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尊宝娱乐 > 灵异小说 > 重生之誓不为妃 > 番外篇之赫连云沼 玉骰玲珑,山河迟暮谁懂(6)

番外篇之赫连云沼 玉骰玲珑,山河迟暮谁懂(6)

推荐阅读:辣文短篇合集公交交换女儿红楼梦外传姐夫搞小姨子系列绝色小姨的诱惑山村疯狂长篇黄色小说机关里的美人儿乱系列《妻欲:欲望迷城 H 版》
    这一次,我不会让有机会离开了。

    一纸圣召,我意与登基大典娶她为后,从此一生一世一双人。

    召旨遍发后,我心中竟是有了丝丝畅快,仿佛多年心愿终得圆满。

    计划,永远都没有变化快,她竟然就得了麻风……

    这把病是过身的,所有人都避恐不及,连母后都特意过来嘱咐,让我想想自己的身份,不许过去郡主府。

    但我不以为意。

    过身怎样,若将病过给我,她能好了。那边也是好的。

    她面枯H卧榻,一直昏昏Yu睡,我心里揪痛的很,恨不得病的是自己。

    趁此机会,我将藏在心里的话,尽数说将出来,虽不知她听进与否,心中竟是敞快异常。

    此后近月,东穆和南疆皆是有了动静,三更早朝,南边春拨,这个地方修路,那个地方修堤的,忙的我焦头烂额。

    那一日,民间传言,郡主府夜半红光,次日便传了她大好的消息……

    听到她好了,我本该高兴的,但我没有。

    站在御花园的亭子中,我久久都未动上一下。

    红光,神助……

    世间又真有如此离途之事,又岂会有战火和天灾。

    苏倾沐,她骗我……

    夕Y西下,一直莺燕飞来,落在雕花阁栏上。

    我突然笑了。

    过程不重要,结果才重要。

    只要她最后嫁给了我,中间怎么折腾,都无所谓。我ai着她。不是么?

    我是这么想的,结果呢……

    风又起,细碎的雪沫飞舞。我回头看将一眼,苏倾沐正和东穆皇说着什么。

    百里天祁终究也是个上情之人,苏倾沐假死后,他单枪匹马带Y前来,想着倾沐在我出征前,问过是否能不费兵卒,便解决了战乱之话,我便将他困起来。

    谁知道,这次,他竟是又跟来了……

    自古多情伤别离,剪不断,理还乱。

    “小心!”

    前方乍然一道急喝,一方巨大的雪流石自山顶翻滚而下,我心中一惊,便见百里天祁冲将过去,扯开苏倾沐……

    “嘭……”

    雪流石砸中东穆皇,转了一个方向砸落。一声怪响,二人倒退着跌落。

    “小丫头!”

    轩辕宸猛的蹿将过去,我更是不知如何就飞将过去,不管是谁,猛的一抓。

    我一只手攀着冰壁,一手抓着轩辕宸后心衣襟,他抓着苏倾沐,苏倾沐拉着百里天祁……

    这只手之前抓在墨阙上,早已受了重伤,现在负起四人之重,当即吃不消了,一个不稳,大家一起向下滑落。

    人在危机时刻,反应和本能是超乎想象的,我竟然飞快的抓住了一截石凸。

    手上伤口崩裂,凌厉的雪P飞洒,雪慢慢将凸石染红。疼,却没有心中的伤更痛。

    手里抓着轩辕宸,我真想就此松手,摔死这个总是笑眯眯的混蛋,但……

    苏倾沐在下面。

    只要能保住她,哪怕下面拽了三个轩辕宸,胳膊断了我也不会放手。

    哪怕。她并不ai我……

    苏倾沐的假死,是我第二次感觉到了痛彻心扉。

    比之第一次,更让人痛入骨髓。

    触手可及的失去最伤,我无法用语言形容,此生,不想在尝一次。

    哪怕大家一起死,我也不能放手!

    紧紧的拉着轩辕宸,我感觉力气一点点耗尽,伤口似乎已经不疼了,手在慢慢失去知觉,再有P刻,怕就坚持不住了……

    呼的……

    我感觉重量一轻,低头便见百里天祁滑下了深渊……

    月光挥洒,我看见了他的脸。最后一刻,他竟然是笑着的。

    他是自愿放开的手……

    这些年,我安cha在他身边的信子也不少,他有什么野心,我一清二楚,如今,竟然能为了苏倾沐放手……

    若论深情。我不如他。

    月如华,冷风烈烈。

    我看着深不见底的崖丈,想着百里天祁最后欣未的笑,心有恻隐的同时,竟也是生出一丝释然。

    若真ai着,她的一切便高于自己。

    这次若将她绑回去,纵使留在身边。她的心也不在身边。

    人若无心,又于死了有什么区别。

    苏倾沐还活着,但ai我的那个小东西,却真的已经死了。

    力气又快用尽了,我大喝一声,用全部力气一甩……

    借力跳上崖岙,苏倾沐二人正相拥行去安全地方,我亦是J个跃起……

    我将当年的骰子还给她了,我告诉她,不用说对不起,也不用说ai我了。

    ai我的苏倾沐已经死了,她葬在皇陵中,以后也会与我合葬。自此离开,天涯陌路。今生今世,永不相见。

    微风起,月清华。

    我忍住咳意,擦身,从她身边走过……

    佛说,五百次的回眸,才能换一次的擦肩而过。今生最后一次,我想与你擦肩而过。用尽前世回眸,也用尽今生缘分。

    想尝尽山珍,便去。想看尽美景,也去。

    但我要你记住,你永远都欠我的。

    我不相信,你会毫无感觉。

    也不相信你会心安理得的享受安逸。

    百里天祁死了,我会将东穆收回来。但要留着你们的中陆。

    我要让你日夜都想起曾经的谎言,日夜都忧心而眠。

    纵你不ai我,我也要做你心头的一根隐刺,碰一下,就疼上一阵子。

    我要让你永远记得我……

    大步离开,风雪中,淡淡的素荷香荡过。

    风又起,百白鬓翩起,风从衣领钻进,透心的寒凉。

    突然,很想念当初的丑丫头,和她站在凳子上,画的那副山河日出图。

    那些最不经意的东西,终究随着岁月消失不见了。

    本以为。会与她同看山河盛况,盛世繁华的。

    如今却是山河迟暮,万般寂寥,心中百转千回,又有谁人懂。

    雪花飘散,我仰天长叹。

    一步步下山,风吹无痕。

    “咳咳……”

    行出一会儿,身后突然传来隐忍的咳声。

    我觉得不对,回头细看,果然见随卫最后面,有一人故意垂着头。

    虽然他个子很高,又穿了侍卫的衣F,但我依旧认出了她。

    “是你?”

    南疆番王M,拓拔怜儿!

    被拆穿了,她也不在躲闪,大大方方站将出来。

    虽是穿着护蓬,但她的脸已经冻的肿了,睫mao上凝着一排霜花。

    “谁让你随便出来的。”

    西祁律,后宫嫔妃不得随意出宫,她不但出宫,还跑来中陆了。

    “我。我夫君不见了,我出来寻夫君。”她看了我一眼,有些倔强的回答。

    我一皱眉。

    她是宫中,唯一一个长的不像苏倾沐的nv子,因她骑马的样子像,我才娶了她。但自从进宫,她半点也不安分。总以各种借口出现在面前。

    我要不要,送她回南疆……

    “你受伤了?”她一蹩眉,上前将我手臂拉起。

    我很讨厌nv子的碰触,后宫那么多nv子,我一个都没碰过,当即将她甩开。

    她不气馁,掏出帕子。将我伤手缠了,然后直接搀扶住我。

    “放手。”我一皱眉,她脸一红,却是搀的更紧了。

    “你就不怕,孤治你的罪!”我冷眼看她。

    她倒是不怕,笑了一下道,。“西祁哪条律法,说Q子掺着夫君是犯法的,若是没有,便就搀得。”

    她说的似乎有理,我竟无言以对

    心累的很,我不想在于她所说,便认她掺着。缓慢行下雪山。

    山下早有备马,行去跳上马后,侧头,她竟是未动。

    “我以后,再也不骑马了。”她说。

    见我不语,她又道,“我不想身上有半点她的影子。我是我,她是她。我们不是一个人。”

    “我ai你,从第一眼见到就ai,不管你是谁,我都ai你!”

    我不回头,只看眼前风雪变大。

    她又是喊道,“赫连云沼。我是个好姑娘,你会ai上我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ai上我,我一辈子都不离开!”

    风乍停,我勒住马缰。

    打马回头,远处的拓拔怜儿站在风雪中。头发肩膀皆有落雪,通红的脸颊留有两行泪迹,一双晶亮的眸子瞪着,倔强又执着。

    我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因为ai过,所以懂得。

    因为懂得,所以宽容。

    我打马,转回她身边,盯着她看了半响,终将身上披麾解下,扔将下去。

    “不骑马,就走回去。”

    打马,我不再回头。

    逆风而行,我似乎听到身后有笑声,随后便又是一声喊喝,“你会ai上我的!”

    ai……

    这辈子,我还有没有ai,还会ai么……

    我不知道。

    马儿疾驰,可见前方营帐,该撤兵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