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1章报丧三更

推荐阅读:都市艳史校园群芳记(1…181)自带X药体质[快穿]包玉婷系列催眠小说大全风流少年h版异世师表我的极品小姨子可爱江山绝色榜
    杨若晴道:“我们过来看看你爹。【无弹窗..】”

    陈彪脸上露出感激,忙地朝堂屋那边伸出手道:“爷,三伯,快屋里请。”

    几人进了陈彪爹的屋子,陈彪娘坐在床边,手里端着一小碗粥,看样子是打算给陈彪爹喂几口。

    可是妇人却一筹莫展,坐在那里眉头紧皱。

    看到陈彪带着老杨头和杨若晴他们进来,妇人很是意外,忙地站起身跟众人打招呼。

    老杨头道:“开春了,家里有些忙,一直腾不开功夫过来看看。”

    “今个得空,就想来瞅瞅,陪老陈坐会说会话。”老汉道。

    陈彪娘红着眼眶轻轻点头,转身看了眼身后的床上:“彪儿爹,老杨伯和三哥过来看你了,你睁开眼瞅瞅他们啊!”

    循着陈彪娘的声音,站在这边的杨若晴也将视线投向了床上。

    一眼扫过去的时候,她诧了下,床上哪里有陈彪爹啊?全都是揉在一起,皱成一团一团的被褥啊!

    “人呢?”老杨头出声了,显然,老汉的眼力也没找出来。

    “这呢。”陈彪娘抬手指了下。

    众人循着陈彪娘的手指指的地方望了过去,不看不打紧,一看真的吓一大跳。

    一团乱糟糟的被褥中间,有一个光秃秃的脑袋耷拉在那里。

    脖子细细的,掩埋在身上那件又肥又宽的衣裳领口。

    身体其他部位全都掩藏在被褥底下,太过瘦小,以至于都看不出形状来。

    杨若晴暗暗吸了口凉气,这跟上回过来时,完完全全质变了。

    大家伙儿进屋这也好一阵了,几乎都没听到半点床上的声响,整个屋子都弥漫着一股让人压抑的死气,那是一种生命力在源源不断的消失的感觉。

    哎,估计也就这两天了吧!

    杨若晴暗暗心想,扭头望了眼窗外,消息放出去已经快三天了,还没有陈彪哥哥的消息。

    那个鸟人,那个混账,到底是躲到哪个天涯海角去了?

    还是已经被人做掉了,在底下等着陈彪爹呢?

    屋子里,老杨头惊愕的声音再次响起,将杨若晴的思绪拉了回来。

    “天哪,这,这咋瘦成了这副模样啊?”老杨头声音微微发颤,上前几步来到床边俯下身来。

    “老陈啊,我是你老杨伯,你要是能听到我说话,就点点头啊!”老杨头道。

    那颗耷拉着的光秃秃的脑袋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某一个瞬间大家都以为他死了,但偶尔又能听到几声‘呼哧呼哧’的声音,从胸腔里发出来的呼吸声,很奇怪,像是在拉风箱。

    “哎!”老杨头叹了口气,站直了身,满脸都是悲痛和惋惜。

    杨华忠则是红了眼眶和鼻头,汉子僵硬的站在那里,强忍着眼中的泪水。

    不想让眼泪淌出来,不想让陈家人更加难过。

    “已有好几天不吃东西了,就喝一点汤汤水水。”陈彪的声音沉闷的响起。

    “前几天我送菊儿回长坪村,在晴儿姐那里吃了饭,当时我还跟晴儿姐说,我爹巴巴的就想见我哥最后一面,”

    “从昨儿开始,我爹就不说了,昨儿夜里我守在他床前,听他夜里叫了一宿的人的名字,”

    “再不是喊我哥,而是喊我家那些过世了的祖辈亲人,一会儿说你来了,一会儿说他也来了,大家都来了,”

    “大半夜的,我听得浑身一阵阵的发寒,好似这屋里一大屋子人似的,害怕得紧,还好我娘过来陪我作伴,这才熬到了白天。”

    听到陈彪这番话,老杨头惊讶得睁大了眼也张大了嘴。

    随即,他摇摇头,长叹一口气。

    “这都是命啊,老天爷要收你爹这个好人哪,没法子,没法子啊!”老汉道。

    大家在陈彪爹的床前站了一阵子,叹了一会气。

    陈彪和陈彪娘招呼老杨头一行去隔壁堂屋里喝茶,陈彪还要出去买菜留他们吃饭。

    可此情此景,谁还有心思留下来吃饭呢?

    于是,老杨头和杨华忠把带过来的礼品留下,便告辞了。

    陈彪娘拎着礼品追到了门口的胡同里,“这礼品他爹那副样子是用不上了,你们带回去吧,给老太太吃,老杨伯你自个补补身子也行啊”

    老杨头道:“我们家里还有呢,这个你留着吧,多少也是咱一点心意。”

    陈彪娘还想要再推辞,陈彪道:“娘,爷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你就收下吧。”

    “等到将来,咱有条件了,再把这情给还了。”他道。

    陈彪娘只得作罢,母子两个目送老杨头他们的马车离开胡同,方才转身回了院子。

    马车上,老杨头沉声道:“我看老陈就今个明个这两天了,熬不到后天了。”

    杨若晴没做声,脸色也是一片凝重。

    杨华忠道:“上回正月老五他们进新宅子的时候,我还跟陈大哥一个桌上喝酒。”

    “陈大哥今年也才四十二,比我大一岁,两个儿子都还没成家,就这么去了。”

    “我看着他那副样子,这心里当真不好受啊!”杨华忠沉声道。

    老杨头道:“说白了,这都是命啊!”

    “瞧瞧我,都快要七十了,要是能换,我多想跟你娘一块儿把你大哥二哥给换回来啊!”老汉道。

    杨华忠不做声了。

    三人就这样一路沉默的回了长坪村。

    下车的时候,老杨头对杨华忠道:“这要是陈彪爹一躺下,陈家照理说会派人过来报丧吧?”

    杨华忠想了下,道:“那应该的吧,菊儿和陈彪还要在热孝里成亲呢,咱老杨家四房跟老陈家是杠杠的亲家啊,肯定得来报丧啊!”

    老杨头点点头,“咱其他几个房虽不跟老陈家通丧通礼,不像老四那样敲锣打鼓过去送花圈吊丧,但逝者为大,白事这块,咱还得过去烧个寿香。”

    杨华忠连连点头,“爹,这必须的呀,儿子都懂呢!”

    老杨头这才放心的下了马车。

    当第二天早上杨华忠打开院门的时候,陈家那边就派了报丧的过来了。

    “听说是昨儿夜里烧夜饭的时候去的。”杨华明一脸凝重的来了杨华忠家,跟杨华忠和老杨头商量这个事儿。

    我和我的儿媳妇完[完]

    老师穿裙子没有穿内裤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