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尊宝娱乐 > 都市小说 > 烽皇 > 正文 第五十二节 围城(2)

正文 第五十二节 围城(2)

推荐阅读:妻子的会客厅:高官的秘密风流推销员艺校女生徒儿们放过为师吧绵绵的性福孕事(繁体版)限乡村情乱:富婆大团结情欲超市透视小村医官场之教师风流
    一骑飞驰而来,卷起一路黄尘,远远的城楼上已经看到了来骑,而在吊桥旁的哨兵则打着呼哨示意吊桥赶紧放下。【..】

    来骑过了吊桥之后,险些落下马来,城门洞内都头模样的军官一脸关切,看到险些落马的斥候下得马来,连忙扶住:“二柱,怎么了?”

    “没啥,遇上了感化军的几个斥候,幸好某反应快,射杀了对方一个,我也吃了一箭,还好,没伤着要害。”

    跳下马来,斥候一边龇牙咧嘴的扶着大腿,果然箭矢头还留在甲胄上,血早已经将整个大腿衣袍浸润透了,浓烈的血腥气息扑鼻而来。

    “感化军这帮杂碎,这一战总得要他们付出代价,让他们明白马王爷有几只眼!”恨恨不平的骂骂咧咧着,都头搀扶着对方,一边招呼着自己手下将对方扶进去,“那帮感化军距离还有多远?”

    “顶多十来里地。”痛得全身冷汗直流,斥候喘了一口粗气,“杜爷,帮个忙让人赶紧把某送到梅大人那里,某要把情况赶紧报告了。”

    “好的。”杜姓都头见对方伤得不轻,早已经安排自己手下招呼着几个夫子抬着担架过来了,然后将对方抬上担架,“赶紧去回报,这边儿我让人去叫郎中了,等你报告完,郎中马上替你治伤,梅大人和秦大人他们都在城楼上,骆大人和田大人还在巡视。”

    几个夫子过来小心翼翼的抬起担架,嘿着嘿着沿着除了瓮城,然后从瓮城外的楼梯上城墙上去了。

    淮右军也汲取了教训,早不早已经将瓮城内的临时楼梯拆了,防止出现像感化军那样的局面。

    梅况和秦汉二人正在城门楼上眺望远处。

    斥候进城来他们早已看见,事实上不用斥候报告,他们也知道感化军大军距离不远了,一场大战即将拉开序幕。

    从蕲县那边也传来了消息,淮右军主力大军已经围住了蕲县,战事也是一触即发,这场大战就分为了南北两个战场,北面是感化军大军主力猛攻符离,而南面则是淮右主力大军要拔除蕲县这颗钉子。

    “报!”

    “说!”

    “敌军已经逼近距离县城十里地之处,其中一部分沿着故牌湖堤而来,主力则沿着驿道前行,预计一个时辰之后可能就会抵达。”

    “呵呵,没想到尚云溪倒是挺谨慎啊,故牌湖堤也派了一股军队沿线搜索。”梅况微微一笑。

    “情理之中的事情,故牌湖堤数十里,沿岸苇荻铺天盖地,淮北看来是对我们淮右水军忌惮得紧啊,深怕我们埋伏袭击。”秦汉也是迎合着梅况的话题。

    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合作,但是都对对方有所了解。

    梅况知道秦汉曾经在平卢军中征战厮杀多年,也是一员骁将,若非因为身份原因,只怕早就成为王守信手下的首席大将了,其武道水准更是不凡,可堪与主君比肩,比自己甚至都要高一线,这也让梅况很是佩服。

    秦汉同样也对梅况不陌生。

    寿州的头号高手,淮水上第一号人物,这一段时间接触下来,秦汉感受更深,这位水师头号人物,其水准绝对不止于水军,对于步战一样娴熟,两人探讨过多次,都是颇有心得,很有点儿惺惺相惜的感觉。

    “那也太夸张了,我们通共就这点儿兵,分兵智者不为。”梅况不屑的道:“尚云溪这是成了惊弓之鸟了。”

    “他们也不敢不防啊。”秦汉淡然道:“这一战对于他们来说也算是生死攸关的一战了,一旦失败,那就万事皆休。”

    “老秦,对于我们来说,这一仗一样不容有失啊,徐州之战关乎君上下一步大计,你应该知道君上的胸怀绝不仅止于徐州淮北这么简单。”梅况挥手示意旁人退开,只剩下两人,“徐州之战一结束,我们也许会获得一段时间的休整期,但是我以为这段休整期恐怕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么长,君上的眼光也绝不仅仅只局限于中原争霸那么简单,……”

    梅况的话让秦汉若有所思,好一阵后才慢慢道:“君上莫非是担心契丹人?”

    “老秦,你在平卢军多年,对契丹人应该有更深刻的印象才对啊。”梅况微微点头,“我听君上说过,李唐失国,带来的不仅仅是中原混乱那么简单,而是给了北地胡人一个莫大的机会,稍有不慎,也许又会让我们中土沦落到和四五百年前五胡乱华一样的那种惨状,那我们就会是历史的罪人,所以他说他绝对不允许那种局面的发生,你看到我们淮右为什么马不停蹄的不断追逐扩张,有时候我们都觉得可以缓一缓,但是君上说缓不得,也许落后一步,未来我们就要付出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代价。”

    “君上对契丹人这么忌惮?”秦汉皱起眉头,“我在平卢军生活多年,的确契丹人在河朔那边很猖獗,在平卢亦是耀武扬威,更为麻烦的是现在在北面混不下去的那些契丹穷汉都纷纷南下,和我们汉人的矛盾不断加剧,而地方官府却惧于触怒契丹人,所以每每忍让或者偏袒契丹人,这更增添了这些契丹人的气焰,但你要说这些契丹人有多么了不得,那也不见得。”

    “不,君上说过,我们看到的不过是表象,本质,契丹人这样大规模南下,契丹贵人岂能不知?他们不但不制止,反而为这些契丹穷汉南下提供便利,一方面是急先锋,另一方面亦可相机行事。”梅况对江烽的眼光一直是深为佩服的,很多时候都是后来细细品味才能慢慢悟出其中道理。

    “相机行事?”秦汉咀嚼着这个词语,若有所悟:“君上这个观点很是不同,契丹贵人将这些穷汉从北方变穷地区驱除南下,一方面可以借势霸占我们汉人肥地沃土,这是蚕食之策,让我们汉人不得安生,对自家官府亦是产生不满情绪,酿成治安问题,另一方面契丹人则可以利用这种不满情绪破坏官府威信,如果官府对契丹人稍有处置,他们便有借口介入,寻找机会滋事,甚至引发战争,只要机会成熟,他们随时可以借机寻衅起事。”

    “对,君上也是这个意思,这些契丹人极为狡诈,长期在变穷荒地生活,让他们性格粗野残暴,以打仗为乐,我们汉人这些方面确有不如,若是不早日做准备,日后定要成为我们的大患。”梅况霍然道:“君上也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才要急于北上,否则我们安全可以坐观李昪和蚁贼打过你死我活,然后顺手收拾残局。”

    秦汉想明白这个道理,亦是大为叹服,这便是差距,无论是平卢王守忠还是吴地李昪,亦或是大梁和蔡州袁氏,何曾想过这些道理,只知道为自家利益打生打死,却从未为整个汉人的未来考虑过。

    江烽虽然崛起不过三四年,但却能深得麾下来自各地各部的属下信任爱戴,并非无因,像梅况这等强者,本身就不是光靠利益所能让其折服者,如今这般忠心于江烽,自然有其道理。

    二人正在思考间,却看见城墙上田春来疾步而来,“春来,南门情况如何?”

    “都准备停当了,就等感化军来尝尝滋味了。”田春来笑着道:“不过咱们的布防重点还是在北门,我估摸着南门顶多也就是感化军佯攻牵制我们力量罢了。”

    “那也正合我们之意,那就看看各家神通显摆出来,试试道行吧!”梅况傲然道:“我们淮右道藏所在这方面从来不惧任何人!”

    看见将帅们谈笑风生,意气风发的模样,周围的士卒们也都被其感染了,原本还有些紧张的情绪也慢慢放松下来,自信心也不知不觉的树立起来。

    可以看得见当一堆黑点,慢慢在地平线上出现时,敌人终于出现了。

    一堆黑点,逐渐变成一条黑线,然后变成一团,沿着驿道不断扩大,犹如水墨图上浓墨重彩的一点,然后涂抹成一片。

    骑兵开始出现在两翼,依然十分谨慎,斥候来回奔行在视野可见的范围内,唿哨声此起彼伏,但很快这些黑线就停了下来。

    敌人要开始扎营了,逼近到如此近的地步才开始驻足,也显示出敌人对这一战的决心,不过在梅况他们看来,这不过是一种心理战罢了,要战便战,等待已久了。

    在北门布防的是右一军和右二军,水军第一军作为预备队,而水军第二军则负责南门和其他城墙部分的巡查,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按照常理,感化军兵力充足的情况下,多半会是选择两到三处作为突破点发起进攻,但由于符离城雄峻,可供突破的弱点并不多,其中更适合展开进攻的当然是南北两门,尤其是北门。

    如果要以一力降十会的方式来进行,当然会是选择北门作为主攻点为佳。

    感化军也不例外。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