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尊宝娱乐 > 军史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第五百七十七章五道圣旨

第五百七十七章五道圣旨

推荐阅读:奇术色医局中局:妻子的秘密美女老板赖上我重返十三岁村孽新婚换爱重生军嫂有空间醉迷红楼抗日之特战兵王娇娇倚天[快穿]打脸金手指
    “你,你什么意思?”齐元脸色惨淡,“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无弹窗..】”

    “哦,你还真是死鸭子嘴硬。”朱松耸了耸肩膀,道:“非要本王把话说得那么明白,这样不好,真地不好。”

    “你们朝廷的人都是如此地恶毒,如此地无耻吗?”齐元死死地盯着朱松,“江湖是江湖了,祸不及家人,你为何非要苦苦相逼?”

    “嘿,瞧你这话说的,本王可没说会伤及你的家人啊?”朱松笑了起来,“再者说了,本王也不知道你有多少家人啊?”

    “你……”齐元眼里都要冒出火来了,可是偏偏不能说什么。

    “怎么样?能不能好好聊一聊了?”朱松往前探了探身子,说道。

    齐元沉默了好一会,方才说道:“你想问什么,尽管问好了。”

    “早这样不就好了。”朱松哈哈一笑,道:“有爝,你们几个准备记录。”

    顿了顿,朱松继续道:“说说吧,对于渤泥国对本王的悬赏,你是怎么想的?至少那些废物都是单枪匹马,就算被本王查出来,也不过是孤身一人,死了也便死了。但是你不同,你家大业大,难道就不怕本王查不出来吗?”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齐元冷冷地说道:“我既然敢接任务,自然就是为了银子。再说了,此事我自认为做得想当隐蔽,你们不可能发现的。”

    “不可能?不可能,你他娘地怎么会在这?”朱孟灿没好气地撇了撇嘴。

    齐元瞪了朱孟灿他们一眼,没有说话。

    “嘿,你他娘地这是什么眼神?”朱孟灿鼻子都气歪了,哪里管这货受没受伤,上去就狠狠地赏了这家伙一脚,“信不信老子杀了你?”

    “哈哈哈,有种的话,你现在就杀了我。”被踹倒在地上的齐元,涂了一口血,“不过,你做的了主吗?哈哈哈……”

    “嘿……”朱孟灿这个气啊,还想要动手。

    “孟灿!”朱松叫了朱孟灿一声,道:“你说说,除了你之外,这大明的地界儿,有多少门派已经活着有意向接这个悬赏任务。别告诉本王,你什么都不知道,以你们这杀手门派的情报能力,可远比我们朝廷要全地多。”

    “对我们匹夫楼,你倒是很了解嘛!”齐元咧了咧嘴,道:“不过,据我所知,除了我们匹夫楼之外,没有哪个江湖势力胆敢接这个任务!”

    说到这里的时候,齐元补充了一句:“至少北方没有。”

    齐元的意思表述地很明确,我只知道北方的江湖势力,对于南方之事,你甭问我,问我也是啥都不知道。

    “好!”朱松点点头,“那,咱们再来说说你曾经为我大明朝廷的哪些官员送过金银珠宝吧,对于这个,你齐元应该记得很清楚吧?他们毕竟是你的幕后保护松,总有你们用到他们的时候。”

    “这个也不必问我了。”齐元摇了摇头,“对于我匹夫楼的金银开销,所动用的每一笔,我匹夫楼中都有记载,你们只需要去我总部的匹夫楼废墟里搜一搜,便能找到了,何必浪费那么多口舌呢?”

    “最后一件事!”朱松竖起了手指,“山东承宣布政使司王布政使,是不是被你们匹夫楼的人给刺杀的?”

    “你是说王珂?”齐元倒是知道这是,毕竟从历城到济南府的距离并不远,再加上匹夫楼信息往来很快,所以他知道事情也快,“不是我们做的。”

    “怎么?敢做不敢承认吗?”冷月不干了,“你们匹夫楼劫了我蜀中唐门的暗器,这些暗器里有一物名为阎罗针,若不是你匹夫楼坐下的,那王布政使司为何死于阎罗针下?连这都不敢承认,呸,真够怂的!”

    “哈哈哈……”听了冷月的话,齐元仰天长笑了起来,“连谋刺亲王这等灭满门之事,我都敢认下,不过一个去去的布政使罢了,我又有什么不敢认的?”

    朱松眉头一皱,道:“那你说,这蜀中唐门的暗器,是不是你们做的?”

    “不是!”齐元摇头。

    “不可能!”冷月明显不相信齐元所说的话,“山东一带,除了你们匹夫楼之外,又有哪一方势力敢做这种事情?”

    “那就是你们的事了。”齐元冷笑:“这件事反正不是我做的,你爱信不信。”

    “你……”冷月和朱孟灿等几个啥。

    这个时候,朱松一摆手,道:“好了,这件事情就先这么着吧!剩下的事就交给冷月了,相信以冷月的能力,应该可以审处很多有用的东西来。”

    一边这样说着,朱松一边站起身来,道:“好了,冷月,交给你了!剩下的人,都随本王走吧!”

    ……

    经过足足三日的审讯,齐元交代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虽说并没有抢劫蜀中唐门、刺杀王珂之事,但是许多之前的悬案,还是从齐元这得到了答案。

    匹夫楼还活着的人,全都被押往了南京城诏狱,等着秋后问斩,而一大波的山东承宣布政使司下辖的文武官员,也随着起源一起落马了。

    这帮官员的落马,对于百姓们而言算是一件好事,毕竟朝廷能够办了这些贪官污吏们,证明朝廷还是有大力度,整顿吏治的决心的。

    只是唯一让朱松他们感到遗憾的是,蜀中唐门暗器被盗、布政使王珂被刺之事,终究还是没有查清楚,甚至连点线索都没有。

    朱松倒是无所谓,但是对于冷月而言,还是有着满腹的疑惑。

    再次在山东停留了有半个月的时间,朱松直接领着朱孟灿他们回返了南京。

    半月之后,皇宫之中。

    朱棣正在暖阁之中批阅奏章,郑和的声音响了起来:“万岁,韩王殿下与赵王殿下等人回来了,眼下正在阁外等候。”

    “哦?终于回来了吗?”朱棣抬起脑袋看了郑和一眼,道:“让他们进来吧。”

    一进门,朱松和朱高燧还没来得及行礼呢,朱棣就直接迎了过来:“哈哈哈,松弟,你总算是回来了,这一次,你在四川和山东,弄出的动静可不小啊?”

    朱松向朱棣拱了拱手,笑道:“四皇兄,这可不关臣弟的事,是那些家伙自己不检点,再加上四皇兄赐臣弟便宜行事之权,对于这些荼毒百姓、百花朝廷声望的家伙们,臣弟没有直接杀了他们,就算不错了。”

    “行了,行了,你小子行事一向都不能揣度,为兄也不怪你。”朱棣直接把朱松按在了椅子上,道:“怎么样?你回来的消息,没有外传吧?”

    “哦?父皇,您怎么知道的?”朱高燧有些奇怪地问道。

    “你小子是不是傻?”朱松没好气地说道:“甭管是锦衣卫还是东厂,都是干得搜集消息的活计,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那朝廷就白养他们了。”

    “呃……对,松皇叔您说得对。”被骂了一顿的朱高燧,讪笑了起来。

    “松弟,你是怎么打算的?”朱棣坐在椅子上,“既然匹夫楼都已经被连根拔起了,你接下来想怎么办?难道,是想直接打到渤泥国去?”

    “有这个打算,不过不是眼下。”朱松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接下来半年的时间,臣弟想要肃清咱们大明境内,所有的江湖门派。”

    “你所谓的肃清,是说将他们全部剿灭,还是?”朱棣眉头一挑,问道。

    “能收服的话,就直接将他们收了,然后改组成一个单独的部门!”朱松似乎早有此打算,“若是那些不愿沉浮于朝廷的话,就将他们……”

    “灭了!”朱高燧咧嘴笑了起来,吐字冷酷。

    “有你小子什么事啊?告诉你,这一次的事,朕还没找你的麻烦呢,给我老实呆着!”朱棣没好气地瞪了朱高燧一眼,随后对朱松道:“半年的时间,你确定如此短的时间,就够了吗?”

    “四皇兄,臣弟可没有说,这件事情只能由臣弟来完成啊?”朱松嘿嘿笑了起来,“我大明朝堂之上,文臣武将众多,高燧、孟灿他们又可以独当一面,足以胜任此次剿灭诸多门派的指挥之责。”

    “真的,松皇叔?”朱高燧一脸惊喜地看着朱松,说道。

    “不我,这件事,最后的决定权在你父皇手里。”朱松两手一摊,说道。

    “啊?”朱高燧的脸一下子就苦了下来,他可不敢去触朱棣的霉头。

    “瞧你那没出息的怂样!”朱棣瞥了朱高燧一眼,道:“这件事情,朕还真不能马上做出决定!待过几日大朝会的时候,朕会将此事提出来,征求百官的建议,若是他们有超过半数同意的话,那这件事情咱们再详细商量细节,如何?”

    “成!”朱松直接点头,“反正这件事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臣弟有的是时间等,不过我相信,解学士他们,应该会同意的。”

    “那可不一定!”朱棣摇头道,“好了,这件事情先议到这里,你我兄弟有些时日不曾相见了,今日便留在宫里陪朕用膳吧,高燧,你也留下。”

    “是。”朱松点头,应承了下来。

    ……

    事实上,还真让朱松猜对了,朱松将这件事情交给了朱楩,由他将这件事情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说出来之后,除了极个别的几个人之外,几乎有八成的人选择了支持。

    于是,清剿江湖势力以及江湖门派之事,就被拿上了日程,摆在了明面上。

    因为朱松是秘密回程,所以知道朱松还活着,并且已经回到南京城的,也就是经常出入暖阁的那些人。

    朱松每日傍晚时分,都会前往皇宫,与朱棣碰个头,商量着一日里,所有和清剿江湖门派、势力的建议或者条陈。

    如此过了有半个月的时间时间,朱棣终于有所动作了。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里,朱棣连下五道圣旨:

    第一道圣旨,自然是安排朱高燧、朱孟灿、朱有爝……等统兵之能的皇亲国戚、文官武将们,秘密前往各承宣布政使司,执行剿灭江湖势力、门派之事。

    第二道圣旨,下发至锦衣卫、东厂以及六扇门,命这三个衙门全力运转起来,遍查各承宣布政使司门派、江湖势力之信息。

    第三道圣旨,下发至都察院,名都察院组成一支都察巡按团,由锦衣卫出兵一千名,身着便服,沿途护送,巡查大明各承宣布政使司下辖的文武官员之品行德操、辖下百姓之生活状况。

    第四道圣旨,下发至大明各承宣布政使司,命令各承宣布政使司辖下各府城的府卫,凡大明所属在籍之兵卒,全部待战,随时听候朝廷命令。

    第五道圣旨,直发大明各边关,大军集结,封锁关隘,在此期间,不允许番邦或者大明属国之人入关,凡大名百姓,或者在明番邦之人不得出关,若有强行闯关着,除带有皇帝令者,不管身份贵贱,一律杀无赦!

    五道圣旨,先后从南京城中发出,陆陆续续发往大明各地。

    半个月的时间,五道圣旨就已经发至大明全境,远在南京城的朱孟灿等人也全都休整完毕,携各自麾下兵卒,前往了皇帝分配给他们的目的地。

    朱松自己反倒成了闲人,这家伙脸皮太厚,明明围剿大明境内门派、势力之事是由他提出来的,他可倒好,朱棣分配任务的时候,他自己倒是往后躲。

    用朱松自己的话说,我都收拾了山东的首强门派,怎么还叫我动手?猎人还有休息的时候呢,再让他跑下去,铁打的身体都受不了。

    屁的受不了,这家伙就是懒,在外奔波了两个月,好容易能够休息一下了,他再往外跑才怪了。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朱松是没动,但是他儿子朱玄焜倒是成了香饽饽。

    小家伙刚刚自己提出来,要跟着堂兄、堂伯们去围剿门派、江湖势力,那些个亲王、郡王们,就像是疯了一样地抢朱玄焜,一个个打破了脑袋,想要朱玄焜去他们那边。

    到最后,小家伙跟了朱有爝,朱有爝毕竟是这帮小郡王里头最稳重的一个,交给他,朱棣放心,朱松也放心。js3v3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