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速递

推荐阅读:姐夫搞小姨子系列绝色小姨的诱惑交换女儿辣文短篇合集公交长篇黄色小说红楼梦外传山村疯狂乱系列机关里的美人儿《妻欲:欲望迷城 H 版》
    推荐一下新书,点击我的作者头像,就能看到新书啦,么么哒~

    《路过婚姻ai上你》

    简介:

    一纸契约,她和陆家大少爷结下孽缘。

    直到婚礼快开始了她才见到他,

    有钱,长得帅,就是烂桃花多了点;

    害她婚礼上被人当众泼了狗血,

    还没进陆家门,就成了全城人的笑柄;

    陆荆年指着G净的床单,

    “我J千万买回来的老婆,不是处?”

    她心虚地低下头,“不就是一层膜吗?大不了钱退你一半。”

    陆荆年B问,“那男人是谁?”

    她头埋得越低,“不知道。”

    路过一场婚姻,我却ai上了你。

    你出现一下子,我晕了一辈子。六月的晴天,闪了电。

    【正文】:

    还有九分钟。

    礼堂的音乐循环播放了好J遍,宾客们已经到齐,每一个人看向她的眼神,都充满了鄙视和好奇。

    她咬着后槽牙,明明气得快要发疯,但还是要维持笑容,她觉得自己的脸都已经僵掉了。

    身后的议论声已经越来越明显,似乎就怕她听不到。

    “真是活该啊,像她这种nv人还妄想嫁入陆家!现在打脸了吧?看她怎么收场。”

    “就是就是,换了是我,早就灰溜溜地夹着尾巴逃走了,哪还会留在这里自取其辱?”

    她假装听不见,只是拳头又握紧了J分,修的长长的指甲嵌进R里,疼。

    站在她身边穿着正式的中年男子终于按耐不住,压低声音质问她,“沈以宁,你到底怎么得罪荆年了,他现在还不来?”

    “爸,我到现在还没有见过陆荆年本尊,能怎么得罪他?事实还不明显吗?他根本就没想过要娶我……”

    沈以宁没说完,沈志雄就气急败坏地打断她,“那也是你自己的问题,马上给荆年打电话,他要是不来,我饶不了你。”

    还有四分钟,还今天的另一位主角——新郎还不见人影。

    她早就跟沈志雄说过,豪门不是那么好嫁的。

    陆荆年要是不想来,她能拿他怎样?难不成还拿刀架在他脖子上B他来?可就算这样,她也得知道陆荆年人在哪里才行啊。

    两分钟,沈以宁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打死也不出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沈以宁的视线里突然撞进一个男人,一身白Se西装,大步流星地向她走来。

    饶是沈以宁穿着高跟鞋,也只能仰视男人。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一双眸子亮亮的,只一眼,就让人跌了进去,越跌越深。

    他的鼻子,薄唇,下巴,无一不是上帝精心雕刻而成,五官俊朗地像一幅画。

    男人眸光流转,说不清的光芒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寒意,眉头不耐烦地蹙了蹙,“婚礼开始了么?”

    沈以宁回过神来,来人虽然不认识,但她已然确定,这个男人,就是她今天要结婚的对象——陆荆年。

    “您老人家不来,婚礼哪敢开始啊?”

    陆荆年瞟了她一眼,并不意外她的呛声,沈家的小姐,要是温顺,他反倒觉得奇怪了,“走吧。”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

    沈以宁在原地气得肺都炸了。她在这接了一早上的宾客,他倒好,婚礼开始了才来,还连一句抱歉的话都没有!

    有钱了不起啊!

    沈以宁暗骂了一声,却还是提着裙摆跟了上去,既然陆荆年人到了,婚礼还是要继续的。

    牵着沈志雄的手走红毯,陆荆年就在尽头等着他,这一刻沈以宁才彻底明白,她真的要和陆荆年这个见过不到二十分钟的男人结婚了,和一个他不ai她她不ai他的人像羊R串一样串到一起,凑合着过日子。

    “陆荆年先生,请问你愿意娶沈以宁nv士为Q,无论她贫穷、还是富有,健康,还是疾病,都不离不弃地照顾她,守护她吗?”牧师先问乐陆荆年。

    身旁的男人长久的沉默,四下里才消除没一会儿的嘲讽,又一次响了起来。

    “可以。”在沈以宁暴走之前,陆荆年终于开了口。

    只是,“我愿意”换成了简单的“可以”两个字。

    牧师大概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另辟蹊径的回答,不禁有点尴尬,甚至忘记了问沈以宁。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尖细的“我反对”响彻整个酒店。

    所有人都冲着声源望了过去,包括正在想着怎么漂亮地还击陆荆年那句“可以”的沈以宁,也被这突兀的声音吸引了。

    只见主席台后面迅速冲出来一个头发凌乱的nv人,手里还端着一个木盆,跑的虽然摇摇晃晃下盘不稳,但耐不住距离近啊,沈以宁还没反应过来,nv人就已经到她面前了。

    “沈以宁,你去死吧!”nv人脚步都没刹住,双手一扬,木盆里的黑红SeYT就冲着她就洋洋洒洒泼了过来。

    “小心!”陆荆年出声提醒。

    可已经迟了,一时间,腥臭味弥漫了整个酒店。

    强烈的冲击撞得沈以宁差点站不稳,下意识地抓住什么东西来稳住自己,却抓到了陆荆年伸过来的手,他的手冰凉,却将她扶住了。

    沈以宁狼狈地闭着眼睛,有温热的YT顺着头发和脸颊一滴滴往下滴,腥臭无比的气味放肆地往鼻子里面灌,挡也挡不住。

    竟然是——狗血!

    沈以宁的内心J乎是崩溃的。

    慢慢睁开眼睛,落在睫mao上的狗血让视线也变得黑红黑红的,她擦了擦脸,视线清晰了些许。

    nv人瞪着眼睛,仿佛她才是受害者一样无辜而惊恐地瞪着沈以宁。

    现场一下子沸腾了,没有人关心沈以宁到底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大家都急着想知道来闹场的nv人到底是谁。

    陆荆年眯了眯眼,感受到沈以宁似乎想睁开自己的手,他不动声Se地握紧,然后将她拉到自己身后,“你是谁?”

    虽然只是淡淡的问句,但是配上陆荆年冰寒的眼神和生人勿进的气场,闹事的nv人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

    “我……我……荆年,难道你真的不要我了吗?我是贺芸啊,你不是说过,你这辈子只ai我的吗?”

    原本磕磕巴巴,却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语气都坚定了不少。

    陆荆年刚才护着她的动作原本让沈以宁心中一暖,听到这句话又透心凉心飞扬,原来这叫贺芸的,是他的nv人,怪不得来大闹婚礼!

    只是,她真的很无辜啊。

    陆荆年淡淡地望着贺芸,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压得贺芸喘不过气来,甚至,都不敢抬头对上他的眼,“你说,我ai的是你?”

    贺芸已经有些害怕了,低着头往后退了两步,才强撑着继续道,“是啊,荆年,难道你……你都忘了吗?你怎么会娶这个Jnv人……你让我和孩……孩子怎么办?”

    沈以宁的心又凉了一分,原来今天万众瞩目的新郎官,在外面连孩子都有了啊。

    那她沈以宁,真的彻彻底底成了全樊城人的笑柄了。头发上狗血还在滴,染红了身上高级定制的白婚纱,也染红了陆荆年身上的西装。

    接亲不来,婚礼迟到,现在又被怀着他孩子的nv人泼了狗血,沈以宁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沦落到今天这一步。

    随手拿了杯宾客桌上的红酒,对着贺芸那张脸就泼了过去,贺芸像被踩到尾巴的老鼠一样尖叫了一声,往后跳开。

    “贺芸是么?谁告诉你我沈以宁可以任由你践踏欺负?”

    大概是沈以宁眼神太狠了,贺芸瑟缩着看着她,捂着自己的肚子,“你不能这样对我,我肚子里有……”

    她话没说完,沈以宁就笑了出来,“肚子里有你们ai情的孽种是吗?可是很抱歉,今天站在这里,跟他陆荆年结婚的人,不是你!”

    陆荆年眉mao一挑,他倒是没想到沈以宁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还击,换了其他nv孩子,早就哭哭啼啼地跑出去了。看来,新千对她真的很重要,否则不会再受了这样的侮辱以后,还是没有退缩。

    “荆年,求求你别抛弃我和孩子……”贺芸突然抬起头,双眼含泪,楚楚可怜地哀求着陆荆年。

    陆荆年惜字如金,“滚!”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狠心,难道就是为了这个Jnv人吗?既然这样,我就和这个Jnv人同归于尽!”贺芸失控地喊着,拿了个红酒瓶就冲了过来,“你这个J人,小三!”

    沈以宁反应过来要躲,陆荆年却突然侧身挡在了她面前,他用身子将沈以宁护在怀里。

    耳边一声闷响,贺芸的红酒瓶直接砸在了陆荆年的胳膊上,碎玻璃扎进了白Se衬衣下的P肤里,立刻有鲜血溢出来,染红了西装袖子。

    看到陆荆年受伤,现场简直要炸开锅了,沈志雄,陆家人都蜂拥而上,纷纷去查看陆荆年的伤势,挤得沈以宁不得已站在了宾客区,冷眼看着这一切。

    陆荆年一手按住伤口,对助理司辰挥了挥手,便有保镖架着贺芸往外拖去,她一边挣扎,一边哭喊,内容大概是让陆荆年不要抛弃她之类的,一直到再也听不见她的声音。

    然后听见司晨喊了一句,“婚礼继续。”

    而此时的沈以宁则满身狗血,一身腥臭味让所有人唯恐避之不及。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陆荆年,“陆荆年,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陆荆年虽然好奇,但还是走了过去。

    冷笑一声,手快速扬起,本想重重地扇上陆荆年一巴掌,却被他抓住了手腕,Y鸷地瞪着她,“你想打我?”

    沈以宁挣扎着要chou出她的手,陆荆年力气大,又握地紧,她没chou开,只能以这样明显处于下风的姿势,与陆荆年对峙。

    “陆荆年,就算我是你买来的,但也没有道理让你踩在脚底下践踏,既然你这么不想结这个婚,那我成全你,婚礼取消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