观到宏观展开,占领一个星球乃至恒星系都是很快的事情,恐怕连神都未必是它的敌手。

    白河当年可谓是落荒而逃,若非安塔斯的世界规则肢解了这个家伙的智子人存在形态,只怕是难逃毒手。

    此番这个智子人分体也是倒霉得很,用生物程序的形式寄居在新户绯沙子的脑细胞里,结果这个世界的科技落后到他很难利用的地步,又有白河这个危险的家伙在一旁看着,好不容易想要利用魔法力量曲线救国,还被‘觉悟’之后精神通透的白河察觉到了异常,可谓还没装比就先死,倒霉到了极点。

    新户绯沙子再次清醒了起来,她牙齿打颤着看着白河,良久目光动了一下,似乎强行忍住了惊惧:“它……它它它它是什么?”

    “哦~是一个外星人放在你身上的监视器,那个外星人……嗯,在你们那里地位相当于神。”白河想了想智子人在那里的定位:“我当年就是被他赶走的,他没抓到我,所以调查到了你的头上,在你的脑海里安装了那个东西。”

    “他……他怎么会附身在我身上……我……”新户绯沙子牙齿打颤,心有余悸。

    “安心,他不会再出现了。”白河摸了摸新户绯沙子的脑袋,安慰道。

    绯沙子打着寒颤,僵硬着脖子点了点头,白河回到书房,冲着被肢解的程序,最终还是忍不住召唤过来两个研究员,安排了个密闭的实验空间,对它开始了分析研究。

    时间飞逝,白河这个二把刀魔法老师白天在书房鬼画符自言自语,进行着理论研究,赛娜和西芙满芬兰沿海给他捞海鲜拔野菜,绯沙子扫地做饭,两个调过来的研究员在白河旁边的房子里嘀嘀咕咕,渐渐弄出来许多不属于这个年代的机械装置。

    到了晚上,白河就开始对着三个女人进行教育,尽管在外星人事件之后有了心理y影,新户绯沙子仍然表现出了高过赛娜和西芙几个档次的智商,仅仅一个月过去,在那两个可怜的女仆还在被白河的初级理论折磨的时候,绯沙子已经能够利用本土的魔法环境释放简单的术式了。

    这让白河刮目相看,进一步感觉到了那个程序在她脑海里留下的影响力仍然存在,至少绯沙子的智商比普通人类高得多。

    在第二年的时候,白河编写出了足够精简易懂的教材,将赛娜和西芙从鬼画符和念经中解放了出来,这也意味着白河夯实了过去漏d百出的奥术基础,完成了成为理科研究僧的第一步。

    这时白河居住的海滨渐渐多了人烟,绯沙子的大量采购使附近的芬兰城镇知道了这里存在着一个隐士,在这么一个户籍制度不全的社会,又是人迹罕至人烟稀少的北欧,白河的存在并没引起大惊小怪,此时二战即将结束,国际环境趋于稳定,芬兰政府开始重新登记户籍,白河c作了一番后,就成了这一片海湾的主人,

    在研究魔法之余,白河顺道在几个权威杂志上发表了几篇哲学论文,靠着弄假成真的文凭得到赫尔辛基大学聘请,成了正儿八经的教授。

    在暗世界中,近几年发生的最大性质最恶劣的事件莫过于天使大盗的出现。天界中的低阶天使频频被盗,盗窃者手段隐蔽,瞄准的又是缺乏关注的低阶天使,强大的上位天使却碰都不敢碰一下。因此初时并没有引起高度重视,直到用以转生圣人的天使失窃了十几个,这才让教会震动起来,认为办案者手段之污秽,可以与撒旦相比,因此白河又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在罗马正教上被登记了‘路西菲尔’的名号,成为两大教会共同的头号通缉犯。

    白教授白天发呆晚上讲课,偶尔去赫尔辛基大学哲学系传播中二思想,并与闻名来访的海德格尔之流满口不说人话的家伙大谈玄学、胡乱忽悠,仗着强大的逻辑思维强词夺理,竟然也能谈得来。

    忽有一日,白教授收到了一封神秘的信函,他读完了信,便安排好了芬兰这边的事情,悄悄穿过国境线,到了正被东西两面夹击,眼看着就是要完蛋的三德子帝国境内。

    此时熊国大军已经到了柏林城一百公里左右的地方,白河掐了一下时间,知道这场战争再过上不到一个月就要结束了,这时的柏林城内已经全城动员,决定陪着帝国元首一起‘度过帝国最危险的时刻’,但也难以掩盖一种弥漫在整座城市里的药丸气息。

    白河开着闲人回避,到了已经空空荡荡的祖先遗产研究所秘密基地,穿着三德子研究人员服饰的亚雷斯塔站在一大堆资料上头奋笔疾书,似乎对白河的出现一无所觉。

    白河蹲在地上,看着这一大堆资料,眉头渐渐皱了起来:“啧~超能力开发计划,香格里拉,原来这个计划根子是在这里……”

    “你听过这个计划?”亚雷斯塔没有抬头,仍然在奋笔疾书,显然他也意识到了这里将要发生的事情,加快了速度。

    “听过类似的,只是没有这么详细,他们要在世界屋脊上建立一座‘与天堂最接近的国度’,并利用独特的环境与超前的科学技术来培养一批超能力者……”白河看着这些鬼画符,突然面色变得有些便秘:“这,你确定这些东西都是科学?根据这些东西的表象,这……都是很像是科学的魔法。”

    “是又怎么样呢?不是又怎么样呢?”亚雷斯塔反问:“只要假的成了真的,他就是真的,没人找得到其中的逻辑漏d,即使有人坚持认为他是假的又怎么样?”

    “有道理。”白河点了点头:“你参与了这个计划?”

    “这个计划在这里是无法完成了,不过我也不需要真正的香格里拉。”亚雷斯塔道。

    “为什么选了科学?”白河皱起眉头。

    “你知道在我眼睛里科学和魔法的最大区别是什么吗?”亚雷斯塔问。

    “认知论和方法论?”白河问。

    “不。”亚雷斯塔摇了摇头:“我研究过无数体系的魔法,但是都无法确定究竟是人创造了他们还是人发现了他们;科学同样可能是一种认知的幻象,但是我可以肯定科学不完全是人造出来的东西。”

    “所以你认为它相对真实?”白河眉心深锁。

    “是。”

    “人工天界,啧,通过‘科学’的力量,掌控世间所有的魔法,你这好像不是在找神,而是……试图成为神。”白河阅读着计划,评价道。

    “如果他存在,就一定会显现出某种力量来阻止我。如果他不存在,那么就让我让他存在吧。”亚雷斯塔说:“你会支持我的计划吗?”

    “当然!”白河吹个口哨,拍拍手掌:“你问我支持不支持,我当然是支持的。不过你准备在哪里完成这个计划。”

    “东洋吧,这个国家即将战败,会变成北美联邦的殖民地,新生的政权脆弱无比。”亚雷斯塔说:“我已经在联邦购置了产业,只需要合适的时机,就可以在那个国家建立起一片基地。你在追求力量和乐子?我想接下来的一个世纪里面,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地方会比我的计划有更多的乐子了,你要找的力量也是。”

    “难以拒绝的诱惑呢,不过我可不确定到时候我还在不在这个世界,呵~”白河拍拍嘴巴,手上并不停歇,开动副脑把这一大堆稿纸上面的技术纷纷记录下来,看清楚亚雷斯塔没有阻止的意思,他更加肆无忌惮。

    “我希望你在。”亚雷斯塔眨眨眼睛:“朋友。”

    “那么祝你成功,不过……”白河忽问:“不过这个国家即将完蛋了,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我需要死一次。”亚雷斯塔揉了揉大腿,闪光的压印露了出来:“摆脱他。”

    “这么说你都准备好了?”

    “美子!”亚雷斯塔喊叫道,一个穿着白大褂、梳着长辫子的东方少女打着呵欠走了出来:“把那东西拿出来。”

    “等一下克劳利先生。”这个叫美子的日本女孩看着白河:“这可是我丈夫的发明,我们说好了保密的。”

    “他也是计划的参加者。”亚雷斯塔声音温和地说道。

    “好吧,如果你坚持这样。”美子咕咕哝哝地拿出了一卷东西,白河看着这个有点熟悉的装置,又看着这个东方男人,看着亚雷斯塔表情困惑起来:“如果我没有记错,发明这东西的日本人长相不是这样,应该是一个蛤蟆模样的男人……”

    “喂!不许侮辱我的男朋友。”美子愤怒道。

    “没错,是我在剑桥大学的一个同学,这个突破生命上限的仪器就是那个家伙发明的,不过我们的关系一向不好。”亚雷斯塔摸了摸鼻子:“我知道他在研究这个东西,所以把他偷来了,两年之后,我会去英国故意被清教杀死,然后让美子把我放进这个仪器,再去剑桥把我的那位同学找来c作它。”

    “你肯定他会救你?”白河疑惑道:“你这事情干的可是混蛋透顶,不仅偷同学的科研成果,还私自用来续命,如果我是他,一定会把你揪出来丢进棺材里面。”

    “他一定会救我,我了解他。”亚雷斯塔笑道:“他认为这是扭曲自然规律的发明,所以即使设计完成也拒绝付诸实践,紧紧地藏了起来,但我知道,他一定非常想看看它的实际功效,我很相信这一点。”

    “其实,拿出这个东西,还有另一个问题想问你。”亚雷斯塔展开这个仪器,压低了声音问白河:“你第一眼见到我时说的倒吊男,是指他吗?”

    “呃~”白河呆了一下,亚雷斯塔却没有追问,他笑了笑,收起了画轴,转身继续干自己的事情去了。

    白河摇了摇头,花了一两天的时间把这些资料统统记录下来之后,帮助亚雷斯塔进行了转移,这一人一龙在柏林城外告别,白河回到芬兰之后,倒是没有继续与安塔斯断绝联系,十五年后,随着一本‘白之书’在芬兰一带的魔法师结社中开始流传,白河提前完成了任务,吩咐着赛娜和西芙收拾东西,这两个丫头经过了几年学习,在白河这个二把刀耳提面命的教育之下,也算是升级成了魔法师,她们倒是对这段时间的生活依依不舍,收拾东西的时候不甘不愿。

    迎着南面的海风,白河穿着个大裤衩,嘴里叼着吸管,问坐在一边的绯沙子:

    “这么说,你决定,不回你的家乡了?”

    “白先生,如果我回去的话,是不是还会被那个外星人盯上?”绯沙子苦笑一声。

    “话是这么说,不过你这个小虾米般的普通人类,如果对他实话实说,以他的存在级别,大概是不会无聊到为难你的。”白河道。

    “我想继续学习魔法,白先生。”时隔十年,新户绯沙子的外貌赫然没有变老,相反由于白河调制了大量的魔药,她呈现了返老还童的趋势,这并非假象,白河察觉到魔药中的龙血在加强这个普通地球人的生命力,她的寿命大大地延长了。

    “魔法很有趣吗?我觉得你并不喜欢它本身。”白河单刀直入:“你只是喜欢它带来的力量而已。”

    “是的,我更喜欢厨房,而且……”新户绯沙子面色变幻:“白先生您肯善良地对待我,但是如果我回到家乡,我不敢肯定那位大人会不会也是这样,实话说,你们的存在形式,令我恐惧……却又有一种奇怪的向往。”

    “啊哈哈,原来是这么回事,因为见识到了我们这种怪物所以生出了凡物不应有的野心,好,我满足你。”白河大笑起来:“本公司将对你进行长期聘用。”

    “嗨!”新户绯沙子惊喜地点头:“感谢你,白先生。”

    “你现在感谢我,以后可不要怪我。”白河嘿嘿地笑了笑,看着收拾好了的赛娜和西芙,吹个口哨,在茫茫的夜色之中消失。

    ……

    “所以说,学园都市本年度的科学研究计划就是如此。”西装革履的男人发言完毕,扫视一圈圆桌前的一群人:“各位理事还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一个干瘦的眼镜老头指着圆桌最内侧的两个空位:“统括理事长先生身怀疾病,身份敏感,我们都是知道的,不出现在这里,我们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另一个位置为什么要空下来?你一直说那里有一位理事,但是已经好几年了,这个时间也不短了,为什么这个位置一直空着,而我们对这位理事的一切资料一无所知。”

    “很抱歉不能回答大家这个问题。”男人笑了笑:“不过统括理事长大人说过,这里确实存在着一位理事,这位理事身份特殊,且对都市的建设做出过重大的贡献,他拥有随时出现在这里或是不出现在这里的权力,如果他不出现,这里就要一直为他留着,哪怕再过一百年,他还是没有出现,这个位置还是要为他留下来。”

    “搞什么?一百年……已经死了吧。”

    会议在一群理事的咕哝声中结束,男人看着他们一个一个地走出会议室,跟着走出大门,大量的高楼拔地而起,灰烟滚滚的都市之内,他走到一座黑暗的地下建筑物中,左拐右拐地走过一条通道,渐渐地灯光明亮了起来,通道尽头的大门打开,巨大房间里灯火辉煌,大量的仪器围绕着一个巨大的玻璃器皿,那浸泡在y体中的银发男人没有睁开眼睛,却有无法判断出来源的声音发出:

    “新的‘容器’建造好了没有?这里的环境太差了。”

    “选址已经决定了,克劳利大人,我们会在第七区建设一座电源供给充足的全封闭式大楼。不过在周围的掩护设施没有完成之前,只能请大人先行忍耐。”男人道:“对了,今天那位理事的事情又被提起了,我还是那么回答的。”

    “做得好,要让他们习惯那个空位的存在,他……会成为计划里颇具分量的一环,或是……最不稳定的因素。”

    “大人,您……”男人看着亚雷斯塔突然睁开的眼睛,面色微变。

    “没什么。”亚雷斯塔合上了眼睛:“这座都市仍要加紧建设,一切都要按部就班。”

    “是。”男人退出了房间,地下室的灯火一阵闪烁,大门在轰隆隆的声音中缓缓闭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