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6

推荐阅读:总裁的专宠床奴绵绵的性福孕事(繁体版)限风流推销员麦子地里的故事我和六个男人的故事一个女记者的开放人生情欲超市乡村情乱:富婆大团结(H版)步步惊心
    持剑拱了一下手:“晨曦绿翠峰舒雪凝,晏冰璃见过诸位!”在晨曦门中就已经习惯了男弟子争先恐后献殷勤的两女,自然对此早已习惯。【..】因此,也没有什么表示,只是例行公事一般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身份。而那明义,也是笑笑点了一下头:“两位是为了这一次泉州的大会而来吧?”

    “恩!”只是轻点了一下头,舒雪凝就是说道:“这位师兄,我们有事,就先行一步了。”说完,拉起晏冰璃,向着南边就飞速追去,早在刚才,舒雪凝就已经发现血罗刹和周博两个人没有了踪影。要不是明义这边出声的话,舒雪凝刚刚就去追了。现在,耽误了一点时间,也不知道来得及来不及。

    “师姐,我们能追上吗?”看着早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的周博和血罗刹,晏冰璃有些迟疑的问着。

    摇了一下头,舒雪凝的目光凝望南方:“冰璃,你现在就去泉州等着。六峰的师兄弟们都已经先后下山,恐怕这几日就会陆续有到泉州的,你先跟他们汇合,在那里等着我。如果一直到正道比武交流大会结束后,我和周博还没有消息,没有出现。你就把这事情告诉这一次带队的师长,请他来定夺!”

    “师姐,为什么我们现在不回晨曦门找师傅呢?如果师傅他们出手,应该没有问题的!”晏冰璃显然不理解舒雪凝的这番做法。在她看来,舒雪凝的方法无疑是要自己去寻找被血罗刹掳走的周博。她的做法,不但难度特别大,而且连她自己都有很大的危险。这实在是让她不能理解,在晏冰璃想来,直接回到晨曦,告诉师长,这才是最应该做的,而且是有效的方法。

    “你不知道!”舒雪凝面色凝重:“周博的修为在晨曦门中,是唯一一个没有修为的。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要不是上一次李昊于蓝两师兄弟跟我们闹翻,估计很多晨曦弟子都不知道有他的存在。如今我们发现了他,可是他被血罗刹掳走。这其中要牵扯的东西,就多了起来。南疆魔道横行,如果让师长们用很多弟子的安危去救周博,我害怕他们不会这样做。紫星峰的首座望尘真人不知道去哪里闭了死关,而莫野师叔则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别峰的首座真人或者长老们,都未必愿意为周博这个没有修为的弟子去冒险。如果到时候,他们真的决定不救了,那么李昊于蓝他们师兄弟一定会更怪我们绿翠峰。人是被我们绿翠峰的人给打下云海的,现在我们发现了,却没有救他。如此一来,紫星绿翠两峰的误会,无疑会变得更大。所以我想试一试,如果能救出周博,那么一切万事皆休。如果到时候救不出来,我们尽力了,也算是给紫星峰一个交代!”

    “可是,师姐你自己孤身前往南疆,一定会。。。一定会很危险的!”晏冰璃出了自己的担心。

    “没事的!”舒雪凝笑了笑:“你自己注意安全,记住我说的话,知道了吗?”待看到晏冰璃重重的点了头后,舒雪凝才算放下了心。白光一闪,整个人已经御剑而起,一飞冲天,向着南方的方向,遥遥飞去。只留下,树林中晏冰璃独自一人,站在原地.........

    红衣飘舞,破风呼呼。感觉着耳边那风声一阵又一阵的吹过,看着脚下白云不断的飘飞。周博就知道,自己距离南疆,又近了不知道多少。不过好在,这一次两女终是没有跟过来。南疆危险密布,自己又是落在了血罗刹的手中,与其说几个人都身陷南疆,还不如让自己一个人被抓了。至少,自己还对血罗刹有些用处,不会随随便便的就被杀了。

    “唉,我说你的修为都这么高了,少说也有七境了,还要我那一套剑诀干什么?难不成,我那一套剑诀比你现在的本事还要厉害?”被拎了一路,看着那始终沉默的血罗刹,周博反倒有些寂寞起来,索性找齐了话茬。说不定一回到罗刹门,自己的待遇还不如现在呢。还是先让自己舒服点再说,想到这里,周博反倒放开了清晰。心中暗暗道:“再怎么说能和血罗刹闲话家常,自己也算是正道第一人了吧?就这份本事,恐怕日后也能被人记住,说不定还给紫星峰长长脸!”

    “怎么,你打算把那剑诀交出来?”听到周博的话,血罗刹微微侧目,语气缓了一些:“我当初对你开的条件,仍然有效。只要你给我那套剑诀,我不但放了你,而且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血罗刹的条件也倒算是不错,听着血罗刹的话,周博脸上猛然浮现出一阵古怪的笑意,追问道:“当真我想要什么都可以?”

    “当然,我自问天下间,取不到的东西很少。你想要什么,不妨说出来看看!”看着周博那有点松动的面容,血罗刹语气也变得和善了一些。只是她自己都没发现,一向从来不给别人讲条件的自己,竟然在无形间和周博讲起了条件,这恐怕也是血罗刹没有想到的。

    “我想要的嘛,倒也不算难!你肯定能给的起,只是不知道,你愿意给不愿意!”周博的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笑意,看着血罗刹暗暗的笑了起来。眼中,一丝异常的目光也是不断的闪动。

    “你想要什么?”听到周博的话,血罗刹想都没想,直接开口:“说吧!”

    “我想要你给我当媳妇,你愿不愿意啊?”看到血罗刹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周博立刻恶作剧般的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同时幸灾乐祸的看着血罗刹,这下子,还看她怎么应对!

    “想让本宗给你当媳妇?”血罗刹的语气猛然一沉:“你还当真有胆子!”拎着周博的手在这一句话出口后猛然发力,向外狠狠的掷去。

    “哗”的一声,水声大响,水花四溅,周博就这样硬生生的被血罗刹给扔进了路边的湖中。看来,有的时候,口头的便宜,是注定要用身体的痛苦去偿还的,说,现在....”

    当又是一天黑夜复起,一片安静的时候。血罗刹的身影,遥遥的立在了天君山的下方,看着那高耸入云的天君绝壁,听着耳边怒吼拍案的滚滚江水。清冷的声音,终于说出了一个周博虽然知道,但是绝对不愿意听到的消息:“我们到了!”

    罗刹门,天君山,血罗刹势力的总堂所在,魔道三大势力之一的势力中心。

    在天君绝壁周围数千米的距离内,绝对是无人所在的真空范围。这里是罗刹门的总堂,防伪措施自然是高强度的戒备。尽管周围的密林看着何其他地方的并没有什么不同,可是你不会知道,哪一处地方,会成为你致命的所在。或许,你的脚边,就有一个善于隐伏的罗刹门的高手,也或许,你所在的方位,距离让你致命的陷阱,只有一步之遥。总之,通向天君绝壁的各个道路上,都有数不尽的陷阱,看不到的高手,埋伏在那安静却足以致命的密林内。

    当然,这只是针对于各个势力的一般弟子所准备的。这种级别的陷阱和埋伏,对于各派的高手,根本不起什么作用。他们可以直接御剑飞行,一剑轰向天君山的罗刹门总坛。不过,在他们这样做之前之前,他们也必须有心理准备。第一,他们是不是威震南疆的血罗刹的对手。第二,他们背后的门派,有没有力量能承受随后罗刹门的疯狂报复。总之,一句话而言,这里是罗刹门中最安全也是最难以逃脱的地方。看起来,被血罗刹抓到的周博,结局似乎没有什么改变,真的随着血罗刹一起来到了罗刹门的总坛。

    进入总坛,对于血罗刹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不过,因为遮掩面容的金色面具已毁,所以血罗刹还是暗中的带着周博一路低空飞掠的潜入到了罗刹门的总堂。恐怕,没有人比血罗刹更加了解罗刹门的防御分布,因此可以说一路上穿行无阻,甚至没有人发现两人的踪迹。两个人就在这中悄无声中,神鬼难觉的进入了罗刹门之中,一直到了血罗刹日常所居住的宫中。

    血罗刹居住的寝宫,除了必要职位上的侍女之外,其他地方都是空无一人。不仅仅血罗刹不喜欢热闹,那群属下也是不太舒服血罗刹的冷酷,无情以及似乎周身散发的那种淡淡的血腥气息。在他们眼中看来,血罗刹虽然是他们的门主,可是却也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恶魔。既然血罗刹不喜欢自己寝宫周围站满那群碍事的属下,她们也自然不会自找麻烦的来到寝宫之外给门主的心里弄点不舒服。

    悄然的潜入了寝宫,安静而又冷清的大殿中,让仍然被血罗刹提在手中的周博心中突然闪出一个奇怪的念头:“似乎,这个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魔道魁首,在生活中也是一个很孤独的人。人们记住她的,只是那无情的杀戮和铁血的风格。每个人都知道罗刹门的门主血罗刹满手血腥,动辄就是灭其满门,不留活口。然而,谁又知道,真实的血罗刹只是一个女子。似乎,在他的交往中,她也并没有表现出以往的那种嗜血好杀的性格。一切的一切,谁又能真的说的清楚?”这一刻,周博突然感到了血罗刹的生活,仿佛就如同她所居住的大殿,冷清而又孤独。

    重重的帷幕不时的被风吹起,血罗刹就走在这些帷幕之间,拨开那些如同雾一般阻挡在她面前的帷幕。一直到最后一重帷幕被拂开,那寝宫的入口,才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一道红色的人影,在血罗刹的手拂开最后一层帷幕的时候,安静而又诡异的闪现在了两人的面前。红衣红袍,一样的嗜血气息,一样的冷淡无情。不,甚至在周博的眼中,那个红色的身影比之血罗刹,似乎更为冷酷,更为无情。一切,都是源自于那双遮掩在金色面具后方的冷厉的双眸中。空洞的不知道感情是何物的目光,让周博没来由的周身一冷。这个和血罗刹装扮一模一样,甚至说他是另一个血罗刹也并不为过。

    “介绍一些,她是修罗!”血罗刹随手将周博扔在了地上,一手解开了遮挡住面容的面纱,轻轻的拍打了一下了修罗的右肩:“这几天麻烦你了,有没有什么问题!”

    “有,天山的人直接打上来了!”修罗的声音清冷的好比是极度深寒的寒冰,冷的不带有感情:“天山派的金雁真人来要人了,我跟他交了手,然后他走了!”

    修罗的声音冷淡,可是却也不掩饰其真正的本音。“天啊,这个满身冷气血气的修罗,竟然也是一个女的?”周博心中暗暗说道。不过,随即他又释怀起来,如果对方不是女的,恐怕也不会出现在血罗刹的寝宫中了吧?而且看她们两人的样子,明显是熟悉无秘密。或许,这修罗是血罗刹的心腹,是她在整个罗刹门中,没有多少人知道的秘密吧?

    “哦,金雁那个老家伙还真的来了?有意思,看来这一次那个老家伙还真的是发火了,怎么样,你没事吧?”血罗刹的语气并没有多少的担心,似乎只是随口一问一般。看来,她对于修罗,还是十分的放心的。

    “没事,他虽然强,不过这里是南疆!”修罗的语气很淡然,而且话语很少。血罗刹摇了摇头:“那个老家伙的修为不错,可是也不想一想,以他的身份出现在南疆,那会意味着什么?对了,他也没事吧?”似乎是看到了坐在地上,两眼中带着担忧的神色,血罗刹也捎带着问了一下金雁真人的消息。

    “没事,只是交手之后,他就走了!”修罗快速而又简洁的说了,目光在周博的身上一停便走:“他就是那个晨曦的弟子?”

    “恩,就是杀了凶鹰老怪,祝融,邪道人的正道小子。而且不仅仅是他们三个,前几天,他还干掉了百鬼老祖!”血罗刹随口说了一下周博最近的成绩之后,又补充道:“不过,他的好运也只是仅限于此了。接下来,他交给你了,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说完,血罗刹再也不看周博一眼,转身进入了那在罗刹门中,绝对是禁地的区域。

    气氛,一下子冷清了下来。修罗就站在那里。如同血罗刹一样的打扮,让她和那个冷血无情的血罗刹相似之至,因此对于敌人的手段,恐怕这位修罗也并不会温和多少。甚至,周博的心中已经做好了准备。突然想到那在月夜下教了自己十余年的师叔莫野,想到他教给自己那飘尘剑式。耳边,似乎回响起了当日他那沉重而又担忧的话语:“然而,这套剑式终究太过霸道,而且戾气太重,非是道中之人所该学之术。这套剑式大成之后,出手难回,一剑足以定人生死......”在此后的日子中,周博也终于知道了当日师叔莫野的担心,并无道理。自己,也似乎已经慢慢的了解了当日师叔莫野教给自己这套剑法的时候,那种隐含的担忧。可是,因为为了自己的安全,他还是最终将这套剑法演示给了周博看。这其中,又蕴含了他对周博多少的关心?

    我和我的儿媳妇完[完]

    老师穿裙子没有穿内裤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