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尊宝娱乐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 处理

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 处理

推荐阅读:官场之教师风流风流推销员【快穿】哥哥攻略战!艺校女生透视小村医乡村情乱:富婆绵绵的性福孕事(繁体版)限妻子的会客厅:高官的秘密情欲超市大团结
    派人去跟黎漱说一声,黎浅浅就随凤公子出门去了。【无弹窗..】

    马车一路西行,黎浅浅一看不是去凤家庄分舵的路,便好奇问,“她师父不在分舵?”

    “他和江分舵主那个前妻不和,离开后就没再回来。”坐在马车里,凤公子倒了杯热茶给她暖手,“他之前是分舵的数字公子之一。”

    数字公子常年在外行走,接触的奇人异士多不胜数,从他们那里习得一身绝技也不为奇。

    不过根据江分舵主所言,章朵梨习得的,不过是她师父的十分之一罢了!

    “章姑娘的师父姓什么?”

    “也姓章,章姑娘是跟他姓的。”凤公子倒了杯热茶给她,“暖暖手。”这时虽没下雪,不过寒风还是不断从门缝渗进来。

    “章师父把徒弟当女儿养,一心想栽培她当个大家闺秀。”

    只不过章朵梨不想当大家闺秀,觉得那太拘束不自在,被送去知名的闺学上了几天课,她就逃学了,而且还是分舵里头的小伙伴帮忙的,可把章师父气坏了,那时连老游分舵主都亲自出马劝说,才把盛怒的章师父给劝住。

    “章师父从数字公子的位置上退下来之后,就一直在分舵里头,带新的数字公子,后来跟江分舵主那个前妻不合愤而离开分舵,我们想请他帮忙,他虽答应了,却不头踏足分舵。”

    黎浅浅抱着茶碗点点头,“那我们现在是去他的住处?”

    “嗯。”

    话毕,又行了约莫半个时辰,才终于抵逹目的地。

    车门一开寒风立即席卷而入,亏得开门前,已经穿上斗篷。凤公子先行下车,然后转身扶她下车,下车站稳后,才发现她们是在条巷子里,巷子里除他们没有其他人,但两旁民宅的门窗后头都有人在窥视着。

    玄衣上前去章宅敲门,门后看门的老苍头扬着沙哑的嗓子问,“谁啊?”

    玄衣忙轻声回答,并从门缝中递出名帖。

    名帖咻地一下子就被抽走,隔了好半晌,才听到里头开门的响动。

    门开处,是名六十好几的老头子,手里举著名帖皱着眉问,“凤公子是那位啊?黎教主……”

    玄衣忙伸手指向马车前的二人,向老者说着话,老头子边听边点头,眼睛滑过凤公子时,并无任何惊异,似乎对凤公子的相貌司空见惯了,但当他看到黎浅浅时,却明显一愣。

    “那位是黎教主?”

    “是。”玄衣挠着头,心说,您老都跟我确认五六回了,还问?

    “进来吧!”老头子扬声,凤公子拱手为礼,黎浅浅跟着福了一福,随即相偕上前,临进门前,看玄衣还一脸蒙懂,黎浅浅轻声笑着越过他进门,凤公子摇头让玄衣和春寿一起守在门上。

    随老头子进了堂屋,就见老头子在上首坐下,他扬手请凤公子二人落坐。

    看门的老头这时危颤颤的端着茶盘进屋来,先给上首老头上茶,然后依次给凤公子、黎浅浅上茶。

    “公子生的龙章凤姿,着实与老公子夫妻非常相像。”章师父端着茶看着凤公子道。

    凤公子客套了几句,章师父转头看向黎浅浅,“黎教主与您师父生得可真是相仿。”

    黎浅浅露出笑容,“家母与家师是姨表姐弟,生得相像也是应该的。”

    “原来如此。”章师父朗笑,“你师父当年来北晋,我曾与他有过数面之缘,当然,他应当是不记得老朽才是。”

    黎浅浅看着他,揣测他这话是啥意思,心里暗道,这章师父不会和表舅有仇吧?

    似是看出黎浅浅的疑惑,章师父笑着摇摇头,“你师父是一教之主,我们这等小人物,他不认得才是正理,不过当年他的作为,让老朽一扫心中疑惑。”

    呃,她表舅的作为让他一扫心中疑惑,是啥意思啊?

    章师父却没意思为她解惑,黎浅浅心下暗嘀咕,吊人胃口啊!

    不过看那个样子,应该是私事,既然是个人私事,自然就没有追问的道理,但还是很好奇!嗐~不自觉的长叹一声,凤公子看她一眼没说话,章师父瞧着面露笑意,还是个孩子哪!

    瞧那小脸蛋上明明白白写着好好奇哦!好想知道怎么回事啊!章师父就觉好笑,他也教养过徒弟,很能明白黎漱养徒儿的心情,尤其还是这么一个,和他徒弟一样可爱的孩子。

    于是和黎浅浅说话时,语气就不自觉的放柔了许多,等章朵梨进来时,章师父和黎浅浅相谈甚欢,还哄了黎浅浅叫他章大叔。

    不过一个称呼而已,能让老人家高兴,黎浅浅自然是不会拒绝。

    但看在章朵梨眼里,这问题可就大了!

    “师父,你又在拐小孩子了!我告诉你啊!这位是瑞瑶教的教主,不是能让你随便拐带回家的小姑娘!”

    凤公子和黎浅浅两人先是互看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落在章师父身上,就见章师父以不符他高龄的速度,追着喊完后,知道该糟便往屋外跑的徒弟去了。

    等他们师徒二人回来,已是一个时辰后的事情了,师徒两换了身衣服,章朵梨脸上红红的,应该是被人捏的,虽是留了印记,但印子不深,可见是留了力道的,大概是章师父气急捏了徒弟一把,然后又控制了力道,没用太大的力气,所以印记虽红,但不重。

    双方分主次落座,客套几句后,章师父便进入正题,黎浅浅便从怀里取出放着纸片和那本书的木匣。

    章师父没看那本书,只取出那张纸。

    就见他仔细端详,还举高逆光观察,凑到鼻子前嗅了嗅,良久才道,“这纸片是天盛帝国时期的产物,应该是皇室内造的。”

    一张纸片罢了,竟这般有来头?

    “上头的文字我不认得,也许只是花纹?”

    或许是象形文字?黎浅浅不知这个世界文字起源为何,所以她没开口,只是看着凤公子和章师父两讨论。

    “这看似文字的图形不破解,也许就无法解译这纸片上的图。”章师父最后下结论道,“我可以找几个老朋友问问,不过就是要把这图形描绘下来。”

    章师父看向黎浅浅,黎浅浅点头同意,章朵梨立刻去准备工具,凤公子见她神色不太对,小声询问道,“怎么了?”

    “我是在想,这纸片上和那四方扇形玉佩有无关系。”

    要不然为何要特地收在那张书页里头?

    章师父听到她的话,忙问,那书页何在?

    黎浅浅把木匣递给他,并把书翻到画有扇形玉佩那一页。“就是这本书,放在这张书页里头。”

    “上古四神兽啊!”

    章师父看着那四方玉佩陷入沉思。

    章朵梨很快就备好工具过来了,一来就看到他师父陷入沉思,压根没注意到自己进来了,不由羞赧的向黎浅浅他们赔不是,“我师父就是这样,老是这样走神,公子、黎教主万勿见怪,他,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黎浅浅点头,凤公子则问,“你师父常常这样?”

    “对,遇到想不明白的事情,就是这样雷打不动的。”章朵梨小声的吐槽她师父,黎浅浅让她很有亲切感,虽然身份高,但是架不住人长得漂亮可爱啊!尤其她今天这一身粉嫩嫩的鹅黄色绣花小袄,领口袖口是深褐底绣嫩黄小菊,小菊精致小巧,深褐色压住了粉嫩鹅黄,让它不会显得太轻,嫩黄小菊和小袄相呼映,双丫髻上双色缎带,与身上颜色对映。

    感觉好像她小时候养的小狗狗,可爱的想让人一直抱在怀里不撒手啊!

    凤公子几乎是立刻就察觉到,章朵梨看着黎浅浅的眼光太过热切,不着痕迹的站过去,把黎浅浅整个人完全挡在自己的身后,让章朵梨再看不见。

    章朵梨有点不太爽,不过想到眼前这男人是自己的顶头大上司,所以她忍了,对黎教主,其实也只能想想而已,人家武功比自己高,身份比自己高,难道真能把人当宠物带回家养啊?

    啊!回头去找找,有没有她小时候养的那种狗,再抱一只回来养好了!

    黎浅浅对章朵梨的目光不是没有察觉,而且春江她们也时常拿她当洋娃娃一样来打扮,所以习惯了。

    就是女孩子看到可爱的孩子、小猫小狗那样,会想要去逗弄一下罢了,谁让她这世的长相就是那么的萌,还以为过了十岁以后,会逐渐脱离这种状态,谁知过了十岁,她个头还是没怎么长。

    那边厢,章师父已经回过神,拿起徒弟准备好的工具,开始小心谨慎的描绘工作。

    章师父说的是纸片上的底图,他试了好几次,都没能完整临摹下来,只能不断的举高好看清底图的样子,只是这样的作法,还是不能把整张图顺利描绘下来。

    只能不断的修改,慢慢的重画,这一画就去了半天的功夫,等他临摹完毕,都已经深夜了,他将纸片还给黎浅浅,并叮嘱她小心收好,“看这图,应该是地图,就不知是何处的地图。”

    他指着角落一处不起眼的图形道,“这应该是阶梯,大概是在地底下吧!”

    “至于这四方扇形玉,我猜大概是和什么机关有关,也许是开启这个地图所在位置的机关,不过要试,得先找齐四方玉佩,还有这地图确切的所在位置。”

    黎浅浅颌首谢过。

    “我明天就出门找那几位老朋友去。”章师父很积极,对他来说,独居于此的生活很平淡,也很无聊,总想找些事来做,偏偏又遇不上让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便一日拖过一日,日子平淡也如死水一般,好不容易遇上这么特别的,自然是要好好把握住。

    章朵梨便问,“师父师父,我也要跟着去。”

    “你?”他转头望向凤公子,他现在是徒弟的顶头大老板,徒弟如此大胆要溜班,他自然得问问人家给不给假,让不让人溜班啊!

    凤公子淡笑不语,牵着黎浅浅大步离去,章朵梨看着他们走远,忍不住挠挠头问她家师父,“师父师父,公子这是什么意思?给不给我跟啊?”

    “这我那知道啊?”

    看着徒弟一脸茫然,还傻站在身边,章师父气不打一处来,“你还不快追上去问啊!真是呆啊!”

    章朵梨被师父一推踉跄了下,不过人却顺着这势追了出去,只不过才出去,就被玄衣拦下。

    “公子说了,章师父毕竟年纪大了,他要出门,身边有个小辈随行照料着,他也好放心。”

    “那是说,我能跟着去了?”

    玄衣点头笑了下,随即别过头,章朵梨生得实在很漂亮,但这幅乐过头的样子,嗯,有点傻,傻到有点惨不忍睹啊!

    回程的马车上,黎浅浅取出画有四方玉佩的那本书来看,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凤公子赶在她的手将书跌落掉下前拾起,凤公子眸光微闪,把书放在腿上,帮黎浅浅掖好盖在身上的被褥后,才把书拿起来慢慢翻阅。

    这一翻,赫然发现,原来之前市面上拍到天价的龙形玉璧,竟是出自瑞瑶教?不,或许该说是出自天盛帝国,毕竟瑞瑶教所有的许多宝贝,都是创教教主所留下的。

    难不成这本书上画得就是瑞瑶教的宝藏?

    如果真是如此,那这龙形玉璧又是从何处流出去的?

    还有,如果连黎漱都不知自家宝藏何在,那把宝物流出去拍卖的,又是何人?

    于此同时,何侍郎伏法,全家判刑后被救,紧接着被何家死士杀人手法所杀的消息,随着过年的脚步逼近,逐渐向外传递,很快就传遍整个中州大陆。

    位在赵国的几位护法,得知此事后,不由聚在一起商量对策。

    “他家被查抄了?他那里的书册和珠宝、古玩,岂不全都落入北晋女皇之手?”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过好好的,女皇怎么会突然朝他出手?他不是总吹嘘,女皇被他捏在手掌心里,叫她往东就往东,叫她往西就往西的吗?”

    “呸!他随便说说,你也信?”

    “行啦!吵什么?他手里那些东西,就那些珠宝古玩不值几个钱,重要的是,他所持有的那些书和孤本啊!”

    众人交换了个眼后,“要不要派人去把那些东西处理掉?”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尊宝娱乐