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7问罪

推荐阅读:辣文短篇合集公交《妻欲:欲望迷城 H 版》红楼梦外传姐夫搞小姨子系列长篇黄色小说山村疯狂交换女儿机关里的美人儿乱系列绝色小姨的诱惑
    一群人气势汹汹地杀到,又风风火火地押着人离去了,所经之处,自然是引来不少酒客和路人好奇的目光……

    着常服的孟仪良和赫拉古父子在一群身着盔甲的南疆军士兵之中显得分外醒目,孟仪良只觉得四周那些带着探究的目光像针一样刺在他身上,暗暗地心道:他绝对不会忘记这个奇耻大辱!

    一炷香后,孟仪良就被李得广带到了日曜殿中,而萧奕和官语白仍旧坐在窗边说话。【无弹窗..】

    这一路行来,孟仪良已经平复了混乱的心情,也想了萧奕传唤他以及拿下赫拉古父子俩的原因,但是心中始终有些没底,直到此刻看到了官语白,才算是心中略略地有数了:一定是这安逸侯在世子爷面前说了什么,试图陷害自己。

    想着,孟仪良的心安定了不少。

    “末将见过世子爷、侯爷。”孟仪良恭敬地对着萧奕和官语白行了军礼,道,“不知世子爷招末将前来有何要事?”

    萧奕淡淡地瞥了孟仪良一眼,也懒得同他废话,不客气地直呼其名:“孟仪良,本世子没时间跟你兜圈子,只问你一个问题,德勒马场送来的那三千匹马是谁动的手脚,是你,还是古那家?又或是另有其人?”

    果然!

    孟仪良心中冷笑,这安逸侯自知他难逃干系,就试图对世子爷挑拨离间,欲把病马的责任“嫁祸”到自己身上。

    孟仪良做出一副震惊的表情,拔高嗓门道:“世子爷,您的意思是那些病马是有人暗中对马动了手脚?!”

    说着,他又语锋一转,感动地恭维道:“世子爷,既然您当面质问末将,就表示您胸有丘壑,心似明镜,绝非那偏听偏信之人,明白此事同末将无关……还请世子爷把此事交给末将,末将定会查个水落石出,以报答世子爷的信任。”他感激涕零地抱拳请命。

    他话音还未落下,就听屋外传来阵阵高亢的鹰啼声,两头鹰一声接着一声,仿佛在一唱一搭地取笑孟仪良似的。

    此时,沐浴更衣后的小四正斜斜地歪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看着在半空中飞翔的双鹰,嘴角几不可见的微微勾起。自家寒羽就是聪明!

    萧奕漫不经心的眸子透出一丝不耐来,“看来孟老将军是不认了?”他微微挑眉,冷哼道,“反正认不认都无妨……来人!孟老将军通敌判国,当诛!”

    话音一落,就见李得广带着两个身形高大健硕的士兵进来了,那两个士兵一左一右地钳住了孟仪良,动作粗鲁,比起之前在越曼酒楼时的待遇,可以说是一个天一个地。

    饶是孟仪良再老练,此刻,也不免慌了手脚。

    早知世子爷性子有些乖戾随性,却没想到他竟然是这般不讲理,这才说了几句话,无凭无据地就想要定他的罪?!

    “世子爷,末将不服!”他色厉内荏地吼道,整个人激动得有些歇斯底里,“末将不曾犯错,您却如此草菅人命,就不怕失了军心?!”

    萧奕朝孟仪良看去,眼神变冷。

    他最讨厌这种蠢人,有本事作恶,怎么就没本事承认呢?!

    也是,这世上能有几个枭雄,多是狗熊而已!

    “事不过三,本世子再说一遍,本世子的时间价值千金,没时间跟你废话。”萧奕不紧不慢地说道,“你勾结古那家,暗中给三千匹军马下药的事本世子已经查得一清二楚了。对军中战马下药,等同通敌……”

    通敌?!那可是满门抄斩的罪名。孟仪良瞳孔猛缩,自然不会认下这个罪名,矢口否认道:“末将不服……末将对世子爷、对王爷、对南疆军忠心耿耿,赤胆忠心,天日可鉴,世子爷,您可不能为了包庇安逸侯,就如此独断专行,您这是想要寒了众将士的心吗?”

    他言下之意,就是斥责萧奕为了包庇官语白,要拿他来顶罪,还想杀了他来个死无对证。

    他恶狠狠地瞪着官语白,那凶狠的眼神仿佛要sha ren似的,“安逸侯,都是你这奸佞小人蛊惑世子爷!”

    萧奕也看向了官语白,挑了挑眉尾,眼神中却是有几分似笑非笑,无声地调侃道:小白,原来你还有当佞臣的潜质啊?!

    从头到尾,官语白都是一贯的云淡风轻,自顾自地喝着茶,仿佛孟仪良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又似乎孟仪良的话根本不配入他的耳。

    “世子爷,您……”

    孟仪良还想叫嚣,这一次,萧奕是彻底不耐烦了,直接打断了他,直接下令道:“拖下去,杖军棍一百。”

    军棍一百那可是重罚了,要知道若是每一棍都落到实处,普通人在三十军棍后几乎叫不出声来;四五十军棍后,估计屁股就要皮开肉绽;等再打到**十棍时,人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孟仪良心下一沉,脸色惨白,跟着就听萧奕继续吩咐道:“还有,封了古那府,将古那家一干人等全都拿下,暂且羁押!”

    “是,世子爷。”李得广恭声领命,然后一挥手,示意那两个士兵将孟仪良带走。

    两个士兵立刻蛮横粗鲁地将不甘愿的孟仪良往书房外拖去……

    “放开本将军!”

    这下,孟仪良这次是真急了,真怕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世子爷居然一点都不顾及名声,不顾及自己是老王爷留下的人,一意孤行,还要对自己行刑。

    一百军棍!

    他在军中几十年,一百军棍的下场是什么,他最清楚不过,即便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吃下这一百军棍,恐怕都承受不住。

    等行完刑,他就算侥幸留得一条命,那也废了!

    他的表情中充满了惊恐与绝望,一边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着,一边扯着嗓门高喊着:“放开本将军!……老王爷,您在天有灵,世子爷如此对待老将,实在是令人齿寒……”

    随着他被拖走,他的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最后以一声凄厉的惨叫作为收尾。

    “啪——”

    “啪——”

    “……”

    两个行刑的士兵一边报数,一边挥动军棍。

    两根军棍交叉着往下打,厚重的棍棒每一次挥下时,都呼呼带风。

    孟仪良狼狈地被两个人士兵牢牢地摁在地上,扒下了裤子,露出干瘪的屁股,棍棒打在肉上发出沉闷的声响,与他那声声惨叫交错在一起。

    孟仪良只觉得钻心的疼,屁股上那种凉飕飕的感觉更是带给他莫大的屈辱,让他又气又恨又羞,真是恨不得当下昏死过去才好……

    这一声比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自然也传到了日曜殿中,萧奕和官语白仿若未闻地说着话,仿佛两个悠闲的茶客正坐在一间茶室中品茗论道。

    可这份恬淡还没维持一盏茶功夫,就被一阵急促的步履声破坏。

    一个高大的玄甲军将士快步走了进来,面色有些凝重,对着二人抱拳禀道:“世子爷,侯爷,孟老将军麾下三营将士得知其被世子爷您下令拿下,群情激愤,三营哗变,营中一干将领赶来王宫为他请命,现在就候在旭阳门外。”

    孟仪良是老镇南王时期以军功得封的从二品大将军,在南疆,其军衔只略次于田禾,麾下共有三营一万人,个个都可谓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亲信。

    南凉如今共驻扎有南疆将士五万人,这三营一旦哗变,怕是会引起军营动荡,甚至南凉不稳,届时,恐怕这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南凉也会丢了。

    然而,面对如此严峻的局势,萧奕的脸上却没有半点焦急,反而饶有兴趣地挑眉道:“小白,我们出去看看热闹吧。”

    旭阳门是南凉王宫最靠里的一道宫门,没有萧奕和官语白的认可,谁也不可轻易跨入这道门。

    官语白淡淡地一笑,起身道:“且当去透透气。”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走出日曜殿,不紧不慢地往前走去。

    原本在屋檐上的小四一看到官语白出来了,立刻从上面一跃而下,轻盈地跟在了官语白的身后,如同他的影子一般。

    出了日曜殿,就听孟仪良的惨叫声更为清晰尖锐,他应该是看到了萧奕,又大叫了起来:“世子……爷……啊!”语不成句。

    很快就被一声声响亮的报数声压了过去:

    “十七!”

    “十八!”

    “……”

    旭阳门就正对着日曜殿,两者之间不过也就百来丈远,萧奕和官语白一眼就可以看到数十名南疆军将领正聚集在旭阳门外,从参将到百户,一个个的脸上都是义愤填膺,他们交头接耳,一会儿看向正在受刑的孟仪良,一会儿目光又转向萧奕和官语白。

    一个四十来岁、留着小胡子的参将上前一步,对着萧奕抱拳行礼,振振有词地朗声道:“世子爷,末将等听闻世子爷为着病马一事命人将孟老将军拿下,可是末将等以为此事与孟老将军并无干系,那三千军马乃是安逸侯所择,世子爷就算是要问罪,那也该找安逸侯吧。”

    另一个年轻校尉跟着抱拳道:“是啊,世子爷请慎行,您怎么也不能把安逸侯的罪过转嫁到孟老将军身上,如此实在是有失公允!”

    后方的那些将领你一言我一语地应和着,那参将微微扬高下巴,语气越来越强硬:“还请世子爷顺应军心,释放孟老将军,严惩安逸侯,否则实在让吾三营一万将士寒心,吾等也唯有自请卸甲归田了!”

    其他将领皆是频频点头,情绪随之激动。

    他们一个个皆是满腔义愤,就像是一团团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般。

    这字字句句咄咄逼人,带着一种逼宫的势头,局势一触即发!

    被按在行刑凳上的孟仪良,脸上显出一丝轻松,尽管闹到如此地步并非他所愿,但孟仪良相信,世子爷必然会同意!否则就连世子爷都担不起三营哗变的重责!军营一旦乱了,王爷问罪起来,甚至能夺了他的世子之位!

    这事孰轻孰重,世子爷应当明白才是!

    然而,还没等孟仪良的心彻底放下,却听到萧奕缓缓道:“军营闹事者,军法处置!”

    果决专断,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那数十名将领面色一僵,那参将更是面露激愤,强硬地说道:“世子爷,末将不服!上位者应以理服人,世子爷您如此专断,如何服人……”

    萧奕的表情瞬间变冷,冷声打断了对方:“违命者,杀无赦。”

    这一次,他只给了六个字。

    当他敛了笑意时,气质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好像骤然从一个纨绔公子变成了一个战将。

    他打了一个手势,原本守卫在附近的玄甲军士兵立刻出列,从两边把这些将领包围起来,一名高大的百将不客气地直接拔出腰侧的佩刀。

    刷——

    只见一道银色的刀光闪过,那寒光闪闪的刀刃以闪电般的速度直刺那参将的腹部,刀尖从后腰穿出,从银色染成一片血色,血珠自刃尖滴答滴答地滴落……

    那参将根本就没想到对方胆敢出手要自己的性命,根本没有提防,可是此刻他腹中传来的那刺骨灼心的感觉却在提醒着他这残酷的现实。他嘴巴动了动,根本就说不出话来,瞠得浑圆的眼眸中弥漫着绝望。

    四周的那十几个将士皆是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而那百将冷冷地一笑,直接将刀刃一转,然后从腰侧而出,他的身体缓缓地僵直的后仰而去……

    众人几乎能清晰地听到骨骼断裂和血肉被割开的声音,下一瞬,那鲜红刺眼的鲜血从腰侧的伤口喷溅而出,溅在那百将的脸上和战袍上,以及周围几个离得近的将士身上。

    那数十个将领就像是哑了似的,一个个都噤声。

    他们的脸色都不太好看,血色褪尽,惊疑不定的眼眸中写满了惶恐。

    好大的胆子!

    真是好大的胆子,一个动手就动手,直接杀了一个参将,对方敢动手,那当然是因为背后有世子爷撑腰。

    世子爷既然敢杀一个,就敢杀他们其他人,反正杀一个是杀,杀了他们所有人也不过是数十条人命而已。

    那年轻校尉一时看看死不瞑目的参将,一时再看看那眼中带着几分煞气的百将,又去看一旁似笑非笑的世子爷萧奕,心口凉飕飕的一片。

    他们这些人都是跟着孟仪良麾下的,说来和世子爷并不熟悉,以前对于世子爷的事迹都是道听途说,只知世子爷在战场上战无不胜,却不了解其人。

    直到这一刻,他们才真正意识到,眼前的这位是以赫赫战功手掌兵权的世子爷,而非他们那尊贵无比的王爷。

    尽管镇南王才是南疆最尊贵之人,但实际上自打老王爷去世以后,南疆军中大半的实权都分散在了各位将军手中,镇南王虽握有兵权,可他压根儿没怎么上过战场,在军中的权威甚至及不上几位大将军。但世子爷却截然不同……

    是啊!

    他们忽略了一点,至关重要的一点,世子爷如今在南疆军中的威势无人能及!

    尤其是那些跟随着他伐过百越,征过南凉的将士们,对他更是莫不言从。

    所以,世子爷根本不怕他们的威胁!

    哪怕他们三营加起来有整整一万人!

    不仅是这几个将士犹豫了,就连孟仪良自己也都惊住了,他的脑海里,只徘徊着一句话:他怎么敢?!

    “本世子做事容不得任何人置喙。”萧奕的笑容不改,语气也仍旧是如常的随意,可是这一次再也没人敢轻忽他话中的每一个字,“再有喧哗者,杀无赦!”

    官语白微微一笑,军营哗变最忌讳的就是当权者犹豫不决,这只会导致最后被“军心”挟持。就如同皇帝如今被群臣“挟持”不敢立太子一样……

    年轻校尉咽了咽口水,犹豫着又道:“世子爷……”

    萧奕笑吟吟地看向他,笑得更为灿烂,可是年轻校尉却倏然噤声,再也不敢说下去。他相信自己再多说一句,世子爷的屠刀就会架到自己的脖颈上。

    周围一片静默,只有那一下又一下的杖责声和报数声。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

    当士兵数到“五十”时,萧奕抬手做了个手势,两个行刑的士兵立刻收手。

    此时,孟仪良已经喊得嗓子都嘶哑了,几乎要发不出声音,背后的鲜血和汗液混合在一起,火辣辣地生疼,他已经觉得身体好似不是自己的,只留下了疼痛感,呼吸更是微弱,进气少,出气多。

    见行刑的士兵停手,孟仪良和那年轻校尉的眼中都闪现一丝希望的火花,都是心道:难道说世子爷只是想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萧奕往前走了几步,俯视着眼神游移不定的孟仪良,嘴角勾出一个弧度,说道:“三年多前的一场秋猎,在神龙山脚下的猎宫一带,曾有马瘟爆发,那马瘟由病马传染给人,再由人之间相互传染,由此疫症急速蔓延,几乎比天花还要可怕,但凡染病者就是一条死路,数百人为此丧命,若非当时及时发现了对症的药物又抓出了隐藏幕后的罪魁祸首,疫情可能已经彻底失去控制,尸横遍野,十室九空!”

    孟仪良心中一沉,隐隐感觉有种不祥的预感。世子爷总不会无缘无故跟他提三年多前的马瘟,难道说……孟仪良几乎不敢想下去。

    孟仪良想到的,不远处那些其他的将士同样也想到了,都是惊疑不定。

    “那罪魁祸首是长狄人,他们故意利用马瘟试图把疫症传染给皇上,毁我大裕江山。”萧奕继续说着,“这一次从德勒家中采购的三千匹战马,正是得了这种‘马瘟’。孟老将军,你府中的汉白玉勾云纹灯是何人所赠,你名下的凉西马场是从何而来,你藏在书房墙壁中的那个匣子里的五万两银票又是怎么回事?!”

    顿了一下后,萧奕叹息着又道:“孟老将军,古那家真是好生慷慨啊!既然有银子没处花,怎么不来孝敬本世子呢?”

    孟仪良越听越心惊,这些隐秘的事世子爷怎么会都知道了?!还有他虽然由着古那家给马下药,可赫拉古说了,这药只是会让马得一场不大不小的病而已……怎么会是马瘟呢?还是会传染给人的马瘟?!

    他、他竟然被赫拉古给骗了?!

    想着,孟仪良浑身微微颤抖着,可是事到如今,他要是认了,那可就是死路一条了,甚至还要拖累全家。

    孟仪良只能咬着牙,虚弱地说道:“世子爷,您对末将误会太深了……”

    来请命的那些将士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移动着,他们虽都是孟仪良的亲信,可如此隐秘的事,也只有两三人知晓,其他人更多的则是犹豫,他们自然是想相信孟仪良的,偏偏世子爷又说得言辞凿凿……

    萧奕似笑非笑地俯视着孟仪良,又道:“孟老将军,不知道南凉王室许了你什么好处,你要用我们整军五万人陪葬?”

    一字一句像是要掉出冰渣子来,四周的将士都紧张得屏住了呼吸,一阵微风迎面吹来,将浓浓的血腥味送至众人鼻尖……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