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尊宝娱乐 > 军史小说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843章能奈我何

第843章能奈我何

推荐阅读:美女老板赖上我官道红颜大清巨鳄盛明远扬娇娇倚天穿越大唐武神朕的霸图抗战之超级兵锋抗日之肥胆英雄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
    赵昺今年连着办了两件大事,一是成立了海运保险所;二是组建了海贸商队。【全文字阅读..】虽说这两项皆是远景发展良好,能给他带来滚滚的财富,不过初建花费也是巨万,将自己的家底儿几乎掏空。如今内藏库仅留下供内府运转和应急的约百万贯现银,其余的皆投入到‘钱生钱’的游戏中去了。

    后遗症也是极为严重的,就是让赵昺有些寝食不安。俗话说:手里有钱心中不慌,可现在要做的事情太多了,用钱的地方也就多了,而相应的行朝刚刚回到江南底子太薄,根本无法承受大的变故,一场大灾和一场局部的战争就能将大宋的财政拖垮,重新走入加税和官*民反的恶性循环之中。

    所以赵昺认为当前最为紧要的就是迅速恢复经济,增加国库的储备,以增强抵御灾害和战争的能力。而当下江南历经唐宋数百年的开发,在现有条件下土地的利用率已经基本达到极限,增长点只有工业和商业。但是工业的发展并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科技的支持,而见效最快的就是商业,外贸又是重中之重。

    现在战争y云仍然笼罩在大宋天空之上,谁也不知道哪天一声惊雷就会下起雨来。而战争打的是金钱,拼的是国力,要知道汉武帝当年虽拓边万里,将匈奴远逐,但是也将大汉三代积蓄消耗殆尽,百姓陷入困苦之中,以致其晚年不得不下《轮台诏》承认错误,可也由此大汉由盛转衰,再未重现昔日荣光。

    想那汉武时期,匈奴还只是边患,尚未威胁到汉朝的根本,连年的战争都将大汉拖垮了。赵昺想想自己面对的蒙元,其强大非是匈奴所能相比的,也可以说是不在一个级别的。且其已经建国有了完善的政权体系,要想将他们击败,夺回汉族故地,困难可想而知。明朝花费了三百年的时间都未能将残元彻底击败,并被浩繁的军费拖垮。而他即便有信心在短时间内将其毁灭,可这仍需要足够的国力作为支撑,何况在胜负难料之际。

    如今宋、蒙两国就像拳击场上已经打了十二个回合尚未分出胜负的拳手,他们都不得不抓紧短暂的中场休息时间获得喘息。而赵昺就是要利用这个时间窗口迅速恢复元气,并炼制一副十全大补丸,以求能够增强体力,延年益寿。机会稍纵即逝,他也只能赌上一把了,而且是倾其所有的豪赌,输了只能别娶媳妇儿了。

    老婆本儿都压上了,赵昺不能不走心,现在大宋水军主力皆在长江一线,东海和南海兵力空虚,而那边又是海贸港口的集中地。现在陈任翁受命组建的内河水军业已整训完毕,已经可以接手长江防务。他以表示和谈诚意的名义,下令内河水军沿长江溯流而上接替第二、三舰队的防务。

    赵昺同时诏令兵部,将两支舰队改编为南海和东海水军,分别以广州和福州为母港,并分设水警区,负责两海域的防务。在保卫海疆的同时,肩负维护贸易水道,打击海盗和走私的任务,为大宋开展海上贸易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适当的时候还会以威慑力量出现,开辟新的航路和贸易港。

    而第一舰队则改称北方舰队,驻防昆山港,负责防守长江口、抵御来自北方的海上威胁,还担负着增援长江防线的任务。御前水军则驻防杭州湾,保护京畿水上安全,并担任战略预备队,护送商队北上的任务。这样一来就实现了国防和保护两条海贸航道两不误的目的。

    赵昺是苦了点儿,可终归是有钱有权好办事。采买办拿着兵部的文书很快接收了泊在各港的船只,经过点验其中三千石以上的大船共计五百余艘,两千石的千余艘,五百石的小船四百余艘。其中堪用的在八成左右,新船在五成以上,余下的经过修理后也尚可投入使用。

    正因为现在海贸基本停顿,大批的水手闲着在家,招募的工作也很顺利,而他们的开出的条件也十分诱人。水手上船后立刻支付三分之一的薪酬,离港前再支付三分之一的薪酬,出海回港后支付剩余的三分之一薪酬,并且为他们在保险所购买了保险,若是途中有伤病将给予高额的补偿。

    在接到小皇帝的征召令后,那些刚刚回到家中不久的退役水军大部分立刻打点行装就近到各个港口报道,此外还有些退役的步军和因伤退役的老兵纷纷前来应募,点集后共有近二千余人。他们其实多是从军多年,除了c舟弄炮外别无所长,这次弄够重回海上做老本行,并拿着足以养家的高薪,当然高兴。

    赵昺根据召回人员的所长,分配到各船之上,同时以他们为骨干组建护卫船队。说是一支民间武装组织,其实却是武装到了牙齿,经过改造的二千石商船装备了各型弩炮,并配备了开花弹,火枪也是队员的标配武器,与水军不相上下。

    从武装商船配装的武器,谁都可以看出这绝对不是仅仅用来对付海盗的,经过训练后二千余人可以算是一支小型的军队,足以击败一个小国的武装。而赵昺也是这个意思,一旦某些国家不开眼禁止通商,那么就用枪炮轰开他们的国门,自己提前五百年就给他们来个‘鸦片战争’预演,在海外建立起飞地。

    此时海上贸易航线主要有两条:一是从扬州或明州经朝鲜或直达日本的航线;二是从广州出发、到东南亚各国,或出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经斯里兰卡、印度、巴基斯坦到波斯湾的航线。当时有些船只继续沿阿拉伯半岛西航可达非洲。

    输出的地区与国别有:东北亚的朝鲜与日本;东南亚的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南亚的斯里兰卡、巴基斯坦和印度;西亚的伊朗、伊拉克、沙特阿拉伯、阿曼;北非的埃及;东非的肯尼亚和坦桑尼亚。赵昺响应的也将船队分成南、北两支船队,全面开花,以求在短时间内获得最大利润。

    船队组建完毕后,赵昺赐名‘四海商行’,意在船行四海之地,赚四海之财,并将保险行并入其中。名号起的大,可资金有限,而每船货物价值动辄以十万贯计,但是这么多船空置肯定是浪费资源,于是他们向那些有意从事海贸的中小商人提供运输服务。他们可以单独租用一艘船,也可以合租同一条船,如此一来便解决了双方的问题,当然船队是要收取费用的。

    赵昺想的另一个办法,就是由四海保险行提供担保,向供货方提供担保。但是商队是新成立的,保险行更是新生事物,起初没有人敢将货物贷给他们。于是他放了个大招儿,令人将内藏库存放的金锭熔铸成数个一尺二寸直径的金球,每个分行大堂上摆放一个彰显实力。

    大金球摆上后,就是活招牌,立刻吸引了诸多商家的眼球。起初也有人质疑金球的真假,保险行的主事发话了谁要是能将金球抱走就归谁了,有不信邪的去试,却没有一个人能将球抱起,这下质疑声立刻消失。但仍有人怀疑是骗人的,摆上一两天就会撤走。毕竟那是五、六百斤的金子,价值不菲,更是占用了大量的资金,天天摆在那让人看,岂不是赔钱买卖吗?于是便每天偷偷去看,可一连十多天,金球都没有动地方。

    这样沸沸扬扬的闹了些日子,保险行不仅显示了自己的实力,也做了广告。立刻吸引了不少观望中的商户投保,也暂时解决了商队资金短缺的问题。人们也对异军突起的四海商行的来路开始猜测,要知道当年的海上巨商蒲氏一族全盛之时也没有二千多艘海舶,而他们就像地上冒出的一般,可见其财力的雄厚,渐渐坊间有人传出此乃是皇家的生意,于是乎名声更响,商户们争相上门,想着皇帝总不会赖账吧……

    赵昺是没打算赖百姓们的账,但是不能说他不会赖账。就在赵昺紧锣密鼓的张罗着发财大计的时候,蒙元和议正使伯颜已经赶到了扬州,而双方还在为在哪里作为谈判地点争执不休。谈判似乎有个不成文的惯例,谁主动到对方的地盘去就是求和方,此事关国体自然谁也不肯让步。

    眼看和议卡在这么点儿小事儿上,伯颜提议谈判地点选在扬州和润州间的江岛上,由于双方暂时以长江为界,小岛正在江心,宋方也同意了。但是由于正是雨季,长江也处于丰水期,小岛时有被江水淹没的危险,只能作罢。于是又提议大家轮流坐庄,双方约定分别在扬州和丹徒两地进行谈判。

    丹徒和扬州虽分在长江两岸,但是都是大运河的节点城市,往来也算方便。而头一次谈判地点在宋方的力争下设在丹徒,可是约定的日子蒙元使团的正付使一个没来,只遣一名文吏过江送来一封书信,让宋方白白忙了一场。徐宗仁看后摇头苦笑,不敢擅自决定,又修书一封送到了朝廷,请太后、陛下定夺。

    “大宋国主某,谨百拜奉表于大元仁明神武皇帝陛下:臣眇焉幼冲,遭家多难,权j似道,背盟误国,臣不及知,至于兴师问罪,宗社阽危,生灵可念。臣与太皇日夕忧惧,非不欲迁辟以求两全,实以百万生民之命寄臣之身,今天命有归,臣将焉往?”

    “惟是世传之镇宝,不敢爱惜,谨奉太皇命戒,痛自贬损,削帝号,以两浙、福建、江东西、湖南北、二广、四川现在州郡,谨悉奉上圣朝,为宗社生灵祈哀请命,**圣慈垂哀。祖母太后耄及,卧病数载,臣茕茕在疚,情有足矜,不忍臣祖宗三百年宗社遽至殒绝,曲赐裁处,特与存全,大元皇帝再生之德,则赵氏子孙世世有赖,不敢弭忘。臣无任感天望圣,激切屏营之至……”

    “这是不是当年太皇太后和德祐帝送上的降表?”赵昺听着越来越不是味儿,打断宣读书信的陈识时问道。

    “陛下,正是!”文天祥接到书信后,送给太后,其过目后照例批给皇帝定夺,听陛下相询,也苦笑着道。

    “伯颜这货送来份儿旧时的降表是什么意思,他是想谈还是不想谈?”赵昺听了皱皱眉道。

    “陛下,其意已经很明了,他是说我朝早已投降,现在是背信。”文天祥言道。

    “哦,这老我朝赖账,说话不算数呢!”赵昺却笑笑道。

    “陛下,伯颜甚是张狂,其书信中仍以卫王称呼陛下,臣恐沾污龙目,不敢与陛下视之!”文天祥施礼道。

    “呵呵,意思是不承认朕是大宋皇帝,也就是说世上也没有大宋喽?”赵昺听了抬手让其面礼,歪着脑袋想想文天祥说的婉转,说白了就是那么回事,笑笑道。

    “陛下,应是此意!”见小皇帝将话挑明了,文天祥才点头道。

    “如此说来,其意思就是朕是乱臣贼子,不遵德祐帝的旨意,那么也就不存在什么大宋了。他此来这是招降,而不是谈判!”赵昺摸摸下巴道。

    “陛下,鞑子粗鄙,不懂礼法,勿要气恼!”文天祥见小皇帝虽然脸上挂着笑意,但是眼睛却露凶光,急忙劝道。

    “照理伯颜说的不错,大宋早已投降,皇帝被俘,国亦不存!”赵昺却不以为杵地道。

    “陛下之意是……”文天祥听了却是一惊道。

    “朕就赖了这笔账,他又能奈我何!”赵昺将伯颜的书信扫落于地冷笑着道。他清楚按照现代社会的国际法,一个国家政权即使交替,继承者仍然要遵守与他国达成的协议,除非对方答应解除,否则就有继续履行的义务,不过在实践中就继承者的态度了……

    我和我的儿媳妇完[完]

    老师穿裙子没有穿内裤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