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8

推荐阅读:娇娇倚天局中局:妻子的秘密村孽新婚换爱重返十三岁奇术色医官道红颜醉迷红楼重生军嫂有空间(快穿)炮灰拯救系列明末工程师
    “小弟弟最近可好啊?”刘启笑着向那小童打了声招呼,原来刘启眼前的小童正是那些天自己在炼剑谷炼剑给自己送饭的那人。【..】

    “大叔叔,请跟我来!”那小童一见刘启认出了自己也喜笑眉开起来。毕竟刘启能够过来,小童还是非常高兴的,毕竟小童的身份摆在这里的说了。

    荣枯大师将宴会设在自己的那个老屋子之中,虽然现在灯火通明可是刘启还是感受到了一股阴森森的气息。

    “老头,你住在这里面不感觉到冰冷吗?”刘启一见到荣枯便打笑的问道。

    荣枯贼贼的笑了一下,“别人想住都还住不进来呢,你是这里的第一个客人。请坐!”

    刘启听得被吓了一下,“这屋子就是给我住我也不要住,湿气太重了。而且光线又不好,也只有你喜欢这里!”

    想起自己第一次见荣枯,那时他从这屋子出来的场景。

    一身带着极重的阴寒之气,脸色黝黑身子还颤颤悠悠。

    “这里是岭主大人特地给南器岭的岭主建造的房子,里面有极重的湿气用来压制体内的炎劲。”荣枯大师突然有些意兴阑珊的向刘启解释起来。

    “铸了一辈子剑的人,体内难免会带上一些炎躁之气。每每爆发的时候,体内如同蚁噬一般痛不欲生啊!”

    刘启看着感叹的荣枯大师一时也沉默了起来,他有现在的成就,一生肯定铸出了可能连自己都数不过来的剑。一代大师之所以会有如此辉煌的成就,那都是在火炉旁边熬出来的!

    “不谈这些陈年往事,说说你想怎么渡过这次劫难吧!我的大王。”荣枯坐在了老旧的椅子上一边给刘启倒上一壶酒然后幽幽问了一声。

    刘启接过酒杯,叹了口气。“暂时还没有办法。”

    “嗯,蛮荒之子与十公国的人搅在了一起,事情是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荣枯大师自己没有饮酒,他只是拿起了一个杯茶慢慢抿了一口道。

    “是啊!”刘启也正头痛秦九世的战神军队,可是当他放下酒杯的瞬间却是眼睛直直的看着荣枯大师。

    “老头,你是怎么知道十公国和蛮荒之子的事情?”

    “呵呵~~”荣枯悠悠的笑了一下,“看来你并没有烦得失去了自我啊!”

    对于荣枯的赞扬,刘启有些哭笑不得。不过眼神还是死死盯着荣枯。

    荣枯大师老奸巨滑的嘿嘿笑了二声,“你可别忘了,上次出现诘难之事人类几乎陷于生灵涂炭的地步。可是七星岭却仍然完好的存留了下来,蛮荒之子的事情我们古木尊者自然是知晓的。你们现在用的那些阵法,也都是他遗留下来的东西!”

    “古木尊者?古木老人!”刘启立即就想起了七星岭的创始人,“那虚空之阵和生杀之阵也都是他的东西。那么中魔岭也是他一手创建的?”刘启好像猜到了某个可能,有些兴奋的问道。

    “这个自然,七星岭的所有东西几乎都是传自于古木尊者的手中。只是他早已经不在七星岭中了!”荣枯大师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

    刘启听荣枯如此说也不失望,他连忙的从白袍之中拿出了一个东西。

    “那,这个东西你可知道是什么?”

    荣枯一见刘启手中的东西立即就被吓了一跳,“咦,你怎么会有古木尊者的东西,听说这把羽扇可是尊者最喜爱的东西。从来都是扇不离手的!”

    “轰~~”一声巨响,刘启只感觉地动山摇了一翻。

    “他们又在攻打七星岭了!”荣枯好像已经习惯了一般只是淡淡对着刘启道了一声。

    刘启凝了凝神,此时那心中的猜想似乎都不再那么重要。“过了那么久,就是找了到所谓的圣王可能留给他的只会是一堆白骨的东西。而且荣枯也说了,那古木老人早就离开了七星岭!”

    “我去看一下!”尽管荣枯说得极其的淡然,可是刘启还是对着荣枯道了一声别然后直接向北岭飞去。

    张文正组织士兵在阵法之中抢修着,此时只见蛮荒之子与秦九世正合力试图打破着这虚空之阵。

    秦九世的双手还是血红的,只见他怒发冲冠看着出现的刘启。

    因为虚空之阵隔音的缘故,刘启也没听到他正在咆哮什么东西。

    看着秦九世那气愤的模样,刘启微微意外了一下。

    “他的性性情似乎因为那次的关系,改变了不少!”以前的那个秦九世总是给刘启阴森森的,指不定什么时候会咬你一口那种。

    “他们这次好像试图攻破这虚空之阵!”张文已经来到了刘启的身边,然后向刘启禀报起来。

    因为他的修为比较低下,此时被摇得有些站不住身子。

    刘启随手就给他加了一个劲元之气的护盾。

    “那、那个生杀之阵现在有没有完成?”刘启向张文问了一声。

    张文大概也猜到了刘启的意图,“生杀之阵已经完成了,不过现在还没有启动。怎么大王是想给他们一点希望,然后死死把他们拖在这里!”

    “唉~~”刘启悠悠叹了口气,此时他最担心的莫过于那在南部的蛮牛了。

    “这虚空之阵再坚守一会,露出点破绽然后就撤退吧!”刘启看着蛮荒之子好像正在吟唱着什么东西,然后只见他双手向那些士兵一招。

    士兵的身子瞬间就涨大了一倍,不过与原来相比不同的是那些士兵的脸上、身上都露出了一些兽纹。

    “吼~~”就是有虚空之阵的隔音,那群刚刚被加上兽性索链士兵的吼叫之声还是传了过来。

    刘启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可是他想了半天找不到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就按刚才的计划进行吧,我先回去了!”刘启也看出来的,那些加了兽性索链的士兵一时也攻不破虚空之阵。后面的生杀之阵,他们更没可能在短期内攻破了。

    “是!”张文应了一声然后便有秩的开始减少在虚空之阵上面的士兵了。

    那些睁着放出红芒眼睛的士兵,不顾一切的狂怒攻击着那好像一片玻璃一样的东西。

    可是那玻璃却一动也不动,只是偶尔传出几声细响。

    士兵身上的衣服会突然因为那玻璃的反弹而完全碎裂掉,可是那些士兵却完全不顾仍然不断的用手上的w qi攻击着。

    “虚空?!”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他静悄悄的潜伏在七星岭周边的一处山头之上看到这一幕吃了一惊。

    “七星岭之中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难道?”那人突然想起了某一种可能立即就想遁走。

    “他死了,我亲眼看着他死去的!”那人摇着头不断的喃喃自语着,好像极力在说服自己相信。

    “刘启,我就不信你会躲在里面一世不出来!打吧,等你们打得两败俱伤的时候。我的羽扇、魂玉关于属于我的一切,我都会收回来的!”那人阴阴笑道。

    一路满是心思的走着,不知不觉刘启竟然来到了中魔岭附近。

    “怎么突然来到这里了?”刘启郁闷了一下然后正想掉头,刚刚他可是有听张文说过自己的女人都在那个七星客栈那里。

    “给我定住!”一个脆脆的声音突然在丛林的某一处响了起来。

    刘启那刚刚转身的脚步又回了回去,然后有些好奇的向那声音走去。

    “这么大晚上的,谁会在那里干什么呢?”

    “呵呵,好!”刘启没过多久便看到了一个正拍着小手的女子,只见她的不远处正有一根蛇冰棍。

    那蛇有刘启手臂般粗细,刘启真是有些汗颜了一下。

    那冰住蛇的冰块只是薄薄一层碎冰,这么近的距离那女子竟然还不知道危险。

    “也不知道是哪个中魔岭的女弟子!”看着那秀发垂肩的背影,刘启已经有在为她悲哀了起来。

    果然没过几秒,那蛇就自己挣掉了身上的冰块。

    一看过对自己行凶的人还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那蛇瞬间就立起了半身。

    “再给我定!”

    刘启一听到这声音就彻底的木在了原地,“南宫婉儿,姑苏碧的师傅!”刘启几乎下意识的就要叫出口,却马上被他给封住了。

    南宫婉儿见那蛇发怒,却完全没有任何的惧意。

    本来以为会冰住的蛇,却正继续向她逼近了过来。

    “笨蛋!”刘启看得蛋都碎了,南宫婉儿根本就不会估算蛇会在自己冰冻出现的时候走到哪一步,她只是一个劲的认死理然后按蛇刚刚在的地上。

    这样她的冰封一现,那蛇早已经逃开了。

    “啊!”本来南宫婉儿就特别的怕蛇,今晚她突然感觉自己竟然可以调用水系的魔法去冰封一些东西一时开心所以就随便找了这条蛇做实验。

    可是当那蛇离自己越来越的时候,她终于害怕了起来平时那飞扬跋扈的气势再也没有转身就想逃。

    可是此时她却见到了一直在她身后的刘启。

    “你!”南宫婉儿瞬间木在了原地,芳心猛乱了起来。

    不过下一秒,她突然惨叫了一声。

    “啊~~”

    南宫婉儿的惨叫声让正尴尬着的刘启也反应了过来,刘启还以为他会继续收拾那条蛇的,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匆忙转身。

    “你怎么了,没事吧?”刘启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连忙跑向了南宫婉儿。

    南宫婉儿被蛇咬得有些委屈,一时泪花闪动起来。

    “你被蛇咬了,咬到了哪里?”刘启过来的时候那蛇早已经识相的溜之大吉了,所以刘启也没法确定蛇咬的伤口所在。

    南宫婉儿感受着那伤口火辣辣的疼痛,一时红了红脸。

    “快点说,不把蛇毒吸出来你会死的!”刘启见南宫婉儿那小女人的模样一时大急,对着她叫道。

    南宫婉儿犹豫了一下,一想起自己会有生命危险这才指了指自己的屁股。“它咬到我这里了!”

    刘启此时已经翻开了南宫婉儿的裤腿,他以为蛇咬了腿上的哪个地方可是当看到红着脸指着自己屁股的南宫婉儿一时无语起来。

    只见刘启愣了一秒然后直接就将坐在地上的南宫婉儿翻了一个身,南宫婉儿惊叫之下已经被刘启卧伏在地了。

    南宫婉儿立即闷哼了一声。

    “碧儿会的那些东西都是你教她的吧?”南宫婉儿静静躺在刘启的怀中,刘启正轻轻梳着她那凌乱的头发。

    当刘启听到南宫婉儿如此问倒是愣了一下,“嗯~~”刘启还是点了点头回答道。

    **过后,南宫婉儿媚眼如丝此时如同一只温顺的小猫躺在刘启的怀中。

    刘启看得食指大动,可是正准备来第二回会的时候却直接就被南宫婉儿拒绝了。

    “不要,我们这样我感觉对不起碧儿!”南宫婉儿有些弱弱的向刘启解释道。

    刘启坏坏笑了一下。

    “我又没说抛弃碧儿,而且我也会要你的!”

    一时春光无限起来。

    感觉着南宫婉儿那香茗般热吻,刘启像偷吃了腥的猫一晃一晃的向七星客栈走去。

    七星岭周边虽然大战,可是却并没有牵扯过这里。

    战火现在还只是在十里外的地方燃烧着,所以七星镇现在仍然还是挺安宁。

    七星客栈现在只是住着刘启的女人以及亲人,外面士兵重重守卫着。

    刘启一到七星客栈前面看着那四个大字就想起了莫琊,这七星客栈都还是出自于她的笔下。

    “主公你回来了!”成奇现在担任着刘启近卫军的总指挥,一见刘启便马上行礼道。

    自从上次因为子智的缘故刘启救了眼前这个有些冷僻的男人后,两人倒没机会好好见过,此时成奇全身好像充满了暴发的力量。

    一把长弓背在身后,刘启甚至有些隐约间感觉到好像成奇与弓快融入一体了一样。

    “不必多礼,现在这里还太平吧!”对于这次移居七星岭刘启也是挺无奈的,内心里还是觉得挺愧疚于自己的女人。

    “一切安好!”成奇带着崇敬的目光向刘启禀报道。

    刘启听成奇如此说有些放下心来,“好好休息一下吧,要不了多久还在一场大战等着我们!”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