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尊宝娱乐 > 军史小说 > 乱唐 > 第九百三十一章两相争熟强

第九百三十一章两相争熟强

推荐阅读:都市全能系统抗战之超级兵锋大唐风流军师美女老板赖上我重生军嫂有空间重返十三岁村孽新婚换爱局中局:妻子的秘密娇娇倚天醉迷红楼
    玛祥仲巴杰疲惫的闭上眼睛,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示意达扎路恭可以退下去了。【最新章节阅读..】达扎路恭悲愤莫名,紧紧的攥着双拳,就这么被阴险的逼迫就范,他怎么能甘心呢?

    “大相”

    本来还想劝说几句,玛祥仲巴杰却直截了当的告诉他:

    “益喜旺波不说了么,要天亮给他回复,着什么急?”

    “怎么能不急?耽搁一刻,说不定就有,有灭顶之灾!”

    玛祥仲巴杰终究还是拗不过达扎路恭的坚持,仍旧有气无力的说道:

    “给我点时间想想,总会有办法的!”

    说完这话,他就再也不发一声,整个人平静的就像连呼吸都消失了一样。达扎路恭看着虚弱无比的吐蕃大相,心中有如万把利刃一下又一下的割着,瞬间之后,他又对这个曾经强大无比的人生出了从未有过的同情。

    在此之前,达扎路恭从不认为身体上的伤痛会击垮一个人,但看看病体支离的玛祥仲巴杰,他忽然觉得眼前的一切是如此的不真实,如果这是一场噩梦,真的希望赶紧从噩梦中醒过来。

    渐渐地,玛祥仲巴杰的呼吸平稳而有节奏起来,达扎路恭才蹑手蹑脚的退了出去,但并没有走远,只是守在殿门外,以随时等着他的醒来。

    事实上,达扎路恭等了甚至还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殿内就传来了玛祥仲巴杰微弱的呼唤声。他和一群医生急惶惶的奔了进去,却见不知何时玛祥仲巴杰已经强撑着坐了起来,脸上的表情痛苦无比。

    他指了指达扎路恭身后的医生们,手心向下摆了摆,示意他们出去。当殿内再一次只剩下两个人时,玛祥仲巴杰才用一种十分坚定的语气说道:

    “益喜旺波以为老夫会乖乖就范?他是在痴人说梦,咳咳咳”

    这正是达扎路恭期待已久的表态,是啊,这才是他长久以来所认识的吐蕃大相。激动之下,他禁不住跪在地上,用拳头咚咚砸着自己结实的胸膛。

    “末将会向獒犬忠于主人一样忠实大相!”

    往往危难之际的忠心更为难得,玛祥仲巴杰甚至是感激的看了达扎路恭一眼。以达扎路恭所知道的全部内情,早就可以判断出他现在的处境实在已经到了接近于山穷水尽的地步。但他不但没有另寻出路,反而还不离不弃,这又怎么能让人不为之动容呢?

    “好,好,很好我也绝不会与益喜旺波妥协,他甩给我的难题,我可以一样再甩还给他。”

    玛祥仲巴杰的话有点像打哑谜,达扎路恭纵使聪明也无法参透其中的关窍,只静静的等着大相的解释。

    “你现在就持我的手令,去,去调兵,寅时初刻之前,必须,必须集结完毕。我就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

    达扎路恭猛然意识到,玛祥仲巴杰的这个命令背后意味着什么,心跳也忍不住加速了。

    “大相莫非要主动出击?”

    他早就盼望着这一刻,他已经等得太久了,只要能让他杀个痛快,将益喜旺波这狗贼大卸八块,剥皮抽筋,便没有比这些更让人知足的了。

    所以,也不等玛祥仲巴杰回答,便又痛快的应道:

    “请大相放心,末将一定不辱所命!”

    不过,玛祥仲巴杰却叫住了他。

    “回来,谁说要主动出了?”

    这一声反问倒让达扎路恭愣住了,有些傻眼的迟疑着问道:

    “难道,难道大相还别有他图?”

    玛祥仲巴杰又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这才有些费力的说道:

    “以我大吐蕃的实力,此时此地的唐人全加在一起也别想讨了便宜去,要想拿回长安更是痴人说梦!”

    说到此处,他痛心疾首的摇了摇头。

    “如果不是益喜旺波,如果不是这个狗贼,为了一己私利而毁掉了我大吐蕃问鼎中原的机会,唐人,唐人又怎么可能在陷入腹背受敌的两难境地中重返长安呢?他就是个罪人,是我大吐蕃百世不得原谅的罪人”

    到最后,玛祥仲巴杰有些歇斯底里,声音苍白凄厉且十分刺耳,完全不像是个病体支离的人所发出的。这可把达扎路恭吓坏了,他生怕这是大相的回光返照,如果大相死在了当下,摆在自己面前的,便当真只剩下死路一条了。

    幸好这并不是玛祥仲巴杰回光返照,他只是因为情绪过于激动而有些发力过猛,发力过猛之后便又是无尽的虚弱。只见他整个人都瘫软在榻上,甚至连动一下手指头都十分艰难。

    “去,还不快去?没有时间可多耽搁了”

    吐蕃的人马自进入长安城中以后,主要驻扎在两处,一处在兴庆宫外的东市,另一处则在相对人烟稀少的南市。这两处兵马日夜操练,尤其在益喜旺波带兵反攻长安以后更是衣甲不卸,枕戈待旦。所以,达扎路恭很容易就将驻扎在东市的所有人马都集结起来,列阵于空旷的平地上等候着进一步的军令。

    集结人马的难点在于南市,从东市奔南市,有近十里地,战马疾奔过去,至少也得小半个时辰。更大的问题在于,南市的兵马并不是随时随地准备应战,所以他们是照常训练,照常休息的。将一支数万人的驻军从昏睡中唤醒,然后又要在两个时辰之内集结完毕,其难度可想而知。

    这就是达扎路恭非得亲自过去的原因,尚悉结走后的军中,也只有他才能有足够的能力镇住这些桀骜不驯的部族勇士。

    等待是焦急的,即便到了子夜时分,益喜旺波还是精神的毫无睡意,尽管他已经三个日夜没有合眼。

    “长安城内有没有信送出来?”

    几乎每隔一段时间,他就要追着身边的军吏问上一遍,但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好像长安城里的人很沉得住气,迟迟没有反应。

    益喜旺波的主意是他几乎在绝望的时候想出来的,其本来也就算准了玛祥仲巴杰不会拼上大吐蕃的所有为自己陪葬,如果玛祥仲巴杰不想吐蕃为他陪葬,那么便只能选择自己孤零零的死去。

    “派去与神武军接洽的人有了回信吗?”

    送进长安城内的信绝非仅仅是恫吓,而是真正实施了的,世事无绝对,万一玛祥仲巴杰选择了负隅顽抗,说不得也只能借着唐人之手除掉他。至少有一点,益喜旺波十分笃定,那就是玛祥仲巴杰即便再恼恨,也不会轻易的动赤松德赞一个手指头。

    赞普在吐蕃人心中的地位至今也是无人敢撼动的,当初尺代丹珠谋害了老赞普,也不敢轻易的自立,只能将不满十岁的赤松德赞推上赞普之位。

    现如今轮到了玛祥仲巴杰掌权,他在吐蕃军中的资历毕竟比起常年带兵的尺代丹珠有所不如,一旦杀了赞普,众叛亲离也就不远了。

    “回副相,派出去的特使也还没有音信!”

    一名部将甚至担心派出去的特使被唐人给杀了,益喜旺波摇了摇头。

    “我们主动示好,对唐人而言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听说神武军的秦晋是个有些头脑的人,不会想不通这个道理。有点耐心,继续等下去,估算着时间也该回来了!”

    日落之前,益喜旺波就得到了消息,神武军的先锋已经进抵新丰,新丰距离长安不过几十里的路程,快马加鞭之下,有三个时辰就可以走一个来回。

    “我们有大把的时间,相信天亮之前玛祥仲巴杰会做出决断的!他毕竟也是**凡胎,这个决定还真是不好下呢”

    益喜旺波的语气中似有似无的透着几分嘲弄,他只可惜不能亲眼看一看玛祥仲巴杰绝望和愤怒的表情,这几年以来,玛祥仲巴杰比当年的尺代丹珠还变本加厉,揽权,清除异己,无所不用其极,包括年少的赞普在他眼里也只是个可以任意摆弄的扯线木偶。

    当然,玛祥仲巴杰的过人之处也不单单是揽权和打击异己,更抓住了唐朝内乱的机会,大举出兵一路从陇右杀到了关中的长安,直至攻下这座百多年来从不曾陷落的大唐都城。

    玛祥仲巴杰的威望也正是在吐蕃大军进入长安以后才打到顶峰的,而他的上升之路也将止步于此,他的失败之处就不该让自己离开长安,否则又怎么会给了自己掌兵的机会呢?

    这几日益喜旺波每每想到此处都是怀着无限的感慨,虽然未来的命运认为确定,他仍旧觉得比在玛祥仲巴杰身边做一只夹着尾巴的狗要好上千倍万倍。现在唯一只得他担心的,只有留在玛祥仲巴杰身边的赤松德赞。虽然,益喜旺波口口声声对部下说,玛祥仲巴杰绝不敢伤害赞普,可毕竟他不是神,有些事是不能断言的,万一玛祥仲巴杰在绝望的重压之下了失心疯,做出反常的举动也不是不可能。

    “副相,副相,快醒醒,醒醒”

    益喜旺波猛的直起了身子,这才惊觉自己竟在不觉之间睡着了。他抹了一把湿漉漉的嘴角,抹去了上面挂着的口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