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尊宝娱乐 > 武侠小说 > 修仙进行中 > 第六百八十章 人尽皆知的道侣

第六百八十章 人尽皆知的道侣

推荐阅读:现代修仙录鹿鼎雄风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仙韵传剑出华山含桃我是极品炉鼎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
    二十分钟后刷新

    不知道修真界有黄历卖没有,要是有她以后要买上一本,出关出门先查查。【最新章节阅读..】她今日是不宜出关啊,给她来个这么个大惊诧。

    夙无衣刺她一剑,她不会当没发生过,后来夙无衣又拼死挡在她面前,她亦没多感动。

    因着她跟夙无衣缘起的比较特别,从她让冥尘给他解毒的那一刻,在心里对她跟夙无衣的种种,情的欲的,恨的气的,已一笔勾消。

    夙无衣出现在这里算什么事?

    林千蓝挑着一边眉梢,传音道,“腾二,你不说吗,要了吗?”

    腾二结舌,“要,要了,啊……”

    林千蓝盯着夙无衣银色的长发,阳光洒落在上面,闪耀着虹光,“嗯。我看也是,他还是很好看。”,也不会跟他有交集。

    腾二垂头道,“老大,不怪我,我打不过他,还有,还有……”它告起了状,“是冥尘不让我跟孔雀妖拼命,小黑炭可以作证。”

    林千蓝跟

    廊桥上的两人往她这边看过来,林千蓝很想闭回关去,她不是怕见到夙无衣,而是对他无话可说。

    冥尘神情自若地问道,“你出关了?”

    跟问她“你吃了吗?”一个调调,尽管冥尘没问过她这句。要是冥尘这会是黑豹形态,林千蓝已经上手在他背上揉一把了。

    对着人形的冥尘,她做不来。没有冥尘的允许,夙无衣绝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林千蓝就不明白了,冥尘是出于什么目的留下的夙无衣。

    林千蓝回给冥尘一个高冷的表情,“出关了。”然后看向夙无衣,对他一笑,笑意不达眼底,“你是来取你的本命羽翎的?不巧了,我闭关的时间长了点,让你久等了,噢,我这就还给你。”

    管夙无衣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是快刀斩乱麻吧。

    林千蓝抬手拿出头上的白色羽翎,内心一团的纠结。

    她就是今日不宜出关哈,当初跟冥尘就差拍桌子发狠劲了,说一定要把这个劳什么的契约解了,可如今这个羽翎还在头上戴着,还让夙无衣看见了,她是在向他表明她很喜欢?

    她是很喜欢,但喜欢的是这个羽翎太好使,想着既然一时解除不了契约,何必装清高地不用呢。

    可有时,清高还是要装装的。

    她把这话跟夙无衣说,夙无衣能信吗?

    林千蓝手轻扬,把白色羽翎扔向夙无衣。夙无衣要是主动解了契约最好不过,省得她自己想办法。

    白色羽翎飘到廊桥上方,却是打了个回旋,又飘了回来,落到了她的手上。

    她是使了御物术的,白色羽翎不会是被风吹回来的,那就是夙无衣不想接了。

    林千蓝抓着羽翎,没再还。夙无衣不想接,她是还不回去的。

    夙无衣已站了起来,银发随之飘拂,垂落,还是傲睨万物的宝蓝双眸,可那孤傲里却是多了点什么,林千蓝没去细品。

    夙无衣道,“它已是你的。”

    林千蓝最受不了话说一半,什么事摊开来说多好,非得让对方自己意会去。

    要是夙无衣在给她本命羽翎时说清楚,哪至于会发生后来的事?

    他以为她知道本命羽翎的事,可她就不知道。

    林千蓝胸口处堵了口不上不下的气。

    自从用了白色羽翎,她头上再没有簪过第二支簪子来固定发髻,一拿下羽翎,头发散落下来。

    见冥尘看着她的头发,脸上出现了未明的笑意,林千蓝那口气更是不上不下,转身一拉身边的小墨,原地消失。

    不想跟夙无衣上演什么“你当初,我当初,你为什么,我为什么的”的对质会,林千蓝一不做二不休地遁了。

    腾二呆了下,大叫,“啊!老大,还有我!”可老大是瞬移走的,它去哪追?老大没想带着它,它追去会不会被打发回来?

    为啥被老大始乱终弃的总是它……

    冥尘和夙无衣也都没想到林千蓝不按常理出牌,没有生气,没有质问,利落地遁走了。

    冥尘却是知道,契约者这是生他的气了。

    夙无衣找来前心里已做好了准备,林千蓝的反应不在他的预料内,却不是最差的,他能接受。

    冥尘道,“夙无衣,要想留下来,须跟颜十四学学厚颜无耻。”

    夙无衣顶着孤傲脸微微点了下头,“嗯。”

    腾二惊得大蓝眼一骨碌,它好像听到了两个大佬应该密不可宣的话。

    不会被灭口吧?

    钟管家很称职,没让林千蓝怎么等,一辆兽车就派到了门前,林千蓝上了兽车离开。

    林千蓝接管了丹曦庐舍,却没有改变一度让她吐槽的拉风兽车,不是她的审美改观,而是舍不得再花灵石。

    司华烨懂得享受,兽车除了外观精致外,舒适度和功能都是一流的,她对这两样都是很满意的,花哨的外观也就随它去了,只去除了上面冰庐的标志。

    兽车里的空间大,小墨长大的个头站在里面也不显得局促。

    驾车的是她常用的江仓,人机灵,话也不多。

    林千蓝出来没有特别的目的,临时起意让江仓往坊市走。

    坐到兽车上后,她先给司星澜发了个传讯,一会收到了回讯,司星澜说他在棋星山当值,马上赶回来。

    林千蓝再回传过去,让他不用特地赶来,说她要去坊市转转,待晚上回到丹曦庐舍再见面。

    仙京城大体上没什么变化,人多,热闹。但仔细观察路人,有的人脸上隐隐有担忧之色。

    林千蓝想起了南邺城兽潮的事,从司星澜还在仙京城可知,南邺洲的兽潮还没来临,她出关不算晚。

    在她闭关之前说是南邺城的兽潮要推迟到两年以后,她闭关近两年,兽潮随时可能来临,她需及早做好准备。

    去坊市从没目的变成有目的了,采买些东西备着。

    “小墨,夙无衣是什么时候来的?”她好歹她得先弄清闭关期间发生了什么事。

    小墨答,“是腾二出关的前几天,是冥四救的他。”

    那就是她闭关半年的时侯,夙无衣来了一年多了。

    “冥尘离开仙京了?他在哪救的夙无衣?”林千蓝先想到的是还好冥尘没动用超界的法术,不然她出关见不到冥尘心里该有多遗憾。

    其次才想的是夙无衣遇到危险了?她在仙京城闭关,冥尘不会离仙京城太远,也就不可能去夙血山脉,救下夙无衣的地方只能是仙京城附近的人修的地盘。

    夙无衣来到人修的地盘干什么?

    “不是的,冥四没离开,是夙无衣来仙京城找大主人,跟人在城外打起来了,冥四和大主人哥哥还有颜十四去救的他。”

    夙无衣是特地来找她的?觉着冤枉了她,杀错了人,特来道歉?

    林千蓝摇摇头,夙无衣不会为这点事就来闯人修的地盘。

    可别说对她情难自已,他刺他一剑的时候,她没觉出夙无衣对她还有什么情。

    小墨对怎么救的不是很清楚,夙无衣住到丹曦庐舍后很少出门,多是在房间里修炼。

    “额……”林千蓝往浮音宫里的一扫,想问问腾二时,发现她忘记带上腾二了。

    腾二一向不是挺机灵的嘛,她等兽车等了有一会,腾二怎么没跟上来?

    腾二对她还是重要的,可怎么就忘了它呢?

    等到了坊市给腾二买点东西好了,腾二好哄。

    额,大概是腾二好哄,才会总忘了它……

    去的是她较熟悉的琴月坊市,到了地方后,她让小墨进了浮音宫。

    小墨的个头变得太大,没办法站在她的肩头,小墨有两年没进浮音宫,也乐意进去。

    林千蓝先去了收购灵草灵药的店铺,出售了不少的灵草灵药,以及兽丹兽皮等来换灵石。

    素镯里的存货去了个七七八八。

    她虽然修炼上不服用丹药,但有些丹药还是需要常备无缺,比如补灵类、疗伤类以及解毒类的。

    她的重头戏是购置法宝。

    法衣成了她的易耗品,一件法衣穿几十年,甚至上百几百年的事发生不到她身上。

    除了法衣外,各个辅助类的法宝也需购置一些。

    突然想起来,夙无衣在这,那她可以把她的千丝缠和拭夜要回来了。

    林千蓝再次体会到她师父是怎样做到富可敌国的了,每进一小阶就到虚天宗各个峰主、老祖那里溜一圈敛财是一个,他每次的探险都能满载而归是一个,最可持续、且数额直线上升的敛财方式是炼器。

    她掏出半个家底换的灵石,竟买不了几件好的法宝。

    一时刺激的她这个半吊子学炼器的,产生了力争成为一名炼器宗师的志向。

    只是称心如意的法衣没能买到,要等几天后的拍卖会上看机缘了。

    最后的歇脚地是仙肴楼,她还惦记着楼里做的瑶池仙露。

    仙肴楼不仅在琴月坊市,在仙京城都有名,常常客满。

    高阶修士不用说,便是低阶修士也无需一日三餐饱腹,所以仙肴楼没有饭点的说法,任何时候都是饭点,好处是客人不会集中在某个时辰,倒是很少有无座的事。

    瑶池仙露是一种灵酒,仙肴楼独制,要品只能到仙肴楼来。

    林千蓝坐定不久,碰到个熟人。

    陆语若皆同三人进了楼,看到她后,面展笑意地朝她走来。

    陆语若热情中带着矜持,“千蓝真人!好久不见了。”

    林千蓝倒是不知道她与陆语若有什么可见的,在夙血山脉时,她与陆语若等于撕破脸了,要不是跟她哥哥陆语山约好去探修士洞府,她都给了陆语若一个教训了。

    以陆语若尽会当着面对她耍心机的表现,怎么看都不是个大度的人,该是记恨她才对,怎么对她热情以待了呢?

    人家笑脸过来了,她也会笑。

    林千蓝回以淡笑,“语若真人,恭喜。”

    陆语若身上藏了个化神老祖的神魂,不进阶金丹说不过去,而且,陆语若隐隐有往金丹中期进阶的趋势。

    结了丹,性格都变了?还是说因辛凝的神魂的影响?

    以前的陆语若说话声音总是放得很小,弱风扶柳的样子,眼前的陆语若声音有些大,引得周围的几位修士都往她这里看了几眼。

    “我们曾一起历练过,千蓝真人不用这么客气。”陆语若的声音又大了点,“对了,冒昧的问一句,千蓝真人的那位妖修道侣不会是那次历练时遇到的吧?”

    陆语若的同伴讶异道,“啊?她是冰庐的千蓝真人?有妖修道侣的?”

    陆语若答道,“是啊,千蓝真人的妖修道侣真是好相貌,不知多少人羡慕呢!”

    原来这就是陆语若跟她打招呼的目的。

    在苍穹九洲,人修与妖修双修不是什么少见的事,可少有结成道侣的。

    在许多人修眼里,妖修等于妖兽,妖兽等于兽,人找个妖修当道侣,等于找个兽类当道侣。

    但双修不算,双修是为了修炼,没有感情上交集,所以不算把人等同于兽类。

    真不知他们的逻辑在哪。

    林千蓝自己还不知道这件事的始末,但从陆语若的话里不难听出,夙无衣是她道侣的事已是人尽所知,毕竟这事少见。

    陆语若要是想用这事来让她感觉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那陆语若可是打错了主意。

    不提她现在与夙无衣关系如何,在她曾把夙无衣当成道侣人选时,就从没想过他是妖修不妖修的事,夙无衣只是夙无衣而已。但双修不算,双修是为了修炼,没有感情上交集,所以不算把人等同于兽类。

    在许多人修眼里,妖修等于妖兽,妖兽等于兽,人找个妖修当道侣,等于找个兽类当道侣。

    真不知他们的逻辑在哪。

    林千蓝自己还不知道这件事的始末,但从陆语若的话里不难听出,夙无衣是她道侣的事已是人尽所知,毕竟这事少见。

    陆语若要是想用这事来让她感觉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那陆语若可是打错了主意。

    不提她现在与夙无衣关系如何,在她曾把夙无衣当成道侣人选时,就从没想过他是妖修不妖修的事,夙无衣只是夙无衣而已。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